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最终剩下我一个人。

  陆明轩被我骂走,他那个人其实很要面子,如果不是为了陆家庞大的资产,不会几次三番的找我。

  所以,总结起来,有钱能使鬼推磨。

  “想什么这么入神?”陆北出声。

  我抬眸,他不知何时坐在了床边。

  “想我的奶茶。”

  陆北没拆穿我,把奶茶塞到我手里,“你喜欢,回头给你开一店。”

  “知道我失业,提前给我准备好项目。”我半打趣的开口。

  陆北唇角微微扬起,手落在我的肩上,“不准备跟我说说在安氏发生了什么?”

  我垂眸,咬着吸管不说话,安家的事,是我自己的事,我没准备让他知道,我们之间只是合作关系,若是他掌握了我的一切,与我而言,处境会更危险。

  陆北良有几分无奈的开口,“小沫,男人是用来依靠的。”

  我看着他,忽然想起那句,男人靠得住,猪都会上树……

  噗。

  我嬉笑着换了话题。

  陆北还算识趣,在我直白的拒绝之后,没再提安家的事。

  两天后我出院,陆北让我在家休息,我和安成路闹翻,安氏回不去,也需要时间规划一下未来,理清我和安家的关系。

  没等我开始动手查安家的事,安家先动了手。

  安成路和安夫人一起召开了记者招待会,跟众人哭诉,说我是他们在孤儿院收养的孩子,我到了安家之后,不但不知道感恩,反倒骄横跋扈,对妹妹动辄打骂,他们觉得我可怜百般忍让,而我不但没有丝毫的改观反倒是变本加厉,厚颜无耻的抢了安叶的男朋友,还把她欺负到流产……

  他们实在是忍无可忍,才决定忍痛跟我断绝关系。

  跟着有人把我和陆北、陆明轩的关系掀起来。

  网上骂声一片,说我是白眼狼,狐狸精,什么都有,总结起来一句话,我死了,这个世界会干净很多。

  我冷笑着看完报道和评论。

  手机铃声刺耳的响起,一个一个陌生号码不断的涌入,我索性关了手机。

  起身进了厨房。

  烦躁的时候,我喜欢做菜,安静的摆弄着各种食材,很美好,能把心里的痛和无助碾碎。

  陆北急匆匆的冲回来的时候,我刚准备好一桌子菜。

  陆北唇角动了动,上前。

  “鼻子够长的。”我打趣的开口。

  陆北忽然伸手把我抱在怀里,我微愣。

  “我老婆手艺就是好。”

  我低低的笑出声,“对,手艺很好。”

  我们都没提今天的事,一起吃了午饭。

  陆北吃饱之后,把我推到沙发上,自己去整理了厨房,之后回到我身边,把我抱起来放在他腿上,眸光微眯。

  “干嘛?”我警惕的看着他。

  “老婆,饱暖思淫欲。”陆北扣着我头吻了上来……

  我累到意识混沌,隐约听见陆北在我耳边说,小沫,你有时候坚强的让人心疼。

  再醒来的时候,床头摆着一个新手机,下面有张A4纸,我伸手拿起来。

  老婆,我的号码快捷键是1。

  有什么东西慢慢的落在我心里,很轻,轻到我并未察觉。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