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北一夜未归。

  我纠结了许久还是没打电话问,我们只是合作夫妻,管东管西,像是真夫妻。

  我不想营造那种我有个家的错觉……

  家,我其实从来没有过。

  早饭后,我抱着电脑坐在沙发上,翻网页。

  昨天安氏夫妇哭诉的新闻仍旧在,不过同时多了许多我和安叶小时候的照片对比,我清瘦穿着过时的衣服,而安叶衣着华丽精致可人。

  这是?

  安叶的情史也被掀了出来。

  每一次都是以她劈腿告终,后面还有她跟陆明轩献殷勤的照片……

  我索然无味的翻着安叶的糜烂照片,正准备关掉,跳出来一个新闻,写我和陆明轩分手的。

  我们分手的原因,是安叶给陆明轩下了药,安叶接着怀孕,逼我分手,最后买通记者用流产陷害我,而后,她的孩子被检验证明不是陆明轩的,就连我和陆北在一起,也是被安叶设计的。

  豪门恩怨,说的跟真的似得。

  谩骂的风向变了。

  安氏夫妇成了世上最恶毒养父母。

  安叶成了宇宙最强劈腿小三。

  陆明轩则被很多人同情,因为一个贱人失去了爱情。

  我呢?说什么的都有,大多是劝我理智一点跟陆北离婚,重投陆明轩怀抱。

  呵呵……

  陆明轩需要给自己洗白,安成路的胡诌,给了他机会。

  不是陆北……

  我身体后仰,微微凝眸,接着自嘲的笑笑,怎么会对陆北生出些许的期待,我们只是合作关系,仅此而已。

  反复提醒了自己几次,心口那点莫名的酸涩,消失。

  安成路为什么会忽然宣布跟我断绝关系?

  因为安叶流产,所以恼羞成怒?

  我眉慢慢的蹙在一起,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真的是被领养的吗?

  安成路最精于算计,安叶已经跟陆明轩闹翻,而我,不管怎么样都和陆北结了婚,他就算不顾及我也要顾及陆家……

  我拧眉。

  想了许久也没想到关键点,干脆不想,做了午饭。

  陆北没回来。

  一直到晚上陆北也没回来。

  陆北已经一天一夜不见人,即使是合作关系,我是不是也应该给他打个电话?

  攥着手机,我忽然想起一个人,安家的老佣人薛姨,我小的时候安成路夫妻很不待见我,我是薛姨带大的,后来,薛姨不知道怎么得罪安成路,被赶出安家。

  我记得她是住在城郊。

  城郊。

  我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过。

  郊区不像城市里那么灯火通明,很多人家这个点已经睡了。

  我只记得薛姨家是在这边,具体地址早忘了,但我又不甘心好容易有了点线索这么放下……

  我选了最近亮着灯的人家,敲门。

  敲了好一会,院子里只有狗激烈的叫声,我无奈的吐了一口气,出师不利,也只能算了,明天白天再来,我转身往回走,没走几步,听见不远处有细碎的脚步声。

  我紧张的汗毛的竖起来,听说郊区有很多野狗……

  脚步声越来越重,我回过神来,撒腿就往车的方向跑,好容易冲到车子前面刚要开车门,手腕猛地被人一把拽住!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