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的诅咒从她的口中说出,原本温柔可人的脸庞一刹那间变得狰狞!

  在萧云鹤惊恐的表情中,池湘君蓦然咬断了舌头,口中喷出暗红的血液,身子重重的朝着地面倒去!

  .............

  “按紧她的手脚,别让她再挣脱了!”

  池湘君感觉到身子被重重一推,手脚被紧紧的抓住,她猛然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一片陌生的场景,池湘君茫然的环顾四周。

  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沉香木做成的床横放在正中央,和整个布置显得格格不入。

  这里是哪儿……她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宋婉婷,你别以为你寻死就能不检查!”站在床边嬷嬷打扮的女人朝着池湘君吼道,“倘若不是皇后娘娘要求在你们这群卑贱的人里选秀女,我还不伺候你们这些下人呢!”

  宋婉婷?池湘君不解的盯着女人:“你是在喊我?”

  “除了你还有谁!”嬷嬷不耐烦的开口,“你们还不快把按住了!”

  双手双脚被四个嬷嬷分别按住,紧接着裙子被撩到膝盖下!

  “你们这是做什么,放开我!”

  血顺着她的裙角流下,嬷嬷冷笑了一声:“怪不得死都不肯检查,这种不干不净的女人可不能留在这里,来人,将她带到辛者库去,就让她在那里吃吃苦,看看以后要不要脸!”

  池湘君全身上下跟散架了一样,任由丫鬟们将她如死狗一样往辛者库拖去。

  辛者库里角皂混合着猪苓的味道窜入鼻中,池湘君被架到一间极为破旧的房间里,重重的扔在了床上!

  “痛……”

  池湘君闷哼了一声,那几个丫鬟却仿佛没有听见一样,扭头便关上了门。

  身体的疼痛让她几近昏厥,昏昏沉沉不知多久,池湘君感觉到嘴唇一阵湿润,干涸的嗓子令她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缓缓睁开了眼睛:“水……”

  只见一个粉色的身影跑了过来,“你醒了啊,我扶你起来喝点水吧。”

  冰凉的水流入喉咙,池湘君贪婪的吮吸着杯中的水,水杯没一会便被喝了个底朝天。

  “我再去给你倒一杯吧。”依然还是那个柔柔弱弱的声音。

  池湘君摇了摇头,抬头看向这个给她喂水的小丫鬟。

  小丫鬟长的一张圆圆的脸颊,年龄约莫16、7岁,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她:“你都昏迷三天了,好在老天庇佑,让你醒了过来!”

  “你叫什么名字?”池湘君哑着嗓子开口。

  “我叫香梅。”

  香梅……池湘君默念了几遍:“我叫……宋婉婷。”

  她差点把自己的名字脱口而出,但不知为何脑海中冒出之前听到的这个名字,临时改了口。

  香梅笑的眉眼弯弯:“这名字可真好听,和宫里那些主子的名字似得!”

  想起之前那嬷嬷说的话,池湘君试探着问道:“香梅,这里是辛者库吗?”

  “是啊,咱们都是辛者库的宫女。”香梅点点头,从边上取出一套粗布衣衫递给她,“这是咱们工作时候要穿的,就这么一套,你可要好好收着。”

  这里真的是辛者库。这么说来,她还在皇宫里。

  池湘君的手攥成拳头,面色有些怪异,开口问道:“香梅,当今的皇上是谁?”

  “嘘,这可不能乱说!”香梅吓了一跳,四下张望了一圈才小声道,“当今皇上自然是先帝四子了。”

  四子。池湘君怔了怔,怎么可能,景帝萧揽诀早在多年前就已经被萧云鹤给杀了,怎么会……

  她忽而想起了什么,这种不可思议的想法令她的身子都战栗起来:“香梅,现在是哪一年?”

  “景帝二年啊!”

  池湘君的瞳孔猛然扩大!

  景帝二年,那是十年前她刚笄礼的时候,她竟然回到了十年前!

  看池湘君的手抖得厉害,香梅担心的晃了晃她:“婉婷,你没事吧?是不是还有哪儿不舒服?”

  池湘君此刻处在震惊之中,完全没有听到香梅的话。她忽而间站起身来,猛的推开不知所措的香梅,朝着外面奔去!

  一路狂奔到河边,原本脆弱的身体才支撑不住这样的消耗,摔倒在地上。

  触手之处全是青草,池湘君趴在地上,原本黯淡的眼眸渐渐明亮起来。

  她平生最爱月季,萧云鹤当年为了讨她欢心,特意将这一整块草皮铲去,种了一片月季花园。

  可如今,这里仍是枯草,一切都如同她刚进宫时一样。

  她现在不得不相信,自己真的回到了景帝时期!

  池湘君缓缓朝着水中望去,映照出的全然是一张陌生的脸。

  秀丽的小脸苍白的可怕,一双眼眸红通通的,看上去颇为可怜。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