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下班,我如常上了自己的车,没等我发动车,身后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别动。”

  “你是谁?”我握着方向盘的手下意识收紧。

  “按我说的开车,否则,我就捅死你!”身后的声音森冷的厉害。

  一个冰冷的触感落在我的脖子上,我汗毛竖起。

  手机响起。

  脖子上的冰冷下意识的动了一下。

  “我,可以接电话吗?”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颤声问道。

  “谁的电话?”男人问道。

  我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我老公的,我们约了晚上吃饭。”

  “接,说你临时有事,安小沫,我警告你要是乱说话,我的刀子比什么都快!”男人冷声威胁道。

  “我知道。”我深吸了一口气,接通电话,“老公。”

  电话那边陆北明显顿了一下,我从来没在私下里叫过他老公。

  “怎么了?”

  “今天晚上不能跟你吃饭了,我加班,老公。”我撒娇的开口。

  “小沫?”

  “老公,我爱你。”我急急地挂断电话,以陆北的聪明,我这么反常,他一定会察觉……生死关头,我猛然发现,我竟除了他别无所靠。

  “手机关机。”身后的男人不耐的吩咐。

  我顺从的关了手机,发动车子,按照男人的要求把车子开到了郊外。

  车刚停稳,男人拉着我进了一个废旧的工厂,工厂里站着七八个流里流气的男人,中间坐着一个年轻的女人。

  安叶。

  “安叶,你想做什么?”我压着心里的恐惧问道。

  “呦,我的好姐姐,到了这么时候你还这么嚣张,真是欠打!”安叶刷的起身,大步冲到我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我本能的伸手,两只胳膊被旁边的男人扣住,结结实实的挨了安叶两下。

  “渍渍,真是这么好看的一张脸,要是画上两道印,渍渍……”安叶锋利的指尖扎在我的脸上,生疼。

  “安叶,绑架是犯法的。”我忍痛出声。

  “呵,犯法?你抢走我的家产,抢走我的男人就不犯法!”安叶回手又是两巴掌。

  我脑子嗡嗡作响。

  “安小沫,乖乖的给我写一份财产转让书,我就放了你,少受皮肉之苦。”安叶笑着说道。

  我用力的咬着牙,让自己镇定,这种情况下,我只能跟她拖时间,财产转让书在被胁迫的情况下,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

  “我写,写完你要放了我。”

  “呵,我还以为我的姐姐多有骨气,也不过是个胆小鬼。”安叶冷嘲的说道,一挥手,立刻有人拿了纸笔,我被人按在地上,写了财产转让书。

  “还算清楚,好了,人归你们玩了。”安叶拿起财产转让书,娇笑如花。

  “安叶!你!”我惊叫出声。

  身后的男人手直接落在我的腰间,用力拉扯我的衣服。

  “你以为,我不知道被胁迫写出来的东西没用吗?安小沫,你真以为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长了脑子?”安叶笑的灿烂,“渍渍,便宜你们了,我这个姐姐只跟过两个男人,下面肯定是紧的。”

  男人们哄笑着朝我走过来。

  “别过来!”我尖叫着,但,根本没有人听我的话,他们一边走一边脱衣服,几双手同时落在我身上,任由我挣扎嘶喊,衣服被扯得七零八落。

  “不要!”

  “都特么给我住手!”一声低吼声响起。

  我全身颤抖的看过去,陆北一身怒火冲了上来,不等那些男人咒骂出声,他大力推开他们,把我一把抱在怀里。

  “小沫,我来了!”

  我隔着泪光看着他,天像是亮了一样,“陆北……”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