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子骞正艰难的用一只手吃饭,看见池湘君进来,笑的极为灿烂:“美人儿,你总算想着来看我了?”

  池湘君白了他一眼,当即转身就走,洛子骞看她真的恼了,筷子一丢急忙起身拉住她:“诶诶诶,我就是开个玩笑,别当真啊!”

  “谁和你开玩笑了?你可别忘了,你现在是什么身份!”池湘君甩开他的手,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番,“我看你现在生龙活虎的,应该没什么事了,等会儿吃完饭我就送你出宫。”

  洛子骞耸了耸肩:“这么快?我还真有点舍不得。”

  “是舍不得香梅呢,还是舍不得你的刺杀计划?”池湘君一针见血,“倘若是舍不得香梅,大可不必,你与香梅本就不是同路人。至于刺杀,这皇宫守备森严,岂是你想怎样就怎样?”

  洛子骞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眼眸异常的认真:“宋婉婷,我知道你话中的意思,可我不会就这么放弃的。我与那狗皇帝有血海深仇,哪怕是耗尽我的一生,我也要手刃仇人!”

  他语气里的狠厉,完全看不出平素玩世不恭的样子。

  池湘君一张俏脸沉了沉:“我不管你有什么样的计划,但我也有我的仇要报,无论是谁阻挡了我的计划,我都不会放过他!”

  “所以你才赶我走?”

  “是,你必须走。”

  洛子骞紧紧的盯着池湘君的眼睛,蓦然长舒了口气,坐回到床上:“罢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这一次,就当是我欠你的,我走。”

  “谢谢。”

  “下一次再见面,咱们可就是陌生人了,若是你阻拦我复仇,我可不会手下留情!”洛子骞调笑着,忽然间靠近她,两人的气息交融在一起,池湘君慌张的倒退一步,差点被绊倒在地上!

  柔软的腰肢被搂入坚硬的怀抱当中,洛子骞笑意盎然的看着她红了的耳朵,故意用暧昧的语气道:“宋婉婷,倘若你愿意,我随时可以带你走。”

  未等池湘君反应过来,洛子骞已经松开了手,退后调笑着看着她。

  池湘君恼怒的瞪了他一眼,转身就出去了,在洛子骞怀疑她是不是生气了的时候,池湘君却又折返了回来,将手上的包裹扔给他:“穿上!”

  洛子骞好奇的打开来一看,发现里面是一件太监的衣服,顿时咬牙切齿:“上次我受伤,你们就趁我不备给我穿了太监的衣服,现在别想!”

  “你可以选择这么出去,被抓住砍了脑袋可别怪我。”池湘君理都没理他的挣扎,转身出了门,“我在外面等你,快点,我不想被香梅知道。”

  倘若香梅知晓,定然不会这么轻易放洛子骞走。

  天色逐渐黑下来,池湘君见时候差不多了,轻松避开所有的守卫,就剩下最后一道宫门,不由得催促道,“快点,前面不远就是宫门,出了这道门,我不希望再在宫里看到你。”

  说着,又刻意把洛子骞的帽檐压低,生怕被守卫的人认出来。

  洛子骞好看的桃花眼忍不住白她一眼,“胆小鬼,你有这么害怕吗?区区几个侍卫就能把你吓成这样,你以后还怎么在宫里活下去?”

  眼看着离宫门越来越近,这家伙仍旧一副肆无忌惮的嚣张样,池湘君恨恨的咬牙,“我的事还用不着你操心。”

  就算这座皇宫是狼,是老虎,她也一定要在自己被吃之前,手刃仇人!

  想到这,她眼中不由自主闪过一丝嗜血的恨意。

  洛子骞敛了笑,暗淡的夜色里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不过眼中闪过的光他看的一清二楚。

  那是多少次午夜梦回,他被噩梦惊醒后,才会露出的表情?

  只不过,看她年纪不大,哪里来的这么深仇大恨,要让她必须在这吃人的皇宫里独自熬下去?

  终于来到了最后一道关卡前。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毕竟洛子骞的刺客身份本来就十分棘手,加上这人骚包张扬的个性,池湘君最怕的就是他一时忍不住,跟这些守卫动起刀来,到时候她包庇刺客的滔天大罪就昭然若揭。

  紧紧攥着衣袖,池湘君快前两步,走到洛子骞前面。

  “站住,干什么去?”两个守卫一左一右送出长刀,拦在俩人的面前。

  池湘君强装镇定的从腰间抽出宫牌,“奴婢是雍和宫的宫女,现在奉命送这位公公出宫。”

  侍卫接过她手中的宫牌,特意抬高灯笼,仔细对着池湘君的脸照了照。

  池湘君只觉得整个手心都是湿的,垂着双眼,生怕眼尖的侍卫看出什么倪端。洛子骞出不了宫事小,若把她也牵扯进去,那可就惨了。

  “雍和宫的?怎么这么面生呢?”

  侍卫有些疑惑,仔细核对了一下手中的宫牌,质感厚重,是上乘的黄铜打造,不像是假的。

  “奴婢是新来的,今天刚从如意殿调过来。”

  池湘君刻意强调了如意殿,如贵妃一事闹得满城皆知,现在被满门抄斩,宫中所有的宫女丫鬟全部被分派到其他不受宠的妃子那里去了,只有一个宫女,不仅没下调,反而直接被安排到了雍和宫里。

  这件事情,不光后宫人尽皆知,就连他们这些小侍卫也多多少少有所耳闻。

  闻言,侍卫看向池湘君的眼神里立马多了些钦佩之色,把宫牌还给池湘君:“走吧!”

  池湘君松了口气,急忙回头扯了洛子骞一把,示意他跟紧自己的脚步。

  眼看着就快要出了宫门,池湘君以为自己总算能摆脱现在被动的局面的时候,后头传来一个她恨不得当做自己是聋子的声音。

  “宋婉婷?”

  池湘君身子一僵,半响才转回身去:“奴婢见过皇上。”

  怎么那么巧,萧揽诀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宫门口做什么?

  萧揽诀抬了下手,目光定格在她身后公公打扮的洛子骞身上:“这是谁?什么时候朕的雍和宫来的新的公公,朕倒是不知晓了?”

  他上前几步,正好站在洛子骞面前,声音严厉:“抬起头来。”

  洛子骞垂在两侧的手紧攥成拳,正要将头抬起,衣角却被池湘君一扯,眼睁睁的看着池湘君跪下身去:“请皇上恕罪。”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