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木尽量回忆着他所拿到的有关秦雪的资料,带着些许伤感的表情说着,时不时的还要叹口气,简直特么一个痴情浪子!

  “其实,你上大学后一切的一切我都知道,虽然我不是你们学校的,但我一直在你身边,我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但这样做的目的完全是我对你有一颗……”

  “够啦!”秦雪脸蛋绯红,从来没有一个男生向她说出这样的话,虽然上大学的时候追她的大把,但秦雪都没有给他们机会,可今天苏木的这番算是真情的表白一下子勾起了她那颗少女的芳心。

  良久,气氛安静了下来,苏木和秦雪都不语。

  “你知道我的背景?”看到这尴尬的气氛,秦雪抬起头小声的问道。

  “你爸是省长!”苏木很干脆的回答。

  秦雪一愣,本来自己的身份在上大学的时候就隐藏的很好,他怎么会知道?咳,他真是为我用心良苦啊!“你该不会看中我的身份才暗恋我的吧?”

  苏木没有说话,站了起来,缓缓的向秦雪走去。

  “你……你要干什么?”

  “嘘,别动!”苏木走到秦雪身边,用手轻轻的抬起她的脸蛋,“闭上眼睛,不管是省长的女儿,不管是贫穷的灰姑娘,只要是你,我都敢爱!”

  秦雪身体一颤,脸色绯红,眼里泛着泪光。

  “闭上眼睛,你是我的小雪!”

  秦雪缓缓的闭上眼睛,好像苏木的话带有魔力一样,不得不遵从。

  苍老师,我来了哟!心里那叫一个美啊!

  顾不得自鸣得意,苏木也闭上眼睛,嘴巴缓缓的靠近……

  “铃……”手机来电的声音。

  “尼玛!”正在用情投入的苏木一下子被吓了一跳,嘴巴忍不住骂了出来。

  同时,秦雪也被惊的一哆嗦。

  反应过来后,秦雪忙掏出手机接通……

  挂断电话后,秦雪站了起来,带着笑容,明显很高兴的样子。“刚刚王书记打的电话,说那树苗地的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那两亩地是归村委会所有,李成林为了得赔偿款所以才新插上的!”

  “哈哈,恭喜啊,秦村长!”苏木回归常态,笑呵呵的说道。

  “谢谢你了苏木!”

  “哪里,这是我应该做的,谁叫我对你……”

  “嗯,这么好的消息一定要让子涵知道,我马上去告诉她!”说完,秦雪兴高采烈的跑了出去。

  我擦,这就完啦?尼玛该死的王书记,早不打晚也不打,非得关键时刻来电话,你奶奶那个熊!特么的抽空还让你婆娘给别人睡了!

  苏木抱怨了半天后,没好气的也跟了出去。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当秦雪转身跑出去的时候,她多想回头再看一眼苏木,可惜固有的女性矜持克制住了她……

  夏子涵听说树苗的事情已经解决,兴奋的是又唱又跳,全然忘记了秦雪和苏木之间的事情。

  ……

  王书记因为李成林“睡了”他婆娘的事情,那天晚上已经将李成林打的狗血喷头了,加上一旁的婆娘也无从解释事情的经过,一向怕婆娘的王书记也是“啪啪”的给了她两大嘴巴,算是当回了真男人。

  最后,王书记骂了句老死不再和李成林往来的话后就拿着棍子将他赶了出去。只能这样办了,毕竟家丑不能外扬,更何况是在农村。

  自己的苦自己受吧,哪怕让别人“睡了”婆娘!这样的结果也就有了第二天王书记打电话给秦雪说明树苗地的事情。

  后悔啊,后悔能咋办?后悔能将婆娘的身子洗净嘛?……咳,认命吧!

  ……

  解决了秦雪和夏子涵的烦心事,苏木也清闲了起来,每天都坐在他那个卫生所里面,时不时的出来锻炼下身体,当然,也没少和夏子涵这个古灵精怪小女孩调侃,这倒成了他无聊生活中的一种调和剂。

  他也经常和秦雪碰面,秦雪这丫头自从那天在会议室的事情后,居然每次见到他都有点脸红。苏木倒是自然,一直笑嘻嘻的跟她打着招呼。

  苏木是个情商很高的男人,秦雪的变化,当然让他明白,或许这个小丫头真的动心了!每每想到此,他都会感叹“苍老师啊,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啪啪啪”呢?”……

  卫生所的工作倒是清闲,一连半个月都没有一个病人来检查。看来,这山清水秀的天池村很适合人们的居住。

  这两天,秦雪和夏子涵忙着去镇里讲解天池湖的规划方案。所以苏木白天甚是无聊,在心里暗暗叫苦,这还不如每天给病人看病舒服呢!无所事事的他只好拿着手机将一部部新下的手机游戏打通关。

  “医生、医生……”正在通关的节骨眼上,突然卫生所外面传来了呼喊声。

  “我擦,难道是病人来了?”自言自语了一句后忙放下手机赶了出去。

  一出门,就看见一名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抱着一位老人气喘嘘嘘的边跑边喊。

  “快进卫生所!”苏木一看,感觉还有点严重,边说边上去帮忙将老人放到卫生所的检查床上。

  来的年轻力壮的小伙叫李大牛,生病的老人是他娘。李大娘今天早上还好好的,可不知怎么,下午就突然晕倒了,李大牛很着急,赶忙抱着她来到了卫生所。

  卫生所内,苏木一边给李大娘把脉一边听李大牛叙说着经过。

  根据脉象,又翻了翻李大娘的的眼睛,冠心病,一种不大不小的病,这是苏木得出来的结论。

  “将我卧室里的包拿过来!”苏木皱了皱眉眉头,忙向李大牛吩咐道。

  “哦!”李大牛愣了一下,忙进屋拿出包。

  苏木打开包,从里面取出银针,丹田的那股气力一提,双手飞快的在李大娘心脏部位和头部扎下一颗颗银针。

  他所使用的这这套针法叫做“幻心神针”,顾名思义,这种针法针对心脏病、冠心病、心肌梗等心脏类疾病有着显著的疗效。

  在现代社会中,“幻心神针”并没有失传,但是,一般人施用此针法只能发挥它的表面作用,也就是说只能对于一些心脏类初期的疾病起到遏制作用,虽然一年半载内不会复发,但并不能做到针到病除。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