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宋婉婷的脸吗?不,这是她现在的脸,是带着复仇火焰归来的,池湘君的脸!

  她哈哈大笑起来,她做梦都没有想到死前的诅咒竟然成了真。

  上天待她真是不薄,可以让她有机会,亲手将萧云鹤和宋如烟送入地狱!

  .......

  自打池湘君被贬入辛者库,已是一月有余了。

  她花了很大的功夫,旁敲侧击套出自己的身份。她叫宋婉婷,泸州人士,因着家境贫寒所以被送进宫为奴,原本是在御膳房里做事的,没想到皇后不知发了什么疯,要在丫鬟中给皇上选美人,所以池湘君才会被带去检查身体。

  可惜她不是处子之身。

  池湘君用木板捶打着衣服,“哗哗”的流水中,她听到后面窃窃私语的声音。

  “你们不干事在说什么呢,小心我告诉姑姑!”香梅一溜烟跑过去,撅着小嘴叉着腰怒道,“看姑姑不扒了你们的皮!”

  “神气什么,就你这个缺心眼的和这种女人交好!”几个议论纷纷的丫鬟不屑的瞪了她一眼,却又害怕姑姑,一个个都缩了回去不敢再说话。

  香梅气不过,想要上前理论,却被池湘君拉住:“好了,和这些人见识什么,给姑姑瞧见,怕是要挨一顿骂。”

  “可是她们几个太过分了!”

  “香梅,你瞧咱们这这么多衣服,你再不帮我洗,我可就要洗到天黑了。”池湘君坐回到椅子上,擦洗着衣物。

  香梅气鼓鼓的坐回池湘君身边:“她们这样说你,你怎么不生气啊!”

  “她们不过是逞口舌之快罢了,生气不过是气着了自己,嘴长在她们身上,就让她们说去吧。”池湘君淡淡道,“宫中的事那么多,我一个丫鬟的小事,她们转头就会忘了的。”

  “说的也有道理,婉婷你可真聪明!”香梅点了点头,又傻乎乎的笑起来,“一定有很多人会喜欢你的!”

  池湘君眼里闪过一丝伤痛,拿着衣服的手顿了顿。

  喜欢,她爱了一次就伤筋动骨,再也不敢谈及喜欢了。

  池湘君将盆里洗好的衣服捞出来,刻意回避香梅的话:“我去那里晾衣服了,等下咱们一起去吃饭。”

  香梅是个小馋猫,一听说吃饭双眼都眯起来了,当即乐呵呵的点头,目送着池湘君远去,这才哼着歌转过头继续洗衣服。

  池湘君往东边晾衣服的地方走着,走的远了,才松了口气,心里同时泛起一股苦涩。

  她满心想着报仇,可没有爱,又哪里来的恨?

  池湘君晃了晃脑袋,稳定了一下心神,这才将洗好的衣服往架子上挂。

  “哟,这不是新来的小丫鬟嘛?”

  一个油腻腻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池湘君抓着衣服的手一顿,感觉到一只不安分的手朝着自己腰间探去!

  池湘君眼明手快的闪过,让那只手扑了个空,一张大饼脸出现在她面前。

  来人是个公公,看上去大概二十来岁,油头粉面的,瞧见池湘君这张秀气的脸,眼睛顿时放光:“你是叫宋婉婷吧?”

  “是,请问这位公公有什么事?”池湘君退后一步,拉开了两人间的距离。

  公公舔了舔嘴唇:“我是来送禧妃娘娘的衣服的。”他手里确实拿着几件叠好的衣服。

  “公公交给我就可以了。”池湘君伸手去接,谁知手刚碰到衣服上,那公公就一把抓住她柔嫩细腻的小手,脸上浮现出令人恶心的陶醉神色。

  “瞧瞧这双小手,拿来洗衣服简直太可惜了!”公公感叹道,粗壮的手指不断的揉搓着她的手背,“可让本公公心疼死了!”

  池湘君胃里一阵犯呕,急忙缩回手来,垂眉冷目道:“公公请自重!”

  “自重?”公公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你当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货色,本公公能看上你算对得起你!”

  “你这话是何意?”池湘君双手紧紧攥成拳头,“你说清楚。”

  公公看着池湘君骤然苍白的脸色,一字一句道:“人,尽,可,夫。”

  四个字,让池湘君恨不得一拳打在在这张欠揍的脸上!

  深吸了口气,池湘君垂目,将眼里凌厉的光芒掩去:“既然公公将我想的如此不堪,那我就不在这里碍公公的眼了。”说罢扭身就要走。

  谁知手臂却被紧紧抓住,这公公看上去瘦瘦小小的,但终归也是个男人,手上稍一用力,就把病还未好透的池湘君扯到自己怀里!

  “小美人儿,就让公公我好好亲亲,我可比那些王公子弟温柔多了!”公公臭烘烘的嘴朝着池湘君的脸上蹭去。

  “滚开!”

  池湘君拼了命的推搡着、躲闪着,可她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更别提这身体才遭受过嬷嬷那样的摧残,更是用不上力。

  公公似乎看出了池湘君的不对劲,更是搂紧了池湘君,浑浊的气息冲着她的脸颊扑面而来....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