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你昨夜住在废屋中的?”

  如贵妃的表情很可怕,仿佛要将池湘君生吞活剥了一般。

  池湘君心里咯噔了一下,依然低着头:“是,奴婢是奉红袖姐姐的令,住在废屋之中。”

  红袖一下子慌了:“什么奉我的令,我什么时候和你这样说过!”她倒是个撇了个干净。

  如贵妃的神色骤然凌厉起来,一掌拍在桌子上:“宋婉婷,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偷听我和父亲的说话!”

  “娘娘冤枉。”池湘君“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膝盖砸的生疼,“奴婢昨夜并未待在如意殿,还请娘娘明鉴。”

  “冤枉?除了你谁还会进这废屋,你还敢说冤枉!”红袖冷冷一笑,“娘娘,定是这个贱婢嫉妒娘娘年轻貌美,这才想伺机刺杀娘娘!”

  红袖这番话,摆明了要置池湘君于死地。

  池湘君垂眉敛目的跪在地上,冰冷的空气透过地面窜入她的四肢百骸,她身子丝毫未动,仿佛默认了这个事实一般。

  反倒是如贵妃开了口:“你为何不解释了?”

  “奴婢解释,娘娘就会信吗?”池湘君抬头看向如贵妃,双眸一派平静,“奴婢已经说过了,昨夜一直在辛者库和好友香梅一起,是清晨才回来的,红袖姐姐也有看见。”

  “胡说,这分明就是你的借口!”红袖愤愤的盯着池湘君,“昨儿个所有人都瞧见那躲在屋里的刺客用烟雾弹逃了出去,你自然不敢回来!”

  池湘君并未理睬红袖的话,眼睛一直盯着神色未定的如贵妃:“娘娘倘若不信,可以传唤香梅来问一问。”

  “香梅是你的朋友,自然是帮你的!”

  “够了!”如贵妃抚了抚发胀的额头,“究竟你是主子,还是本宫是主子?”

  红袖从没受过这般训斥,当下便吓得一抖,不敢再说话了。

  如贵妃居高临下的看着池湘君:“红袖说的有理,你可还有其他的证据?”

  “回娘娘,奴婢并无其他可以证明自己不在的证据,不过奴婢知道谋害娘娘的另有其人。”池湘君从袖中掏出一枚玉佩,“请娘娘容奴婢详禀。”

  红袖的目光落在玉佩上,顿时面色一变!

  “这玉佩怎么会在你手里!”

  红袖尖叫一声,却又瞬间反应过来,猛然跪下身去:“娘娘,这玉佩一定是宋婉婷偷来要陷害奴婢的,还请娘娘明察!”

  池湘君不易察觉的勾了勾嘴角。

  她还没说这是红袖的玉佩,她倒是不打自招了。

  如贵妃自然也认得这块玉佩,当即面色变了变,目光瞬间移到了红袖的身上:“这玉佩不是本宫赐给红袖的吗,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回娘娘,这玉佩是奴婢回如意殿时,在草丛附近捡到的。”池湘君高高的将玉佩举过头顶,“奴婢瞧见这玉极好,以为是娘娘的,所以才拿回来打算还给娘娘。”

  听到“草丛”两个字,如贵妃的脸色更难看了。

  红袖感觉到如贵妃冷冽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吓得几乎要哭出声来:“娘娘,奴婢冤枉了,奴婢跟了您这么多年一直忠心耿耿,怎么会害娘娘呢!”

  “红袖姐姐昨儿个不是还在说,娘娘脾气不好,除了姐姐你谁都见不得,所以让我先住在废屋里么?”池湘君眼里满是无辜,“这话院子里的丫鬟们可都是听到了的。”

  “你!”

  红袖气得脸色发青,说话声音都颤抖起来:“你这是添油加醋,我哪里说过娘娘脾气不好的话!”

  “这么说来,红袖姐姐是承认,是你让我住进废屋里的了?”池湘君重重的磕了个响头,“请贵妃娘娘明察,倘若不是红袖姐姐让奴婢住进废屋,奴婢也不会去了辛者库,想着让香梅同奴婢一起来打扫。”

  许是池湘君说的有理有据,又或者是看见了这块玉佩,如贵妃的脸上浮现出怀疑的神色,看红袖的眼神里也多了几分不信任。

  “娘娘,宋婉婷是在信口胡说,您千万不要信!”因为害怕和气愤,红袖的整个身子都在发抖,她愤恨的转头盯着池湘君,“你为什么要害我!”

  相较于她而言,池湘君的表情丰富多了,眼泪似乎在眼眶打转却迟迟没有落下:“红袖姐姐,奴婢只是在陈述事实罢了,倘若姐姐觉得冤枉,不如我们一起去废屋看看,我相信凶手总会留下蛛丝马迹的。”

  “去就去!”红袖气得直打颤,“娘娘,您一定要还奴婢的清白!”

  如贵妃看看脸上写着“冤枉”二字的红袖,又看了看泫然欲泣的池湘君,深深的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也罢,本宫就随你们去看看,这件事,本宫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谢娘娘!”

  红袖一股脑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把眼泪顺带着狠狠剜了池湘君一眼,紧跟着如贵妃走了出去。

  池湘君站起身来,细细的拍掉膝盖上沾染的泥土,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没有半分眼泪的痕迹,反而流露出一丝讥讽的神采。

  三人前后走到废屋,如贵妃扫了一眼屋内,昨日的场景又浮现在眼前,她的瞳孔放大,脸上厚厚的粉“扑扑”的往下掉。

  “来人,把这里仔仔细细的给本宫找一遍,连一根头发丝都不许放过!”如贵妃一声令下,立刻有一群丫鬟上前,手忙脚乱的寻找起来。

  这屋子不大,可因为不知道要找什么,简直就如同大海捞针,丫鬟们手足无措的四下翻找,原本就乱七八糟的屋子更是被糟蹋的不成形状。

  为表示清白,池湘君和红袖都站在屋门外没有进去,红袖紧张的都快把衣角给扯烂了,倒是池湘君表情平静,仿佛完全不害怕找到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证据。

  “娘娘,这里有东西!”

  忽然有个丫鬟大叫起来,如贵妃一个激灵,快步走过去:“发现了什么?”

  “娘娘您看,是一块手绢。”丫鬟将从柜门后捡起一块手帕递给如贵妃,“这花纹好熟悉啊,奴婢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熟悉,当然熟悉!”如贵妃的面色骤变,猛然抓过手绢,转身恶狠狠的摔在红袖的脸上!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