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湘君拍了拍香梅的肩膀,从怀里掏出半锭银子:“这是我所有的钱了,留给你,我不在你身边,莫要被问兰她们欺负了。”

  香梅的大眼睛上还挂着泪珠,一眨一眨的看着她手里的银子:“我刚才瞧见你给了王公公银子,为什么不一起给他?”

  笑着摇了摇头,池湘君将银子塞进香梅手中:“这银子若是给了一锭,那就不值钱了。”

  “我不明白。”香梅一副懵懂的神色,池湘君也不愿和她解释太多,伸手帮她抹去眼泪,“我答应你,待我有能力的那一天,我一定会将你接到我身边,同我作伴可好?”

  “好!”香梅咧嘴笑了,重重点了点头,一扫刚才的阴霾。

  池湘君看着她脸上大大的笑容,也不禁被她感染了笑出声来,心中却升起一片酸涩。如果有可能,她希望一辈子香梅都是这般天真无邪,永远不要牵扯到这些黑暗之中。

  这一夜,池湘君和香梅两人相拥而眠,在踏入这个未知的地方之前,香梅的微笑,是她现在唯一可以抓住的温暖。

  在这一夜之后,她会离开辛者库,一步步走到一个,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但池湘君心里明白,无论这条路上有多少荆棘险阻,最后的终点却只有一个。

  将萧云鹤和宋如烟打下深渊,永无轮回之日。

  第二日一早,池湘君就悄悄的离开了辛者库,没有惊动任何人,包括香梅。接她去如意殿的丫鬟早就候在门口了:“姑娘这边走,如贵妃是皇上心尖儿上的人,你侍奉的时候要多加小心。”

  这丫鬟想来是王公公派来的,一言一行进退有度,既不显得和池湘君有多么生份,却也没有任何表情,一路送池湘君去了如意殿,这才停下脚步。

  “我就不进去了。”丫鬟四下张望了一圈,压低了声音道,“王公公让我告诉你,月半三分,倒影成双。”

  池湘君怔了怔,还未读懂这话中的深意,就见丫鬟匆匆离开,只得将疑问先压在心底,抬脚进了如意殿。

  一砖一瓦,绿水红墙。

  这熟悉的场景,让池湘君有些晃神,一时竟没有听到喊她的声音。

  “喂,你站在那儿发什么呆啊!”

  如意殿门口守着一个丫鬟,一张小脸灿若桃花,身上的衣服面料比池湘君身上的好了不知道多少,此时瞧见池湘君过来,脸立刻板了起来。

  “你就是新来的丫鬟宋婉婷?”

  “是。”

  “我是贵妃娘娘身边的红袖,是娘娘最信任的人!”红袖提起这件事,有些得意洋洋,“娘娘让我来告诉你,今儿个你不用去见她了,直接回屋便是,明儿个一早记得来请安。”

  不用去觐见?

  池湘君略有些吃惊,却在对上红袖不屑的表情时明了了几分,看来,这位如贵妃,不是什么容易对付的角色。

  “怎么还不走?”红袖尖锐的声音传来,还伸手推了池湘君一把,“你的房间就在院子最左边一间,该不会还指望着我带你去吧?”

  池湘君被推得踉跄了一下,刚站稳脚步,就看见红袖厌恶的拿出手绢擦了擦手,小声嘀咕了一句:“真脏!”然后随手扔在了地上。

  无论在哪里,这一幕都似曾相识,循环发生。

  池湘君的眼神非常平静,仿佛没有看见红袖的动作,转身就往房间走,却听到红袖在背后轻笑的声音。

  当她推开屋门,看见屋内的布置时,她平静的神色第一次有了裂痕。

  硬邦邦的床,没有被子,没有枕头,满地都是厚厚的灰尘和挂在墙上的蜘蛛网。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在桌子的一角,有被老鼠啃过的痕迹。

  这些池湘君都可以接受,毕竟辛者库的生活也好不了多少,可唯独如意殿不同。

  当年她进宫时,凭借着池家嫡女的身份被封为贵妃,就居住在这如意殿中,当时的如贵妃已经不在了,整个如意殿都是空空荡荡的,是她凭借着一手之力,将如意殿打扮成了整个皇宫最亮眼的所在。

  而如今,她又住在了熟悉的地方,却不再是以池湘君的身份了。

  池湘君恍惚回忆起当年在这里曾有过的欢声笑语,与如今的衰败破碎成为鲜明的对比,心里头有些不是滋味。

  但经历过生死之事,这些已经不能在池湘君心里构成多大的震撼和感伤了,池湘君很快便回过神来,将屋子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打扫了个干净,虽然是比不上她心目中的“花园”,但好歹也要能让自己看得下去才成。

  “这屋子里没人,你就放心吧。”

  外面传来女子的声音,池湘君原本想摘蜘蛛网的手一顿。

  “没想到你这如意殿里还有这么个好地方!”一个略有些苍老的声音,伴随着层次不齐的脚步声朝着屋子走来。

  池湘君急忙放下手中的扫帚支起窗户看去,透过窗户的缝隙,能看见一男一女走过来,摆明了是她屋子的方向。

  眼见他们就要进来了,池湘君来不及细想,一个闪身藏进了柜子后,刚藏好,就听见了门被推开的声音。

  “本宫就说这里没人吧!”

  听到“本宫”两个字,池湘君怔了怔。

  能出现在如意殿又能自称本宫的,怕是只有如贵妃一人了。

  这么多来,这个男人就是……

  “爹,你特意来如意殿一趟,是有事情要对我说吗?”如贵妃嫌弃的扫了眼墙上的蜘蛛网,“有事就快说吧,这里实在不是人待的地方!”

  苏文博皱了皱眉:“娘娘,上次微臣说的事,您是否从皇上那儿得到了些消息?”

  “关于那件事,本宫已经在皇上身边不知道吹了多少枕边风了,可皇上却一意孤行,无论如何也不提父亲去洛阳镇守一事。依本宫看,此事也急不得,毕竟这洛阳是京城要塞,皇上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同意。”

  如贵妃看似不胜在意,可苏文博的眉头却皱的愈发深了:“娘娘,此事事关重大,万不可懈怠!”

  身为当朝一品大员、让各处闻风丧胆的铁骑将军,苏文博算是已经处于一人之上万人之下了,更何况现在还有如贵妃这个受皇上宠爱的女儿,按理说,去不去洛阳镇守根本无关紧要,可他却似乎执着于此事,非要前去洛阳不可。

  池湘君在柜子后听得胆战心惊,一个大胆的猜测窜入了脑海之中,令她的身子因为兴奋而战栗起来!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