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帕扫在脸上,涩涩的疼痛感袭来,红袖面色发白的立在原地,像是灵魂出了窍,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

  所有丫鬟都吓得“扑通”一溜排跪倒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池湘君也顺着众人跪下,从头至尾都低着头,仿佛所有事情都与她无关。

  “红袖,你还有什么要向本宫解释的?”如贵妃颤抖着双手,“人证物证俱在,本宫真的是没有想到啊,竟是在身边养了个白眼狼!”

  “娘娘,奴婢冤枉啊!”红袖这时才从巨大的震惊中反应过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拼命的磕头,“奴婢真的不是要害娘娘的人!”

  如贵妃冷笑一声,看红袖的眼里已经没有了一丝信任:“冤枉?安排屋子是冤枉,玉佩是冤枉,手帕也能是冤枉?红袖,如果本宫没有记错,这手帕上的刺绣是湘绣,是你亲手缝制的吧?说起来,本宫这儿还有一条呢。”

  如贵妃从怀中掏出一方手帕,上面的刺绣果真和这条手帕上的一模一样。

  红袖面如死灰的趴在地上。

  “来人,将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给本宫拖出去,重打四十大板!”

  几个侍卫上前一把架起红袖,红袖浑身瘫软,仿佛失去了支撑的力气,只双眼无神的盯着地上的手帕,如同一条死狗被拖了出去。

  没一会,便听见了外面传来凄厉的惨叫声。

  丫鬟们皆吓得瑟瑟发抖,池湘君也一直低着头,半边头发遮盖住她的眉眼,看不清她此刻的表情。

  “谁敢背叛本宫,这就是下场!”如贵妃凌厉的目光扫视在众人身上,“入了这如意殿,你们就是本宫的人,谁都不能背叛本宫。否则,你们就是下一个红袖!”

  众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只听见如贵妃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才慢慢有人站起身来,一个个头都不敢抬的溜了出去。

  整个屋中只剩下池湘君一人。

  四周寂静无声,池湘君缓缓站起身来,嘴角竟隐约有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池湘君走出大门,穿过院子,就看见被按在凳子上的红袖。

  她的裙摆上已满是血迹,侍卫的每一个板子都打的毫不留情,被打的皮开肉绽!红袖的声音已经从一开始的惨叫变得细若游丝,双眼充血,死死的盯着迎面走来的池湘君。

  池湘君走到红袖面前,低头看着她。

  “宋婉婷,你竟然敢陷害我!我一定会杀了你!”

  红袖歇斯底里的大喊并未对池湘君造成一丝一毫的波动,池湘君淡然的看着几近疯狂的红袖,忽而间弯下腰,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话。

  红袖的表情一下子灰败下来,她眼里的光彩一瞬间消失了,茫然的看着池湘君美丽的脸庞。

  这张被人称之为“狐狸精”的脸,此刻落在红袖的眼里,却宛如地狱来的鬼魅。

  “当你用这块手绢侮辱我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这个结局了。”

  手猛然垂落下来。

  板子还在继续,可躺在板凳上的人已经停止了呼吸。

  池湘君看着红袖眼里最后的一点神采也熄灭了,终于开口道:“停下吧,她已经死了。”

  侍卫们没有回应她,更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主子的话就是命令,即便受刑的人已经不在了,这没打完的板子,还是要继续打下去。

  池湘君默然的看着死去的红袖。

  那日,她还趾高气扬的站在池湘君的面前,嫌弃的将碰到池湘君的手用手绢擦干净丢在地上,那时候的红袖一定没有想到,一块小小的手绢,竟会要了她自己的命。

  池湘君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掌,纹络清晰干净,就是这样的一双手,当时竟会鬼使神差的捡起红袖扔在地上的手帕。

  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吧,连老天都怜惜她的冤屈,要助她复仇。

  池湘君没有再看红袖一眼,转身离去。

  她早已不是以前那个单纯懵懂的池湘君,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在达到目的之前,她没有时间浪费在悲天悯人之上。

  她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接近如贵妃。

  红袖的死,给了如贵妃很大的打击。

  无论当时如贵妃放了多少狠话,红袖终归是她从娘家带来的贴身丫鬟,这么多年来熟悉如贵妃的习惯喜好,没了红袖在身边,如贵妃竟一时有些无措。

  “娘娘,该吃早膳了。”

  正在梳妆的如贵妃霍然抬头,看见进来的是池湘君,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你放那儿吧。”

  “是。”

  池湘君将早膳放下,却没有出去,反而走到如贵妃身后:“娘娘,让奴婢来吧。”说罢从桌上拿起一支如玉簪,“娘娘觉得今儿个用这支如何?”

  如贵妃怔了怔:“你为什么喜欢这支簪子?”

  “奴婢只是觉着娘娘今儿个的衣服和耳环与这簪子甚是相配。”池湘君看如贵妃没有反对的意思,伸手将如玉簪插在她的发髻上,“娘娘冰肌玉骨,配上这玉簪可真是好看。”

  池湘君这话任谁听到都觉得是奉承,可偏是因为这只如玉簪,便有了另外的意义。

  如贵妃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有些晃神:“你可知道,这如玉簪是怎么来的?这是本宫侍寝的第一日,皇上赐的。”

  她伸手摸向簪子,眼里全是眷念:“本宫在宫中五年了,这五年来,皇上对本宫极尽关怀,可本宫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她扯了扯嘴角,笑的有些苍凉,“或许是因为,本宫再也没有看到过皇上那日送簪子时的眼神了吧。”

  独属于帝王的温柔,只有那么短短的一瞬间。

  “皇上这般疼爱娘娘,娘娘日后有的是机会,可以和皇上朝夕相处。”池湘君放下梳子,“娘娘先吃些早膳吧,等日后给皇上生个皇子,皇上定然会更疼惜娘娘的。”

  池湘君的每一个字,都正中如贵妃的心思。

  “皇子……是啊,本宫现在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个皇子。”如贵妃像是反应过来,起身走到桌前。

  红枣参汤,水晶桂圆糕,冰糖炖燕窝。

  很难得的,都不是什么油腻的食物,却看起来清淡可口。

  池湘君上前摆开碗筷,又从边上拿起备用的筷子每道尝了一口,这才道:“娘娘请用膳。”事无巨细,皆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