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贵妃第一次正视了池湘君:“本宫记得你叫……宋婉婷?”

  “是。”

  如贵妃点了点头,表情看不出喜怒:“这些菜是你让御膳房做的?”

  “是,奴婢瞧见娘娘身子不适,便自作主张让御膳房准备了这些清淡的食物,请娘娘责罚。”池湘君作势就要跪下身来。

  芊芊玉手扶住了她。

  如贵妃看着池湘君柔顺的模样,蓦而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起身吧。你在宫里待了多久了?”

  “回娘娘,奴婢进宫已经一年多了。”当然,待在宫里的宋婉婷并不是她。

  “一年,时间也不短了。”如贵妃点点头,“本宫瞧着你手脚还算伶俐,从今儿个起,你就留在本宫身边伺候吧。”

  池湘君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怔了怔才福身道:“谢娘娘。”

  “行了,你退下吧,本宫想再休息一会。”

  “奴婢告退。”

  池湘君依言退了出去,还体贴的帮如贵妃关上了门,转身时脸上已没了之前的谨慎小心,眉宇间隐隐透露出清冷。

  院子里四周都传来目光,每个人脸上都写着“好奇”两个大字,她却目不斜视仿佛完全没有看到这些目光,转身就往屋内走,却又想起了什么,脚步一拐往如意殿外而去。

  太医院外。

  小药童正在捣药,远远的瞧见一个女子跌跌撞撞的走来,水袖已经被献血染透,一张清秀的小脸苍白的可怕。

  “你没事吧?”小药童吓了一跳,急忙上前去扶她、

  “请问……有药草可以止血吗?”来人正是池湘君,此刻她一副虚弱的快要昏倒的样子,染血的手指紧紧抓住小药童的胳膊,“快点给我拿过来。”

  小药童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当即吓得面如土色,转身就往里屋跑,没一会便取出捣碎的草药和一小瓶止血丸来。

  “我看你伤的挺严重的,还是等太医来给你看看吧!”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池湘君一把扯过小药童手上的药,转身就要走,手臂却被小药童扯住。

  小药童一脸的担忧:“你一直在流血呢,这样下去不行,等下李太医就回来了,你就在这里等等!”

  “谢谢,我自己真的可以。”池湘君想扯回胳膊,结果牵连到伤口,疼的她倒吸了口亮起,看小药童的眼里也多了丝哀怨。

  这太医院不是一向最冷淡的么,怎么会有这么个磨磨唧唧的小药童?

  “我都说了不用了……你这是做什么?”池湘君刚要发火,就看见小药童猛然松开手,“咚”的一声就跪了下去。

  池湘君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在对上一张冷若冰霜的面孔时,心里一个激灵急忙福了福身:“参见大人。”

  怎么这么巧,在哪里都能碰到他?

  显然萧揽诀和她是一个想法,在看见池湘君时,他的瞳孔缩了缩:“你怎么会在这里?”

  “奴婢来太医院办些事。”池湘君缩了缩胳膊。

  “她受伤了,来太医院找药的!”小药童快人快语的回答,池湘君心中升腾一阵无奈,狠狠的剜了小药童一眼。

  受伤?

  萧揽诀目光落在她受伤的左臂上,顿时眉头一皱,大跨步上前扶起她:“怎么回事?”

  他的眉眼原本就极为好看,只是平素冷漠惯了,看不出什么表情来,此刻他眉头皱起,倒是有一股凌厉的俊美。

  池湘君抿了抿唇,不动神色的避开他的手:“奴婢只是不小心弄伤了胳膊,用药草敷一敷就好。”

  “你的伤可严重了,弄不好要落下病根的,还是让太医瞧瞧吧!”小药童插嘴道,又‘收获’了池湘君一记眼刀,颇为委屈的撅撅嘴。

  池湘君一边在心里发誓,等以后有了能力一定要把这个小药童好好教训一顿,一边用水汪汪大眼睛瞄向萧揽诀:“大人,奴婢真的没事,这太医都是给皇上娘娘看病的,又怎么能给奴婢看病,还请大人放奴婢离开吧。”

  萧揽诀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看着她。

  这诡异的沉默让池湘君心里一阵发毛,所谓伴君如伴虎,她跟在萧云鹤身边这么多年,自以为了解他,还不是落了个身首异处的下场,如今,她再也没有这个自信,认为自己可以了解一个帝王了。

  “我并没有不让你走。”

  半响,萧揽诀才吐出一句话,池湘君顿时松了口气。

  小药童听到萧揽诀自称“我”时愣了愣,目光在两人中间流连,张了好几次口都没憋出一句话来。

  “那奴婢先告退了。”

  “等等。”

  池湘君以为他又反悔了,谁知萧揽诀竟是对着小药童开口:“你去拿几瓶上好的金疮药来。”

  小药童愣了愣:“可是李太医说金疮药只能给皇上和娘娘们……”在看到萧揽诀冰冷的眼神时,他硬生生的把后半段话咽了回去,一溜烟跑进去拿了金疮药,使劲塞进池湘君手里。

  冰凉的药瓶在手心中攥紧,池湘君意外的没有拒绝:“谢大人。”

  “去吧。”

  池湘君偷眼看了下萧揽诀,确定他不会再突然把她叫住,这才扭身离开了太医院。走的远了,池湘君才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太医院的朱红色大门。

  事出突然,她竟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萧揽诀身为皇帝,亲自来太医院做什么?难不成是受伤了?

  算了,关她什么事!

  池湘君晃了晃脑袋,将这莫名其妙的思绪甩出去,转身朝着辛者库而去。

  “婉婷,太好了,你终于来了!”

  池湘君刚到仓库,就看见香梅正好从里面出来,一时怔了怔才反应过来:“嗯,他怎么样了?”

  “伤的很重,一时睡睡醒醒的,对了,这会儿刚醒,你进去看看他吧。”香梅拉着池湘君的手就要往里走,却没有拽动她。

  香梅惊讶的回头,看见池湘君立在原地一动不动:“我就不进去了,这药你拿给他吧。”她将金疮药递给香梅。

  香梅瞪大了眼睛,欢快的声音都有些发抖:“天呐,你是怎么拿到的,不是说太医院不会轻易给药的么?”

  她欣喜的声音消融在看见池湘君手臂上的伤口时:“你这是怎么了!”

  香梅的声音原本就尖锐,这么一喊,顿时吸引来几道目光。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