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间,饭菜已经全部整整齐齐全部摆在了桌上。

  萧揽诀一言不发的看着池湘君的动作,直到她停下手才道:“你没有看见朕正在议事吗?谁准你进来的!”

  “回皇上,已经是晚膳的点了,奴婢听闻皇上中午就没有进食,这才斗胆让御膳房做了几样清粥小菜送了过来。”池湘君不卑不亢的回答,“奴婢是负责伺候皇上的,只知道要好好照顾皇上。”

  “伶牙俐齿!”

  萧揽诀的口气放缓了些,这才正视了端过来的晚膳,发现果真和平日不同,都是些清淡的。

  “这膳食看上去就寡淡无味,朕吃不下,让她们撤了吧。”

  萧揽诀伸手去拿奏折,池湘君眼明手快的端起一碗粥,正好挡住了萧揽诀的手:“皇上尝尝这个吧,这是奴婢亲手做的,倘若皇上连这个都吃不下,奴婢就命她们将膳食全部撤下去。”

  她的声音温温柔柔的,令人生不起一丝厌恶的情绪,萧揽诀接过碗,连看都没看一眼,扬脖就一口喝下去!

  清凉的感觉在口中蔓延开来,应该是薄荷,却没有薄荷的腥气,反而有一股淡淡的花香,入口之处清甜无比。

  “这是什么粥?”

  “薄荷莲叶粥。”

  萧揽诀没听过这种粥,不过味道确实不错,一会儿工夫便见了底,唇齿间还留着淡淡的清香。

  “皇上两顿没有进食了,奴婢再去给您盛一碗。”见他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池湘君满意的接过金碗。

  萧揽诀没说话,默许了她的建议。

  正在收拾碗筷,王公公走上来禀告,“启禀皇上,七王爷求见。”

  七王爷萧云鹤?

  仅仅是一个称呼,就让池湘君率先乱了阵脚。

  “噼里啪啦”的一阵响动,托盘上的碗碟尽数撒在了地上,碗中的残粥溅出来,不偏不倚粘到了龙袍的边角。

  “皇上恕罪!”池湘君赶紧跪倒在地上,脑海里浮现的却是那血腥的一幕,以及萧云鹤冰冷无情的眸子。

  “哎呀,我说你怎么伺候的,这么不小心?什么时候犯错不行,非要在七王爷觐见的时候闹出这么一茬?”

  王公公责怪的挥着浮尘小跑过来,从怀里抽出帕子,往萧揽诀的龙跑上擦去。

  萧揽诀抬手制止,“先宣七王觐见。你也起来吧,等会儿七王离开再收拾。”

  “是。”

  池湘君站起身子,没有皇上的命令,她也不能离开,只好垂着头,乖乖的站在萧揽诀的身旁。

  垂在身侧的双手却紧紧握拳,等待着那人出现。

  只听王公公站在宫门口高喝一声:“宣,七王觐见!”

  很快,萧云鹤呢熟悉的身影就出现在池湘君的视线里。

  藏青色的宽大官服掩饰不住他高大挺拔的身材,英气逼人的眉宇间写满了春风得意。一如前世的池湘君第一次见他那般,浑身散发着男性英挺的气息。

  然而现在,看着那个午夜梦回如同恶魔一般的男人,就出现在她的面前时,池湘君气息不稳,浑身都在颤抖着,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将他碎尸万段!

  “臣弟萧云鹤,见过皇上!”

  浑厚嘹亮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硬生生将池湘君从恨意中拉回一缕思绪,提醒着她,自己现在的处境。

  “臣弟免礼。这次觐见,所谓何事?”

  萧云鹤起身,不紧不慢的奏禀:“上次皇上安排臣招兵买马一事,如今已经全部安排到位。去年南疆一役,我军共损失20万精良。截至目前,已全部整补到位。臣,特来奏报。”

  “半年时间,整补20万……”

  萧揽诀似自言自语,又似在怀疑着什么,右手轻点着龙椅,沉思良久,开口道,“这事朕现在已经知道了,还有什么要奏的吗?”

  萧云鹤被皇上问的一愣,他这么说,已经很明显是在暗示皇上,该拨军饷了。往常不用自己说,皇上就会主动提出来,但是今天皇上怎么了?

  疑惑的抬头,首先对上的不是皇上那双如同鹰隼般的眸子,而是他旁边那道充满了恨意的目光。

  而目光的来源,则是一个长相秀美的宫女。

  萧云鹤怔了怔,顺着柯里正的脸看见了被摔落在地上的奏折,上面赫然的四个“国库空虚”的大字展现在眼前。

  萧云鹤立刻明白过来为何皇上这一次不提军饷之事,这国库都空闲了,哪里还有钱来喂养将士?

  萧揽诀显然也注意到他的目光所在:“云鹤来的正好,朕正有事要找你商议。柯里正说现在国库空虚,不少官员打着赈灾的旗号贪污官银,你有什么看法?”

  这摆明了是试探,萧云鹤沉了沉心,稳稳开口:“依臣弟看,此事最先要整肃的,就是各地官员,然后再是负责国库之人。”

  “七王爷,你可不能冤枉老臣啊!”柯里正颤抖着手,一脸苦仇深恨的样子,“皇上,臣对皇上忠心耿耿,绝不会中饱私囊!”

  “柯大人此话差矣,本王并非是指你中饱私囊,只是你身为户部尚书,国库空虚之事你也免不了责任。”萧云鹤反驳道,“皇上,不如让柯大人全权负责此事,调派至地方整肃官员风气,一来可以戴罪立功,二来也免除了日后再生此事。”

  萧揽诀点点头:“云鹤的这个建议不错,柯里正,你觉得呢?”

  柯里正年纪一大把了,好不容易混到了户部尚书这个位置,还拖家带口的,自然不愿意远离家乡,可偏这件事触到了皇上的逆鳞,加上萧云鹤从旁“怂恿”,他支吾了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来,心里却是一片酸楚。

  池湘君在一旁听个分明。

  这话要搁着不懂朝政的人,似乎萧云鹤是在帮柯里正,可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却没那么简单。这赈灾和整肃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结束的,这么一去,怕是就回不了京城了。

  说句难听点的,保不准这把老骨头就死在了外面。

  池湘君隐约记得,户部尚书柯里正虽然有点老糊涂,但确实是忠心耿耿之人,萧云鹤上一世就是用离间之计把皇上身边的人一个个调离了,最后才能一举将萧揽诀拉下皇位。

  这一次,她绝不会让历史重演!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