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的太阳还有些微冷,风透过窗户的缝隙吹进来,池湘君眯了眯眼睛,躺在床上回了半天神,才想起昨夜发生的事情。

  没想到她竟然还会有这等机会,让别人来英雄救美保护她。

  “婉婷,你起来了吗?”

  香梅急冲冲的推开门,看见池湘君还赖在床上,顿时恨铁不成钢的冲过来将她拽起来:“你怎么还睡着呢,赶紧去看看那个人吧,他到现在都没有醒呢!”

  “急什么了,既然还有呼吸,就说明死不了。”池湘君不急不缓的下了床披好衣服,这才信步朝着另一间屋子走去。

  那是一间破旧的仓库,早些年是拿来存放辛者库废弃的水盆和搓衣板之类的东西,可自打景帝登基之后,辛者库所用的东西基本隔段时间就会有人来进行资源回收,这一来二去的,仓库便废弃了。

  池湘君推开门,就看见了躺在小木床上的男子。

  他身上的衣服已经换过了,一身深蓝色的太监衣服,衬着他白皙似雪的肌肤,倒是异常的相配。

  池湘君放轻了脚步走到床边。

  想来是香梅给他擦过了,原本满是血污的脸和头发此时看不到一丝血迹,狭长的双目紧闭,双唇微微泛红,如春日枝头初绽的花瓣,透着一种极致的诱惑力。

  看洛子骞没有要醒的迹象,池湘君也不避讳,将他轻轻一推翻了个身,拉开他的衣服查看他的伤口。

  箭伤很深,几乎穿透了他的整个身躯,可见射箭之人用了多大的力气,打算要一箭毙命。

  “这样脱陌生男人的衣服不太好吧?”

  一只微冰的手忽而间抓住池湘君的胳膊,调笑的声音从男子的口中传出:“这要是传出去了,你可就嫁不出去了!”

  “看你精神这么好,想来不治疗也可以吧?”池湘君毫不客气的甩开他的手,虽然力道不大,但还是看见洛子骞的脸色白了白。

  洛子骞一只手枕在自己的脑袋后,另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伤口:“我都伤成这样了,你还这般凶狠,若不是为了救你,以我的武功,怎么会受了箭伤?”

  “如果不是你招来了这些人,我早就平平安安的回如意殿去了。”池湘君毫不留情面的反击,眼见扭身就要走。

  洛子骞急了:“你要去哪儿,真打算放我在这儿自生自灭?”他还从来没见过这种‘铁石心肠’的女子,丢下他这么一个伤重病患不管!

  池湘君脚步一顿:“我去太医院看看,倘若有治疗伤口的药,我会托香梅给你带来。这里平时不会有人来,等你伤好了,就赶紧走吧。”

  “你不亲自来给我送药么?”洛子骞的声音里满是委屈。

  池湘君眼神沉了沉,声音骤然间变得冰冷:“我不知道你来皇宫是什么目的,但这里是龙潭虎穴,若你想死,我不会拦着,但请你不要拖无辜的人下水。”

  她没有回头,打开门离开了仓库。

  洛子骞的身子重重一沉,又重新躺了回去。

  她说的没错,皇宫是龙潭虎穴,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万劫不复。可正因为如此,他才要来闯一闯,看看究竟是龙可以打倒虎,还是虎可以咬死龙。

  “婉婷你终于出来了,他怎么样了?”一直守在门口的香梅看见池湘君出来,急忙上前问道,湿漉漉的眼睛里满是焦急。

  池湘君眼神闪了闪:“你似乎很关心他?”

  “没有,我,我就是看他受伤了,担心万一死在这里可就麻烦了!”香梅涨红了一张小脸,“你,你别误会!”

  “他没事,我待会儿去太医院看看有没有伤药。”池湘君没有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香梅松了口气,心跳却漏跳了一拍,不由自主的回头看了眼紧闭的大门。

  将池湘君送走,香梅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才抬手敲了敲门。

  “进来吧。”

  香梅推开门,眼神闪烁着不敢看洛子骞:“婉婷已经走了。”

  “嗯,我知道。”

  香梅咽了咽口水,好不容易才鼓足勇气:“你的伤怎么样了?还疼吗?”末了又赶紧加了一句,“我屋里还有些止疼的药粉,我去给你拿来吧!”

  洛子骞眯了眯眼睛,抬眸看向她:“不用了,这点疼,我还忍得住。”他勾了勾唇角,盯着香梅通红的脸颊,“帮我换衣服的事情,谢谢你了。”

  香梅的脑袋“嗡”的一声,圆圆的小脸红的仿佛能滴出血来:“没,没关系,正好我这儿有衣服,就给你换上了!”

  “真是温柔的美人啊!”洛子骞慵懒的伸了伸胳膊,颇为可惜的啧了啧嘴,“那个女人要有你一半的温柔可就好了。”

  “其实婉婷也很好的,只是性子冷了些。”香梅急忙摆了摆手,“她还说要帮你去太医院找药呢。”

  洛子骞耸了耸肩,嘴角扬起一丝完美的弧度。

  香梅呆呆的看着他的脸。

  这种不分性别的美丽,竟是如此惊心动魄的诱惑,令她的心底产生了从未有过的感觉。那是一种欣喜的,连呼吸都觉得奢侈的心动。

  此时已经离开的池湘君,自然是不知道这两人心中的百转千回,对于她而言,这个莫名其妙窜出来的男人就是个麻烦,会打乱了她的计划,所以她必须要将他送走。

  然而老天没给她这个机会实践这件事。她刚回到如意殿,就看见红袖立在屋门外,看见她过来顿时一阵劈头盖脸:“说,你昨夜去了哪里?”

  池湘君蹙了蹙眉,自是不会将昨夜之事说出来:“我昨夜去辛者库找香梅了,红袖姐姐为何如此紧张,是出了什么事吗?”

  “香梅?”红袖嗤笑一声,“这种鬼话你还是自己和娘娘解释吧!”

  红袖扭身就往正屋走,池湘君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进了屋,在跨进门的时候还因为“慌乱”不小心撞到了红袖的身上。

  池湘君进了里屋,就看见如贵妃倚靠在软塌上,面色还有些憔悴。

  “娘娘,奴婢将宋婉婷带来了。”红袖使劲推了池湘君一把,“还不快给娘娘行礼!”

  池湘君定了定神,福身行礼:“奴婢宋婉婷见过贵妃娘娘。”

  “你就是宋婉婷?”如贵妃手中捏着的手绢猛然攥紧,眼里升腾起怒意。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