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童目光柔和。篝火映照着对面少女俏丽的容颜,连脸上的脓疮都好看了些。

  因为她刚才说的话,还有这几天的表现,苏童对她的心防正在一点一点地崩塌。他决定再给这个少女一个机会。如果她从此改过自新,保持着现在的样子,他就认她这个姐姐。如若她再变回原来的样子,他就——把她赶出去。

  做生意不是那么容易的。苏澜详细说明了要准备的东西,全家人连夜赶制。苏童和苏嫣负责削竹签,苏大成负责砍竹子,兰氏和苏澜去河边找荷叶。油纸的价格不便宜,他们家是小本买卖,又是第一次做生意,可买不起油纸。

  把荷叶洗干净,再割成两个巴掌的大小,明天就可以装烤肉。

  本来兰氏要一个人去的,苏澜不放心她走夜路。母女两人快去快回,很快就把手里的活儿忙完了。

  兰氏又去帮苏童兄妹。苏澜负责腌制竹鼠肉。

  竹鼠的身体特征已经被清理掉了,只留下鲜嫩的肉。就算摆放在其他人面前,也没有人能够认出这是什么东西。她倒不用担心有人抢她的生意。再加上她用了独家的腌制方法,手续复杂,就算是最有经验的大厨也别想研究出来。

  忙到亥时,终于把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全家人疲惫地爬上了床。

  躺在空空的床上,身上盖着旧衣服,苏澜却睡不着。她告诉自己,明天一定会成功的。

  隔壁房间里,兰氏和苏大成也没有睡着。兰氏侧对着苏大成,看着面前这个不再俊美的容颜,她眼泪涟涟。

  “孩子他爹,咱们大丫头变了。”

  苏大成看着房顶,他在想等赚了银子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这个房子翻修一下。

  “嗯。”苏大成应道:“孩子死里逃生,想必被菩萨点化了,现在为人处事明理多了。”

  “以前我一直后悔没有拦着娘把大丫头送去做丫环,现在发现这件事情也不坏。至少大丫头学到了本事。”兰氏依偎在苏大成的怀里。“孩子他爹,虽然我们现在住在破旧的房子里,没有衣服穿,没有被子盖,连碗都是破的,但是我觉得很安心。今天大丫头有句话说得对,只要全家人在一起,再苦都是甜的。你记着,不要做冒险的事情,知道吗?”

  苏大成看着沉沉进入梦乡的女子,想着刚才计划的事情。他今天在开荒的时候遇见了一个人,那人说城里的镖局在招镖师,条件要求不高,只要是个有力气的男人就行。他还想着去试试,说不定能赚点钱回来。现在看来,还是算了。

  孩子他娘在外人面前凶悍,其实最柔弱不过。他要是远行,她怕是天天晚上都要以泪洗面。

  苏家人各忙心思无法安睡,在那破旧的房顶上,一蓝衣男子躺在那里,仰望着空中的月亮。

  “家人……我的家人在哪里?我……又是谁?”男子抿着唇,眼眸迷蒙。

  第二日天未亮,苏家人开始忙碌。一阵手忙脚乱之后,苏家众人踏上了去城里的道路。

  从安宁村出发,走上一个时辰有个大集市。平时大家就在那里买卖东西。安宁村的人也经常去那里。

  然而苏澜不想遇见安宁村的村民,打算去两个时辰之外的庆城。元府就在庆城里。

  为了遮住受损的右脸,苏澜把长发放下来。右脸被长发遮住,露出好看的左脸,倒是有另外一番风味。

  两个时辰之后,庆城东街,一个空旷的地方。

  苏大成把扛进城的木柴放下来,找个地方引燃。兰氏摊好旧衣服,把碗筷之类的放在旧衣服上。荷叶,竹桶,各种各样的用具整齐地摆好。

  虽说设备简单了些,但是处理得干净,打理得也很整洁。大多数百姓的生活都不富裕,所以也不嫌弃他们。

  只不过,他们这里的异样让众人不明所以。见过在街上卖东西吆喝的,没见过一言不合就架柴火的。

  “小嫂子,你这是在做什么?”一个提着篮子的妇人停在摊位前,好奇地问道。

  兰氏爽快地笑道:“妹子,你要是想知道,就在这里等着。见你面善,又是第一个问的,免费送你一块吃。”

  “敢情是吃的?也是,你们烧着火,又闻到了肉香味,肯定就是吃的啦!那我就不客气了。”那妇人一听不走了。

  谁不想占便宜?有便宜不占,那不傻吗?再说大家的生活都不好,几个月不闻肉味都是常事。

  苏澜听着兰氏和那些人交谈,笑容温和。兰氏的温柔只对子女,在外人面前就是一幅快人快语的爽快样儿。

  不过这个样子的兰氏倒是天生的商人。有她的手艺,又有兰氏的推销能力,还愁他们家的日子过不下来吗?

  第一只烤竹鼠完成。香味早就把附近的人都勾来了。现在摊位上围了密密麻麻几大圈。兰氏被一双双如狼似虎的眼睛盯着,也没了聊天的勇气,只干巴巴地笑着,让众人稍安勿躁。

  苏澜有意展示自己的能力。只见她一手拿着烤肉鼠的木棍,一手拿着菜刀。菜刀利落地飞舞着,大小和厚度一模一样的肉片在空中飞起来,不轻不重地落入对面的碗里。

  “好!”围观的百姓一阵叫好。

  虽说还没有尝过味道,但是这手艺已经称得上大师极别,他们相当于看了一场免费的表演。

  苏童和苏嫣串着肉片。兰氏将串好的肉片放进碗里,然后开始刷调料。

  苏澜在烤制的期间已经刷过调料,只不过因为要削成片,这样又要经过几道手续,所以再刷一次调料会更美味。

  “这位妹子,我刚才说过送你一片尝尝。我可是说话算数的。”兰氏用筷子夹了一块肉片递到那妇人嘴边。

  那妇人也不扭捏,张嘴就含了。肉片一入口,顿时露出满脸的幸福:“太好吃了!嫂子,这是什么肉?绝对不是猪肉,也不是羊肉,更不是我吃过的各种肉。还有这味道,让我恨不得把舌头都吞了。你们打算怎么卖的?多少钱啊?”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