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久之后,萧揽诀才开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朕的身份的?”

  “不敢欺瞒皇上,奴婢从一开始就知道您的身份。”即便是低着头,池湘君都能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力袭来。

  “既然如此,为何当初不说?”萧揽诀认真审视这个身形娇小的女人,越发觉得她年纪虽小,心思却深沉如海。

  池湘君语气平淡:“皇上不提,自然有皇上的苦衷,奴婢作为下人,自是不会多言。”

  “让你在辛者库做个小丫鬟,还真是可惜了!”萧揽诀冷哼一声,看不出喜怒,不过还是挥手让她起来,“这次你立了大功,朕理当奖励你,且待苏家灭门之日,朕定然会满足你的心愿。”

  “谢皇上。”

  池湘君深深的磕了个头,就听见萧揽诀的叹息声,也不知这满腔愁怨从何而来,是难过还是解脱,之后便是脚步离去的声音,待池湘君抬起头时,已不见了萧揽诀的身影。

  池湘君站起身的时候,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做天子威严,短短几句话的功夫,她已经是汗流浃背。想到日后自己要在御前服侍,池湘君忍不住苦笑出声。

  这条路是她自己选的,她没得后悔。

  萧揽诀做事比她想象的还要快,第二天在朝堂上,萧揽诀当着众臣的面将这封书信扔在了苏文博的脸上!

  证据确凿,且单单谋反之名就已是满门抄斩的死罪,苏文博百口莫辩,当下便被打入死牢,待如贵妃得知消息的时候,苏家上下百口人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树倒猢狲散,没了主子,如意殿里的丫鬟太监们都被分派到了其他宫里,唯独就池湘君一个人被搁浅了下来,没人通知她,也没人来带领她,仿佛她已经被人遗忘了一样。

  池湘君知道,这是萧揽诀的安排。

  没等池湘君去找萧揽诀,王公公就先过来了,说是皇上有事传召她,池湘君以为她会被直接带去雍和宫,没想到王公公竟然把她带出了宫,一路坐着马车去了苏家。

  往日金碧辉煌不可一世的苏家,此刻已经破败不堪。

  在这一场灭门之中,苏家上上下下连带着丫鬟都全部死在了这里,苏家所有的财产都被充了国库,东西被搬空了,血还在地上。

  池湘君踏进门的那一瞬间,以为自己到了人间地狱。而这个人间地狱,是因为自己的推波助澜造成的。

  她的心里堵得厉害,有那一刻,她以为自己会一口气喘不上来就这样死过去。

  身后传来脚步声,池湘君以为是王公公,没有回头:“这苏家当真没有一人活下来吗?连孩子都没有?”

  “没有。”

  是萧揽诀的声音。

  池湘君急忙回头行礼,却被萧揽诀拦住:“这里是宫外,不必如此拘礼。”

  池湘君屏息敛目,似乎把刚才的问题抛到了九霄云外,倒是萧揽诀提了起来:“你知道祖宗为什么要定下诛九族的重罪么?”

  “奴婢不知。”

  “不是先帝心狠,而是倘若留下一个祸害,便难不保他会前来寻仇,到那时,会有更多的麻烦。”

  萧揽诀的目光扫视着苏家的每一个角落:“你是不是觉得朕很可怕?可是自古帝王都是如此。”

  是啊,自古帝王都是心狠手辣,这一点池湘君已经用血的教训见证过了。

  “皇上没有错,错的是苏家。”

  “你当真这么认为?”

  “是。”池湘君收回目光,“苏家密谋造反在先,倘若皇上不杀苏家,那今日被杀的,就是萧国的黎民百姓。”

  萧揽诀深深的看着池湘君,他能感觉到,面前女子所说皆出自真心,并非是奉承之语。

  “朕答应你的,朕自会做到,从明日起,你就来雍和宫吧。”

  “谢皇上。”

  池湘君的语气听不出欣喜,似乎对于她而言,这不过是场再简单不过的交易。

  萧揽诀眼眸沉了沉:“依朕看,你并非是攀龙附凤之辈,你想到御前侍奉,是否有别的原因?”

  “在宫中做事,哪里还有比皇上身边更好的地方。奴婢也不过是凡人,御前侍女自是奴婢梦寐以求之事,皇上太过高看奴婢了。”

  “那做了御前侍女之后呢?”萧揽诀冷笑了一声,“是不是就要爬上朕的龙床了?”

  池湘君身子一颤,猛然抬头看向萧揽诀。

  他是这么想她的?

  萧揽诀对上池湘君如水的双眸,一时微怔,才意识到刚才脱口而出的话有多么伤人,轻咳了一声偏过脸去。

  池湘君的眼里闪过一丝失望,她垂下眼眸,轻声道:“皇上,奴婢只希望能好好的在御前伺候,待年满便可出宫。”

  萧揽诀松了口气,心里却有些异样的难受。

  两人各怀心思,一路上没再开口说一句话,池湘君在宫门口下了马车,看着金黄色的步撵从宫门口一路抬着萧揽诀往雍和宫去,这才慢慢的往前走。

  池湘君满脑子都想着在苏家说的话,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的又走回到了辛者库。

  没想到自己唯一在这宫里舍不得的,竟然是在辛者库过得日子。

  “婉婷!”

  池湘君揉揉脸,让自己露出一丝笑容:“香梅,好久不见。”

  “婉婷,你没事真是太好了!”香梅冲过来,一把抓住池湘君的手,眼里是掩盖不住的焦急,“我听说如贵妃那儿出事了,担心的不得了,我有去找你,可她们拦着不让我进去!”

  香梅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通,池湘君捂住她的嘴巴,调皮的眨了眨眼睛:“你再这样说下去,可得说到天黑了!”

  “人家这不是担心你嘛!”香梅一把推开她的手,看她还有心情开玩笑,应该是没什么事,心情轻松了不少,“你来的正好,子骞哥哥正找你呢。”

  “子骞哥哥?”池湘君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看来几日不见,你们亲密了不少啊!”

  “哪有,婉婷你又取笑我,我不理你了!”香梅女儿家的害羞展露无遗,一跺脚跑远了。

  池湘君忍不住弯了弯嘴角,这小妮子,看来是春心萌动了啊!只是这春心萌动的对象……池湘君嘴角的笑意渐渐收敛,待进了仓库时,笑容已经完全从脸上消失了。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