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昏昏沉沉在陆北怀里睡着,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梦里面我一个人站在冰天雪地的郊外,一望无际,寒冷侵蚀了我的全部神经,我想乞求一丝温暖,却发现自己的双脚已经被冻在原地,动弹不得。

  “冷……”

  “小沫。”

  耳边是谁焦急的声音,我听不清,本能的伸手,握住一个结实的手,“明轩……”

  陆明轩是我记忆中唯一的温暖,我忘了他对我做过的一切,只记得他的怀抱很暖。

  我被抱住,很暖,我努力蜷缩身体,想从怀抱中汲取温暖。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周围是刺眼的白,空气中还有淡淡的消毒水味道,我蹙眉,眸光垂下,床头趴着一个男人。

  陆北。

  我微愣,记忆断断续续的跳进脑子里,我那时候唤了陆明轩……

  “醒了。”陆北醒过来,眸光落在我脸上。

  我有些别扭的轻咳了两声,“嗯。”

  “你昨晚高烧40度,才退烧没多久,医生说,观察一天,晚上没事就可以回去了。”

  “谢谢。”我低低的出声。

  陆北看了我一眼,那模样像是憋了一口气怎么都喘不出来。

  我以为他要发飙,他却刷的起身出了门……

  我愣神的功夫,房门被推开,陆明轩大步走了进来,“小沫,你怎么样?”

  我看着陆明轩一时有些恍惚,他还是他,我还是我,只是我们不再是我们。

  “没事。”

  “小沫,安家的事我都查清楚了,你需要的证据我手里都有,我帮你拿回属于你的一切。”陆明轩上前一把抓住我的手,郑重说道。

  我本能的抽出自己的手,房门被推开,陆北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两份早餐。

  “我的侄子对自己的婶婶真是关心。”

  “小叔叔,我和小沫的事你都知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陆氏的一切我都放弃,所有的股份现在就转给你,求你把小沫还给我。”陆明轩转身迎上陆北的目光,话说的诚恳极了。

  “在你眼里,我陆北已经落魄到要靠卖老婆活着了。”陆北唇角勾起一个冷嘲的弧度,“既然舍不得当初就别放手,你真以为破镜能重圆?”

  陆明轩被陆北挤兑的脸颊滚烫。

  “不送。”陆北下了逐客令。

  陆明轩看向我,我垂眸,不管陆明轩手里有什么,我都不可能跟他站在一起。

  错过,无论是错还是过,都是结束。

  “小沫,需要的时候,打给我。”陆明轩扔下一句话转身出门。

  “我不知道他会来……”我开口解释。

  陆北没应声,摆好桌子照顾我吃了早饭。

  早饭后。

  “我的人已经去找安成路,最迟一周安氏就会转到你名下。”陆北闷闷出声。

  我惊愕的看向他。

  陆北刷看着我,阴测测的开口,“我看起来比陆明轩动作慢。”

  我眨眨眼,本能的摇摇头。

  陆北的脸色微微舒缓了些,“我是你老公,可以靠,能不能记住?”

  我垂眸没回应,现在可以,以后呢?

  我的以后,谁知道?

  陆北这次没像之前那样算了,手扣住我的下巴,逼着我看着他,“小沫,说你记住了。”

  我刚要应声。

  房门猛地被人推开,“安小沫!”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