“不敢,我哪敢生气。”唐宁姿冷冷地回了句,干脆闭上眼睛故意假寐。

  陆锦崇气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一张脸冷的跟什么似得。

  还说没生气,这个样子不是生气又是什么,可是他想不通她跟他生什么气。她受欺负了,他不是马上给她找回场子,这时候难道不应该立刻扑倒在他怀里感激涕零?

  两人回了自己的别墅,唐宁姿还是一言不发,径直地上了楼洗澡换衣服。

  等她从浴室里出来,就看到陆锦崇双臂环抱,目光沉沉地看着她。

  唐宁姿瞥了他一眼也不说话,又径直地走向床边,打算掀开被子睡觉去。

  可是谁知道刚刚来到床边,就被陆锦崇拉住手腕往墙壁上一甩,给压在墙上了。

  “你干什么?”唐宁姿被撞的后背疼,气得脸色发白地问。

  “我倒是想问你干什么,为什么从回来就不理我?生气了?我承认今天是我考虑不周,让你受了委屈。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你就不能原谅我一次?”陆锦崇压上去的气势很凶猛,可是一开口却带上哀求地口吻,让唐宁姿措手不及。

  她真没想到,陆锦崇会这样跟她道歉。

  先是愣了愣,不过又想起那位穆小姐的话,便冷着脸狠下心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用不着跟我保证什么。反正从一开始,我就对你没报什么希望,自然也不会失望。”

  “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一开始就对我没抱什么希望?我们是夫妻。”陆锦崇皱着眉头道。

  唐宁姿冷笑,将陆锦崇推开说:“夫妻?我想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你和我结婚的真正目的。当时是我一时冲动,所以才做出那个决定,现在后悔也来不及。好,我认了,不管你是什么人,我都不计较,只要你能让我面子上过得去。但是你今天又带我去参加那个聚会是什么意思?聚会上十个女人有八个都跟你暧昧过吧!让我和你那些旧情人见面,你到底是安的什么居心?”

  “旧情人?你到底听谁说的那个聚会上都是我的旧情人。穆晴说的?她说什么你都相信?”陆锦崇听到唐宁姿的言论,整个人都黑线了,觉得荒渺至极。

  唐宁姿脸色微讪,被他这么一反问才觉察到,自己只是听信了穆晴的一面之词。

  不过……。

  “就算那位穆小姐夸大其词,但是那位穆小姐跟你的关系你不能否认吧!要不是你始乱终弃,她今天怎么会做出那种举动,让我当众出丑。”

  “始乱终弃?”陆锦崇被唐宁姿的这句话给气笑了,说:“我和她从来都是清清白白,开都没有开始过,何来的始乱终弃。这一切都不过是她自己一厢情愿,难道我还要为别人的错误买单?”

  “怎么可能,如果没有你之前暧昧不明的态度,我想她也不会误会。”唐宁姿狡辩道。

  陆锦崇说:“你不是她,又怎么会了解她的想法。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绝对没有对她有过任何暧昧的暗示。我承认我以前风流了些,但是也要分人。像她这种女人,我是不可能给自己找麻烦的。”

  “你……。”

  唐宁姿气得脸色涨红,到现在他还这样厚颜无耻。照他的意思,不去招惹穆晴根本不是为了耽误人家女孩子,而是为了怕麻烦。

  那这样说,如果不怕麻烦,他就去招惹吗?

  果然风流成性、浪荡不羁,简直让人不能忍受。

  “我和你根本没办法沟通。”唐宁姿生气地扔下这句话,摔门愤愤离去。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