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想通了,愿意为我做事了?”

  身后低沉的声音传来,池湘君不急不缓的擦干净手上的水渍,这才转身行礼:“见过大人。”

  在她的身后,这个身如玉树、丰神俊朗的男子静静的看着她:“我还以为你不会再来了。”

  “奴婢是辛者库的人,自然要来这河边洗衣服。”池湘君指了指好不容易搬来的十几个盆子,“不洗完,奴婢可就没饭吃了。”

  萧揽诀在看到这么盆子时有些惊愕:“你每日都要洗这么多衣服么?”

  “差不多吧,总要从天亮洗到天黑的。”池湘君伸出手,一双纤纤玉手上满是老茧,“大人自小锦衣玉食,自然想不到咱们这些下人需要做多少体力活。”

  说这话时,池湘君的神情很平淡,仿佛不是在说自己的辛苦,而是在描述天气一样。

  萧揽诀的心跳动了几下。

  他走到河边,低眸看向河水中浸泡着的水盆:“我知道,你绝不是一个甘于留在辛者库做苦力的人,既然你觉着辛苦,何不考虑为我做事?”

  “奴婢说过了,奴婢不过是辛者库一个小小的宫女,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帮不了大人。”池湘君淡淡道,“到时误了大人的事,岂不是吃力不讨好?”

  萧揽诀笑了:“倘若是怕吃力不讨好,我倒是可以许下诺,只要你帮我做这件事,无论成与不成,我都答应你一个条件。”

  池水倒映出池湘君晶亮的眼眸:“什么条件都可以?”

  “只要是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不违背道义良知,我皆可答应你。”萧揽诀饶有兴趣的看着她,“你想要什么?”

  “奴婢还未想好,只要大人记住这个承诺便是。”池湘君骤然间跪下,“奴婢愿凭大人差遣。”

  她话语间铿锵有力,没有丝毫犹豫。

  萧揽诀嘴角微扬。

  看来,她这是下了个套,就等着他往里面钻呢。

  萧揽诀不禁对她产生了一丝好奇,这个女子,沉稳有谋又聪明伶俐,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可以令她失去清白之身?

  他自是想不到这一切都是嬷嬷所害,也无心去管一个丫鬟的私事,只要是能帮他做成事情的人,无论是多么肮脏不堪的人,他都会委已重用,这是身为一个皇帝必要的手段。

  池湘君跪在冰冷的地上,能感觉到萧揽诀审视、甚至带着一丝鄙夷的目光,她咬了咬牙,暗暗攥紧了拳头。

  为了复仇那一天的到来,无论多大的痛苦,她都会承受。因为总有一日,她会将这份痛楚,千倍百倍的还给他们!

  池湘君和萧揽诀告别之后,刚回到辛者库,还未来得及将此事告知香梅,就见王公公拿着圣旨走来,尖利的嗓子刺痛了所有人的耳朵:

  “圣旨到!”

  众人齐刷刷跪了下去,姑姑在最前头,一脸的茫然,不知道为何皇上会突然颁了圣旨到辛者库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宫女宋婉婷贤良淑德、聪慧机灵,特调派至如贵妃处,望恪尽职守,不负皇恩,钦此!”

  王公公伸手将池湘君扶起:“领旨谢恩吧。”

  池湘君接过圣旨,顺势站了起来:“谢公公,公公辛苦了,不如进屋喝杯茶吧。”

  “不了,杂家还有事要做,只要你记着皇上的话便是了。”王公公一语双关,似有所指。

  池湘君浅浅一笑,也不挽留,只从怀中掏出半块银子,悄悄塞在了王公公的手里:“还望王公公帮婉婷多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

  王公公眼神闪烁。

  这半块银子虽然不多,但王公公心里明白,这已经是一个辛者库宫女能攒到的最多的钱了,如今全部孝敬了他,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王公公心里和明镜儿似得,将银子揣进怀里,看池湘君的眼里多了几分暖意。

  池湘君在宫中生活了十来年,王公公的这点细微的转变自然而然的落入了她的眼里,她淡淡一笑,福了福身,亲自将王公公送了出去。

  等她转头回来,就瞧见了姑姑那张比锅底都黑的脸。

  “瞧她得瑟那样,有什么了不起的!”问兰愤愤咬唇,“姑姑,我可是为你抱不平,这辛者库最辛苦最出色的就是您了,凭什么皇上将她调了个好差事,却把您留在辛者库?”

  “还能为什么,不就是靠着这狐媚子的脸蛋嘛!”

  几个人你一句我一言的,姑姑的脸色愈发的难看起来,眼神恨不得要将池湘君吞了般。

  池湘君并未解释,事实上,她也无从解释。她既不能搬出皇上,更不能说自己杀了个调戏她的小太监,何况就是她说了,姑姑这口心里的怨气也不会就此消融。这说与不说,不过都是添堵罢了。

  她不在乎这些人的看法,只是香梅……

  池湘君的目光落在香梅的身上。从刚才宣读圣旨开始,她就一直没有说话,小脸苍白的跟张薄纸似得,直勾勾的盯着池湘君。

  池湘君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走过去想去拉香梅,可香梅却蓦然甩开了她的手,扭头就朝着屋内跑去。

  门“碰”的一声关上了。

  池湘君看着紧闭的大门,在门口站了半天才推门进去,就看见香梅眼睛红通通的坐在床上。

  她叹了口气走过去,挨着香梅坐下:“香梅,对不起。”

  香梅扭过头不看她。

  “香梅,我原本打算告诉你的,没想到圣旨会来的这么快。”池湘君抿了抿唇,拉住香梅的手,“你别生我气了。”

  香梅挣扎了几下,没有挣脱开来,“哇”的大哭出声!

  “我没有生你的气,你是我的好姐妹,能去好地方我开心还来不及!我就是难过,难过以后这辛者库没有人和我一起玩耍,一起笑,一起哭了……”香梅越想越伤心,扑进池湘君怀里,鼻涕眼泪一大把,全蹭在了她的身上。

  池湘君心里隐隐有些疼。

  上一世,她在宫中待了十年,自认为对每一个人都很好,可直到她死才明白,在整个硕大冰冷的皇宫里,她始终是一个人。如今,她重生而来,成为了一个没有力量甚至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人,却获得了香梅这个真心待她的朋友。

  何其幸哉!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