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起价格,兰氏就不作声了。昨天晚上大丫头说过价钱,可是她觉得有些荒唐。这么薄薄的肉片十片串上一串就要卖一文钱?大家的生活都不宽裕,谁舍得拿出这个钱香这两口?

  苏大成和兰氏都是老实人。这个口他们开不了。几双眼睛同时看向苏澜。

  苏澜的手里还有竹鼠的残渣,那些残渣正好拿来试吃。她将残渣放到碗里,一个竹签上插上一小块递给围观的人,脸上扬起得宜的笑容:“各位大娘大婶小嫂子,东西好不好不是我们说了算的,各位尝尝就知道了。实不相瞒,肉不是普通的肉,而是我们从一个非常有本事的猎户那里买的。那位猎户大爷从深山中找来了这种野味。然后我用了独家的配方调制了味道,你们闻闻这味道,是不是特别香?不过今天是第一天做生意,价钱稍微便宜些,一文钱一串。”

  “小丫头,一文钱也不便宜呀!”第一个试吃的妇人噗嗤一笑,一双眸子扫向她。“三文钱一斤的玉米面,一文钱的也够我们家吃两天了。”

  “婶子你还是第一个吃的呢!那你说这肉好不好吃?”苏澜见妇人点头,眸光一转笑道:“那就是了。今天是第一天,一文钱是开场价,明天就要两文一串了,不过同时买两串的话就三文,可以稍微便宜一点。”

  “娘,俺要吃,俺要吃。”人群中,一个白白胖胖的小胖子朝唐澜伸出爪子。

  那妇人脸颊一红,没好气地瞪了小胖子一眼。她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倒出一文钱:“给他一串。”

  无论哪个朝代,孩子永远是最受宠的。当然在古代,受宠的孩子可以要什么有什么,不受宠的还换不了一两银子。

  苏澜最讨厌任性的小屁孩,不过今天看这胖子怎么看都觉得顺眼,所以不介意给他一个笑脸。

  苏澜要是没有毁容,称得上这十里八乡最漂亮的女娃儿。此时遮住了毁容的半边脸,露出半边精致的容颜,就连小胖子都看呆了去。苏澜将肉串递给小胖子,小胖子很快就回过神来,用胖嘟嘟的爪子抓住肉串大口地吃着。

  “好吃,好吃。”小胖子吃得快,几口就吃了。旁边的妇人见他几口就吃了一文钱,肉疼不已。

  当小胖子再来扒拉妇人怀里的荷包时,妇人连叫几声小祖宗:“儿啊,这是你奶奶给娘买米面的钱,不能花了。”

  “奶奶要是在这里的话一定会给我买的。奶奶说了不能饿着我。”小胖子瞪着妇人,不高兴地说道:“我不喜欢娘了,娘没有奶奶疼我。”

  妇人的眼里露出受伤的神色。她咬咬牙,对苏澜说道:“再来一串吧!”

  苏澜没有拒绝。她接过铜钱之后又递了一串过去。看向小胖子,对他笑眯眯地说道:“只能吃两串哦!再多吃的话嘴巴会长虫。你要是真爱吃,下次把奶奶拉来买好了。我们家明天还会来的。”

  小胖子眼眸一亮,连连点头:“好。”

  妇人本来对苏澜有些不满,现在见苏澜搞定了自己不听话的儿子,看向她的眼神就柔和多了:“多谢。”

  有了小胖子这个插曲,其他人再闻着空气中香喷喷的味道,肚子里的馋虫开始叫嚣了。

  “姑娘,给俺来一串。”一个粗糙的汉子挤进来,将一文钱递给苏澜。

  苏澜眼眸一转,看向旁边的苏童。苏童立即明白过来,从汉子的手里接过铜钱。

  开玩笑!就算再不待见那女人,她也是自家姐姐。怎么能让她和一个粗糙汉子肌肤相亲?

  万事开头难。接下来就顺利多了。尝过烤肉的人都赞不绝口,其他人最容易跟风,于是一串两串的就卖了起来。

  苏童和兰氏分别收钱递货,苏澜又要回到后面继续烤肉。烤肉的香味越来越浓,传出了很远的地方。没过多久整个庆城都知道了这里有新兴的烤肉售卖。闻讯赶来的还有大户人家的家丁和婢女。

  总共几只竹鼠肉全部变成了铜钱后还有许多客人没有尝到鲜儿。苏澜承诺明天会来这里继续烤肉。众人听了这才散开。经过这一场大战,苏家众人被汗水打湿了衣衫,一个个都狼狈不堪。

  不过,看着那铺着厚厚一层的铜钱,众人的眼里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对未来的生活,他们不再迷茫了。

  “大丫头。”兰氏拉着苏澜的手,指尖撩开她的长发,碰了碰那满是脓疮的脸颊。“咱们现在有钱了,去看看脸上的病吧!要是拖得久了留下疤痕怎么办?”

  “娘,我的脸没有多严重,我自己就能治好,不用紧张。”苏澜没有说慌,她既是美食大师,对中医术当然也有所涉猎。中医术博大精深,要是用在食材里,不仅能够发挥食材最原始的美味,还能让它的营养价值提升到最高。

  为了学习中医术,她跟着一个老中医整整七年。虽说并不是随时跟在老中医的身侧,但是老中医布置给她的任务,她总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那时候她已经管理着十几个分店,连国外都有她的酒楼。她却还有闲暇做这件事情。

  苏澜脸上的毒并不严重。严重的毒不会只是毁容那么简单,那是会致命的。

  元家的女主人是个狠的,她不会杀了苏澜,因为苏澜死就死了,元家从来不在意死掉的丫头。她只是毁了苏澜的容貌,又把苏澜发还回来。一是让所有人知道苏澜爬了男主人的床,是个下贱的丫头。二是表示元家仁慈,没有要她的小命。三是让苏澜受尽流言,被所有人唾弃,最终受不了崩溃而死。所以说后宅里的女人比战场上的男人还要可怕。

  “我相信你。”苏澜这么有本事,兰氏有什么不信的?听她这样说,她总算是安心了些。“那现在去做什么?”

  “我们家缺少的东西太多了。米面,油盐,各种调料,被子,这些都需要添置。今天先买重要的,明天我们赚了钱再去添置好东西。”苏澜一一盘算着。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