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尖叫出声,一巴掌打过去。

  “小沫。”

  手被握住,我惊魂未定的看着陆北,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轻颤,“你,你怎么在这?”

  “我刚到家看见你开车出门,就跟过来了。”陆北指了指停在我车子不远处的车,“来这做什么?”

  我轻轻的抿唇,薛姨的事,我仍旧不想告诉陆北,“那个,先回家吧。”

  陆北看了我一眼,直接开车门上了我的车。

  我察觉到他的不快,他几次三番强调我可以依靠他,我仍旧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换成谁都会郁闷。

  “上车。”陆北落下车窗催促道。

  “哦。”我回过神绕过去坐在副驾上,一路上,我都在纠结,如果陆北追问我该怎么回应,好在陆北没再问。

  水岸春天,陆北家。

  我跟在他身后进门。

  “你,吃饭了吗?”我半天挤出一句话。

  “没吃。”陆北开口,怨念满满。

  “我去做。”我急忙开口,转身就往厨房走,手腕却被陆北一把抓住,我回头看向他,“怎么了?”

  “跟我做。”陆北欺身而上,没等我反应过来,唇被封住。

  陆北牟足了劲折腾,等他歇战,我的大脑只剩下一片混沌。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

  阳光大好。

  我腿酸的厉害,身边的位置是空的,莫名的心里像是空了一块,说不出的滋味,我不喜欢自己在心底滋长出来的些许依赖,想狠狠地用力把他碾碎,我不能……

  “醒了过来吃饭。”陆北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我怔怔的看着他。

  “怎么,还是想吃我?”

  我握拳轻咳了两声,压下心底的思绪,扯过睡衣套在身上,简单洗漱之后去了餐厅。

  白粥小菜煮鸡蛋,挺健康。

  我吃了三碗粥。

  陆北等我吃完,拿起一个档案袋送到我面前,“嗯,你想要的都在里面。”

  我一脸懵,打开档案袋,猛地惊住,手上的动作根本停不下来,一页一页的翻下去,看到最后,我连呼吸都拉扯的心疼……

  陆北手落在我的手上。

  我本能的看着他,半晌找回自己的声音,“我,我静一静。”

  我踉跄起身,陆北一把将我抱住,“小沫,你有我。”

  我在陆北身体颤栗。

  我不是安成路夫妇领养的孤儿。

  安氏不是安成路的,是我外公的,我的生父是谁陆北没查到,只知道我母亲未婚先孕,安成路娶了我母亲,却在我母亲生我大出血的时候见死不救,母亲死后,外公被安成路欺骗去国外养老,到后来外公病逝在国外……

  他理所当然的接受安家一切!

  我单手用力的扣住左边胸口,安成路安心的花着我外公的钱,纵容妻女欺负我!

  怒,强烈的愤怒像是被人狠狠地斩断蜂窝,从我心口炸开,蛰的我全身疼。

  这个世界对我充满了恶意,我一出生就活在恶毒里,没有一丝一毫温暖,时至今日,身边仍旧没有一个愿意真心对我的人,可怜到可悲。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