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好痛。”

  唐宁姿头痛欲裂地捂着头睁开眼睛,外面的阳光射进来有些刺目。随手拿手机看了一眼,居然已经九点多了,原来喝醉的滋味这样难受。

  “醒了。”陆锦崇扑过来,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笑眯眯地道。

  唐宁姿下意识地往后躲闪,红着脸说:“早。”

  陆锦崇看出她的躲闪,深了深眼眸。不过也只是笑笑,站起来后才说:“也不早了,起床吧!是不是有些难受?先去洗个澡,洗完澡会舒服些,我让佣人去准备早餐。”

  “哦,马上。”唐宁姿有些茫然地点点头,陆锦崇已经离开了。

  看着陆锦崇离开的背影,唐宁姿又闪了闪眼眸。

  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总觉得陆锦崇有些不太一样。可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一想就头痛的厉害,干脆揉揉太阳穴什么都不想。

  洗过澡后果然舒服了些,下楼看到菲佣已经将早餐摆在桌子上。陆锦崇显然已经吃过了,在一旁拿着报纸看报。

  唐宁姿想问,怎么今天菲佣又来了,他不是会做饭嘛。

  不过又一想,人家学做饭是为了初恋女友,又不是专门给她做。所以这些话倒是不好意思问出来了,安静地坐下来用早餐。

  “今天请几个朋友过来坐坐,你不介意吧!”吃过早饭,陆锦崇突然抬起头对她道。

  唐宁姿愣了愣,连忙摇头说:“当然不介意。”

  “那就好,等一会上楼再换件漂亮点的衣服。”陆锦崇淡笑着道。

  唐宁姿想了想,可能来的是他比较重要的朋友,怕她给他丢人吧!所以点头答应,站起来到楼上去。

  没想到,等她到了楼上打算挑衣服,陆锦崇也跟上来了。

  从她身后拥住她说:“我帮你挑吧!我的眼光还不错。”

  唐宁姿身体一僵,想到上一次他帮她挑衣服的结果,连忙尴尬拒绝道:“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只是挑件衣服,你紧张什么。”

  陆锦崇感受到她身体的僵硬,炙热地唇在她耳畔边轻轻摩擦,声音低哑暧昧地问。

  唐宁姿就更紧张了,身体僵硬的几乎都不敢动,颤抖着声音说:“我……没紧张,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噗嗤”一声,陆锦崇笑起来,贴在她的耳旁说:“还说不紧张,说话都不利索了。不过也是,谁让我的老婆这么纯情呢。”

  说罢咬上去用力吸允,疼的唐宁姿眉头一皱。可是又有一种酥酥麻麻地感觉袭来,让她不知所措。

  “大白天你干什么?”唐宁姿带着哭腔问。

  可是陆锦崇却不管不顾,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将她搂紧,动弹不得半分。炙热地唇开始在她细腻地脖颈上游弋,吸允出一朵又一朵的花朵。

  唐宁姿紧闭着眼睛,以为这次又会像上次一样。可是没想到过了片刻,陆锦崇居然将她松开了。

  不但如此,不知道什么时候,陆锦崇居然挑好了衣服。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笑着对她说:“这件怎么样?我觉得还不错。”

  “就这件。”唐宁姿含着眼泪夺过那条裙子,拿着就往卫生间里跑。

  陆锦崇又笑起来,爽朗地笑声在唐宁姿背后响起,听得她烦躁不已。

  匆匆忙忙将裙子换上,唐宁姿都没来得及看镜子中的自己。

  等出来后,家里的菲佣在布置客厅,来来往往不少佣人过来。还专门从外面请了几个大厨,准备今天的中饭。

  看着陆锦崇指挥着,让人在外面的草坪上准备长桌和几把椅子,唐宁姿便大约猜到应该会来不少人。

  “换好了?”陆锦崇一扭头看到她,眼睛一亮含笑道。

  唐宁姿点了点头,柔顺的长发微微倾斜,顺着耳根滑下来。

  陆锦崇走过来伸出手,紧张地唐宁姿一怔,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幸好,陆锦崇只是轻轻地将她的秀发撩到一边,笑着说:“头发滑下来了,不如扎起来。”

  “啊?不用吧!”唐宁姿愣愣地说。

  “相信我,扎起来会让你看上去更漂亮。”陆锦崇眨了眨眼睛,略有些狡黠地道。

  唐宁姿只好去拿了一个发圈,可是没想到陆锦崇居然接过去,亲手为她扎起头发。

  “我去照照镜子。”唐宁姿红着脸道。

  “先等一等,客人已经来了。”陆锦崇看向门口,牵着她的手走过去。

  果然,门口停着三辆车。车门打开,从上面下来几个人。

  客人一共有五位,其中三位都是唐宁姿认识的。一个是前日宴会上见到过的胡先生,还有那位方姐,另一位居然是杜云帆,倒是令唐宁姿惊讶不已。

  “二少,别来无恙。”胡先生笑着走过来,和陆锦崇抱了抱。

  看来两人关系不错,那日陆锦崇去参加胡先生的宴会,闹出那种笑话还依然能在今天过来。这就说明,两人的关系匪浅。

  方姐也笑着走过来,手里拿了一束花送给唐宁姿。

  不过当看到唐宁姿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又迅速反应过来,含着笑将花送给唐宁姿。

  唐宁姿微笑着接过去,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方姐的笑容里有一些玩味。

  另外两个也是一男一女,应该也是夫妻关系。

  女士拿着小礼物送给唐宁姿,她显然没有方姐那么好的修养,看到唐宁姿忍不住笑起来。

  她一笑,她旁边的先生和那位胡先生也忍不住笑了,看着她和陆锦崇的目光充满了狭促地味道。

  唐宁姿微微皱眉,又不好询问她们在笑什么。只好看向杜云帆,希望他能告诉她答案。

  可是杜云帆的脸色却非常难看,阴沉着一张脸,在唐宁姿看过来的时候生硬地扭开。

  唐宁姿不明所以,不过陆锦崇却给她介绍起来说:“胡先生和方姐你是见过的,这位是程先生和程太太,是我多年的好友。这位你也不陌生,曾氏集团的大工程师,也是曾氏集团大小姐的丈夫杜云帆杜先生。”

  杜云帆脸色一僵,表情越发难看。

  陆锦崇又笑着问:“听闻曾大小姐也在这边,怎么也不肯赏脸过来一聚?”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