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揽诀冷笑了一声,低头看着跪在自己脚边的池湘君。

  他一直知道池湘君是个胆子大的人,只是没想到她胆子这么大,竟然敢私自把不知名的人带进宫来,还借用雍和宫的名义给带出去,真当这皇宫是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吗?

  “来人,把这个太监给朕抓起来,朕倒要看看,他究竟是什么人!”

  萧揽诀一声令下,几个守城门的侍卫才发现不对劲,急忙上前去拉洛子骞,洛子骞反手轻轻松松摆脱了这几个侍卫的控制,抬眸怒视着萧揽诀。

  洛子骞的一双眼原本就生的好看,含着怒气愈发显得波光粼粼,实在无法和狠辣之人扯上关系。

  萧揽诀对上这双眼眸,忽而间怔了怔,抬手道:“你们先退下。”

  侍卫两两相望,摸不准皇上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也不敢违抗圣旨,只得退回到远处。

  “你叫什么名字?”

  “与你何干?”洛子骞反问了一句,扫了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池湘君一眼,“这件事和婉婷一点关系都没有,要杀要剐冲我来,你不必为难她。”

  池湘君在心底默然叹了口气,萧揽诀的脾气她还是了解一二的,洛子骞这么一说,他就更不会放过自己了。

  果不其然,萧揽诀嗤笑了一声:“你是在和朕讨价还价?”

  “这是一个公平合理的交易。”洛子骞冲着那几个侍卫努努嘴,“否则以他们的武功,我想要逃出去简直易如反掌。”

  “好了,你别说了!”池湘君实在是忍不住,瞪了洛子骞一眼,又转头对着萧揽诀道,“皇上,奴婢不敢欺瞒皇上,此人乃是奴婢的表哥,此次是来探望奴婢的。”

  “表哥?”萧揽诀淡淡的扫过洛子骞的脸,“据朕所知,你是个孤儿,从哪里来的表哥?”

  池湘君当即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情急之下,池湘君重重磕了个响头:“皇上,您曾经答应过奴婢,给奴婢一个愿望,奴婢现在希望,您可以放过他。”

  “你的愿望是当御前侍女,朕早已帮你达成了。”萧揽诀板着脸道。

  “奴婢可以回辛者库,也愿意接受任何惩罚,只求皇上放过他。”

  萧揽诀看着她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目光在两人脸上来回流连,像是想明白了什么,长袖一拂将池湘君托了起来:“朕知道了,看在你帮了朕的份上,这一次,朕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不过朕不希望再有下一次。”

  池湘君没想到他会这么容易妥协,愣了愣才福身谢过,伸手推了洛子骞一把:“皇上都恩准了,你还不快走!”

  “婉婷……”

  “走啊!”

  洛子骞看着脸色阴沉不定的萧揽诀,知道此刻自己在这里会更激起萧揽诀的怒火,只得咬咬牙先行离开了。

  走的时候他还不忘放了句话:“你记得我说过的话,我随时愿意带你离开。”

  池湘君敷衍的点点头:“谢皇上恩典!”

  “嗯。”萧揽诀出乎意外的应了她,“他是你的情郎?”

  “啊?”

  “朕记得你说过,年满之后就出宫,就是为了这个人吗?”萧揽诀的思维跳跃太大,池湘君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

  萧揽诀看池湘君不说话,以为她是默认了,心里顿时堵得慌,说话语气也生硬起来:“你身为御前侍女,待你年满出宫,朕自当为你许一门好亲事,现在你自己有了心仪之人,朕可以答应你,待你出宫之日,朕会下旨给你赐婚。”

  池湘君被他说的稀里糊涂,怎么也想不通事情会绕到赐婚上面去,只得顺着话往下说:“谢皇上。”

  这一句话就相当于承认了洛子骞是她情郎的事情,萧揽诀闷闷的应了一声,扭身就回去了,把原本来视察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池湘君看萧揽诀没有惩罚自己的打算,这才全身卸了力,努力支撑住自己不断发抖的小腿回了雍和宫。

  无论怎么样,洛子骞这个大麻烦终于解除了,她总算不用天天胆战心惊生怕那家伙又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池湘君拖着满身的疲惫回了雍和宫,没等歇口气,就看见王公公颠簸着跑过来:“哟,婉婷啊,你怎么还在屋里待着?”

  池湘君茫然的看着王公公:“啊?”

  “啊什么啊,现在都要晚膳时间了,你还不赶紧去皇上那儿伺候着!”王公公恨铁不成钢的敲了敲她的脑袋,“也不知道你这模样,皇上是怎么想到让你当御前侍女的!”

  池湘君揉了揉被敲得生疼的脑袋,颇为委屈的开口:“王公公,我刚来雍和宫,哪里知道这御前的规矩啊,还劳烦公公多多提点提点了。”

  她这话说的王公公很爱听,当下面色和缓了几分:“皇上现在在御书房呢,你等下把膳食端去,记得,要看着皇上吃下去。”

  池湘君“喏”了一声,去御膳房领丫鬟端了膳食,推开御书房的门,才发现气氛有些不对。

  如果说刚才在宫门口,萧揽诀的脸色是阴沉的话,那现在已经可以称得上是风雨欲来了。萧揽诀死死拽着手中的奏折,忽而间抬手,将奏折重重的摔在面前户部尚书柯里正的脸上!

  柯里正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皇上息怒啊!”

  “息怒?”萧揽诀冷冷的盯着柯里正,“你告诉朕,你身为户部尚书,现在国库空虚,朕要怎么想?”

  柯里正咽了咽口水:“皇上,这几年不断发生水患,灾情严重,臣按照皇上的吩咐拨了款去赈灾,没想到当地官员屡次将赈灾银两收为己用,所以才会导致国库空虚啊!”

  萧揽诀冷哼了一声,坐回到龙椅上。

  柯里正额头上渗出汗,顺着脸颊流淌下来,面对这个掌握着生杀大权的帝王,他的身子不住的发抖:“还请皇上明察,还臣一个清白啊!”

  两人的对话,一字不落的传入了立在门口的池湘君耳中。

  国库是国之根本,如今国库空虚,而萧揽诀却全然不知,也难怪他如此动怒。

  “皇上,晚膳来了。”

  池湘君的到来打破了这份压抑的气氛,她款款走到萧揽诀面前,转身去端晚膳:“皇上就算再生气,也要顾着自己的身子。”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