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柯大人似乎有些不对劲。”池湘君冲着柯里正眨巴了几下眼睛,“他一直在抖,看上去像是发了病似得。”

  话音刚落,柯里正忽而倒在地上,头上布满了汗珠,人已经半昏厥了。

  萧揽诀皱了皱眉:“王德海,去看看他怎么了!”

  王公公急忙走上去瞧了一眼:“回皇上,柯大人已经晕过去了,要不要传太医?”

  “传吧,派人将他送回去。”

  侍卫进屋将柯里正抬了出去,池湘君原本提起的心放了下来。

  没有想到柯里正一把年纪了,演技倒还是不错。

  萧揽诀状似无意的瞥了池湘君一眼,进而对着萧云鹤道:“既然柯里正身体有恙,整肃官员之事就稍后再议吧,至于灾情,倒是当务之急。”

  他顿了顿:“云鹤,此事就交于你去办吧。”

  萧云鹤没想到事情会落在自己头上,一时有些吃惊:“皇上,臣弟还要负责军中要事,只怕是分身乏术啊!”

  “无妨,朕会派几个人同你一起去,此事朕已决定,不必再议。”萧揽诀不容置喙的拒绝了萧云鹤的提议,“如果没什么事,爱卿就先退下吧。”

  “是。”萧云鹤低声应道,躬身退下。

  目送着那个身影消失在自己的面前,池湘君只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手刃仇人,看着他多活一天,自己心里的恨就会多膨胀一点。

  尽管池湘君站在萧揽诀的身后,但他仍旧能够清楚感觉到,从她身上撒发出来的不善气息,仿佛跟萧云鹤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你们认识?”

  他蓦然回头,轻而易举就捕捉到池湘君眼中还未收起的恨意,心下疑惑不解。

  “啊?”池湘君刚从仇恨中收回思绪,迅速敛了眸中神色,低头回答,“奴婢身份卑微,怎么可能会认识高不可攀的七王爷?皇上您的龙袍脏了,还是回雍和宫换一件新的吧。”

  说话间,她已经整理好吃食打算离开,手腕却被萧揽诀紧紧抓住。

  他的眼睛仿佛能透过她的脸看到心中:“宋婉婷,是不是朕太放任你了,让你竟敢在朕的面前撒谎?”

  “奴婢所言,句句属实。”池湘君忍着手腕上传来的疼痛,“还请皇上放手。”

  萧揽诀看的见她脸上隐忍的痛楚,抓着她的手稍稍松了松:“你抬头看着朕。”

  池湘君没有动弹。

  “朕让你抬头!”

  右手掐住她的下颚,萧揽诀强迫她抬头看向自己,池湘君的眼里闪过慌乱,还有没有来得及掩饰的恨意。

  那是刻骨铭心的、恨不得将对方的血肉吞噬的恨意。

  萧揽诀看着她冷漠的眼眸,遍体生寒。

  他蓦然想起十岁那年在火海里无数挣扎的冤魂,他们都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那不是对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的恐惧,而是七十三口冤死的恨。

  十三年了,他已经十三年没有再见过这样的眼神,可他却没有无时无刻忘却过,他以为自己毕生都不会再看到这样的眼神,可现在,这眼神却出现在一个小丫鬟的眼里。

  “你心里有恨?”

  萧揽诀不自觉的加大了力道,池湘君痛的倒抽一口冷气,却咬紧牙关,不让自己表现出一丝怯弱,抬眼,勇敢的对上他的眸子。

  紧紧的盯住她的眼睛,想要看透些什么,然而最终的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

  那双干净明亮的眼眸仿佛一汪清泉,波光粼粼,若不是刚才从这里真真切切看到了恨意,恐怕他就要忍不住怀疑自己的眼神了。

  “奴婢没有。”

  “你……”

  萧揽诀闭了闭眼,缓缓放下手:“既然你不愿意说,朕也不需要一个怀有异心的人在身边伺候,从今儿个起,你就回辛者库吧。”

  池湘君怔了怔,却没有为自己辩驳,低眉敛目的应了一声:“喏。”进而退出了御书房。

  王公公很快便跟着出来了,他用同情的眼光看着池湘君,池湘君挤出一个难看的笑意:“王公公,我终于明白你说的伴君如伴虎了。”

  “你啊,还是太年轻。罢了,待寻着机会,杂家会帮你美言几句的。”王公公安慰道,他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清楚此刻皇上定然是在怒意下,“你先回辛者库罢,东西我会派人收拾好送过去。”

  “谢公公。”

  池湘君嚅动了半天嘴唇,终归是说出这三个字来,又看了眼“御书房”三个烫金的大字,这才转身离去。

  站在辛者库门口,池湘君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会回来,踌躇了一下才走进去。

  “婉婷?”香梅先看到了池湘君,急忙擦了擦手上的水渍跑过来,“你怎么这会儿过来了,是有什么事么?”

  池湘君看到香梅,心里一阵暖意:“我又回辛者库了。”

  “什么?”香梅吃了一惊,“你不是在皇上身边伺候么,怎么好端端的要回来?”

  “还能为什么,野鸭终究是野鸭,是变不了凤凰的!”没等池湘君回答,问兰便尖声尖气的插了进来,得意洋洋的看着池湘君,“我就说嘛,皇上是九五之尊,怎么会看上你这么个破鞋!”

  香梅气得浑身发抖:“问兰,你胡说什么!”

  “我哪有胡说,姐妹们,我说的没错吧?你们看看,她确实是被贬回来了嘛!”问兰不服气的呛声,“她还没说话,香梅你说什么啊,有本事让她自己说啊!”

  “你!”

  “好了好了,香梅我没事,你们也别吵了,若是给姑姑听见,肯定又要责罚咱们。”池湘君拉住香梅,“我有好多话要对你说,咱们进屋。”

  香梅瞪了问兰一眼,不情不愿的点头,跟着池湘君进了房间,把门关上才急急问道:“婉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面露惊恐,“你该不会是得罪了皇上吧?”

  “大概是得罪了。”池湘君苦笑,“这样也好,咱们姐妹以后就可以相依为命了。其实说实在的,伴君如伴虎,我在皇上身边整天都提心吊胆,还不如在辛者库里快活。”

  如果不是因为要复仇,她又何必接近皇上?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