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一时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

  月亮莹白的光辉照耀在湖面上,微风吹过荡起一丝波澜。

  沉默了许久的萧揽诀忽然开了口:“你知道皇上为什么独宠如贵妃吗?”

  池湘君没料到他会和自己讨论这个,愣了愣才回答:“奴婢不知。”

  “是因为苏家的势力太过于庞大。”萧揽诀叹了口气,“皇上十岁登基,那时太后垂帘听政,极为信任大将军苏博文,将所有军权和虎符全部交于了他。后来,苏家势力便日渐壮大,待皇上亲政时,苏家的势力已经深入朝野,无法轻易铲除。娶苏如心,是无奈之举,也是兵行险招。”

  池湘君从未听他说过这么多话,许是因为她只是个小丫鬟,也或许是萧揽诀“隐藏”着身份,才能难得的吐露心声。

  这样的萧揽诀,竟有一丝难以言表的脆弱。

  “那皇上爱过如贵妃吗?”

  “爱?”萧揽诀嗤笑一声,“这皇宫之中哪里还有爱?在这层层的权力下,有的只有压抑和厌恶,即便是曾经有过,也早已被消磨了。”

  萧揽诀的眼神晃了晃,似是想起了什么,忽而间变得柔和起来:“不过这皇宫中也并非都是这样的人,有一人,和她们都不同。”

  看着萧揽诀骤然变得温柔的面容,池湘君倒是产生了一丝好奇。

  前世的时候,她与萧揽诀交情不深,见过的几次也都是同萧云鹤一起,只觉得这个帝王冷漠难测、手段凌厉,却不知他竟也会有个放在心尖上的人儿。

  “大人说的,可是心仪之人?”

  心仪之人……萧揽诀的眼神暗了暗:“你可知道如烟郡主?”

  宋如烟!

  再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却是从另外一个男人的口中说出,池湘君浑身一震,猛然攥紧了拳头。

  她知道,当然知道!

  不但知道,她已经将这个名字深深印入骨髓之中,哪怕转世轮回,不再是池湘君,她也不会忘记这刻骨铭心的恨!

  可此时,她却只能用平淡的语气吐出四个没有感情的字来:“略有耳闻。”

  萧揽诀此刻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并未注意到池湘君表情的变化:“如烟郡主是邻国送往我国的质子,我从小与她相识,她天真烂漫心思单纯,和宫中那些想要攀龙附凤的女子都不一样。”

  他的嘴角隐隐有一丝笑意:“她是我见过的,最美好的女子。”

  美好?这两个字还真是讽刺!

  池湘君扯了扯嘴角,心里原本对萧揽诀生出的一丝好感瞬间被浇灭了。

  男人还真是肤浅,所能看见的都是外表的假象,内心是什么样的可怕黑暗,却通通视而不见。

  “皇……大,大人。”

  一个小太监小跑着过来,在看见池湘君时立刻改了口:“大人,奴才有事禀告。”

  萧揽诀下意识的看了池湘君一眼,见她的表情没什么变化,这才转头看向小太监:“出了什么事?”

  “刚才城门口来报,说是找到刺杀皇上的刺客了!”小太监面露惊骇之色,似乎未从之前的惶恐中走出来,“这个洛子骞可真够可怕的,受了重伤还杀了好几个侍卫!”

  萧揽诀皱了皱眉,一甩衣袖道:“走,去城门口看看。”

  小太监低头哈腰的急忙跟上前去,却差点一头撞在停下的萧揽诀身上。

  萧揽转回头看向池湘君:“倘若你再发现什么,就来这里告知我。”末了,又加了一句,“一切小心。”

  池湘君怔了怔,旋即轻轻应了声:“是。”

  她福了福身:“恭送大人。”等再抬起头时,萧揽诀已经不见了。

  池湘君站在原地,看着萧揽诀离去的背影很久,这才缓缓往回走去。

  如意殿此时已经不知闹成了什么样子,事情总要解决,她要先想个应对的法子才是。她必须留在如意殿,无论她多么讨厌萧揽诀,他都是她现在唯一的藤蔓,她必须要拉紧这根藤蔓一点点爬上去,站在最高的地方除掉所有的绊脚石。

  “嘘,不要出声,否则我宰了你!”

  冰凉的手猛然捂住池湘君的嘴,将正往如意殿走的池湘君一把拉到了墙角:“该死的,怎么这么多侍卫!”

  血腥气窜入池湘君的鼻中,她蹙了蹙眉,实在想不通自己今天怎么这么倒霉,走到哪儿都会遇到莫名其妙的人。

  那双手勒的池湘君几乎要喘不过气来,池湘君扭动了一下身子,就感觉到身后的人僵硬起来:“不是让你不要动么!”

  池湘君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摊了摊手示意他,自己没有恶意。

  对方终于感受到池湘君快要被自己勒死了,试探着道:“我可以松开你,但你要保证不许喊出声,否则我杀了你!”

  池湘君重重的点了点头。

  手缓缓松开,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池湘君深深吸了口气,这才转头看向对方。

  四目相对,两人几乎同时出声!

  “是你?”

  “怎么又是你?”

  洛子骞捂着伤口靠在墙壁上,看着池湘君惊愕的脸庞,忽而间勾唇一笑:“美人儿,我们可真是有缘。”

  “这可不是什么好缘分。”池湘君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之前在湖边小太监说的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该不会是硬闯宫门了吧?”

  “你怎么知道的?”洛子骞看起来还挺骄傲,“那么多侍卫都没能抓住我,倘若不是我之前大意受了伤,这些个酒囊饭袋哪里会是我的对手!”

  池湘君被他的自信哽的说不出话来,只默默的扫了眼他捂着伤口的手。

  血一直顺着指缝流下来,看样子是在逃跑中伤口又裂开了。

  看池湘君的目光落在伤口上,洛子骞状似不在意的晃了晃脑袋:“这点伤算不了什么,更何况,不是有你在么?怎么样,要不要再帮我包扎一下?”

  还真是个自说自话的家伙。

  池湘君还没来得及说话,却见洛子骞面色骤然一变,紧接着便是一阵天旋地转,身子被重重的扯到了一边,背狠狠撞在了墙壁上!

  耳边是箭呼啸而过的声音,还有刺入皮肉的声响,在池湘君的耳边不断回旋。

  “看来这一次,我是真的英雄救美了。”

  蓦然间,那挡住她视线的男子身子一歪,朝着地上倒去!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