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房间里做针线活儿的苏嫣听见吵闹声,小跑着出来问道:“怎么了?你们怎么吵架了?”

  厨房里的两人都不说话。苏澜瞪着苏童,苏童垂着眸子沉默不语。

  苏嫣紧张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眼眶不由得红了。

  “有什么不能好好说吗?为什么要吵架?我们难道又要回到以前的日子吗?”伤心的泪水哗哗掉落下来。

  苏童转身走向苏嫣,拉着苏嫣离开那里。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向苏澜道歉,更没有看苏澜一眼。

  苏澜原本只是气不过,把原主受过的苦告诉苏童而已。苏童这样明显的差别对待让苏澜心灰意冷。

  “擦干净,丑死了。”苏童去而复返,手里拿着一块手帕毫不温柔地擦着苏澜的眼泪。

  苏澜的眼睛有些迷蒙,看着面前的小小少年,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苏童一愣,看着面前这又哭又笑的少女,第一次感觉到了无奈。他别扭地侧过头,声音瓮瓮的:“对不起。”

  “算了。我前几年确实对你们不好,你心里有怨气也是正常的。只是小弟,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们都只是普通人,都有普通人的情感。我八岁就被扔在大户人家那个大染缸里,看的学的都是他们教的东西。我做过错事,走过错路,现在我已经回头了。以前的事情咱们就翻篇吧,不要纠着不放。这样你累,我也累。是不是?”苏澜看着他。

  苏童沉重地点头:“你说得对。我以后再也不提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只要你保持现在就好。”

  “我保证。我会一直对你们好的。”苏澜重新扬起笑容。

  “好啦!这样就好了。”苏嫣再次跑过来,一手拉着一人。“这才是我喜欢的哥哥和姐姐。”

  “刚才的事情不要告诉爹娘,不要让他们给我们操心。”苏澜不放心地提醒一句。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傻吗?”苏童本能地刺她,刺完了就后悔了。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的神情。

  苏澜真没有放在心上。苏童本性如此,要是一下子变得规矩起来她还不习惯呢!

  “走吧!吃席面去了。”苏澜拉着苏嫣走出大门。

  安宁村以苏姓为主,有十几户是从其他地方搬迁过来的。然而族长家里办喜事,不仅苏姓成员要来帮忙,外姓人也会争着来帮忙。毕竟踩在人家的地界上,要是这点眼力劲儿都没有的话,那小日子就不要过明白了。

  苏澜对苏族长还是挺有好感的。这人不偏不倚,处事公允,显然是个懂道理的人。

  “澜儿娘,你这碗是怎么洗的?洗成这个样子。你让我们怎么盛菜?”

  苏澜带着弟妹赶到族长家里。苏童在前院呆着,苏澜带着苏嫣来后院找兰氏。刚迈进后院的大门就听见有人斥责她娘。兰氏在旁边委屈地解释:“我明明洗干净了。狗子娘,你是不是蹭到其他地方了?”

  “你的意思是我故意把碗弄脏的了?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个爬床的闺女一样不要脸吗?”狗子娘长着一张尖酸刻薄的脸,倒三角的眼睛里闪烁着幽幽的冷光。

  其他妇人见到兰氏被欺负,不仅不帮她,还在旁边帮腔。见到这一幕,苏澜气坏了。她一把拉起兰氏,冷冷地看向那个狗子娘:“是不是人为弄脏的,其实很容易辨别。要是真的没有洗干净,碗里的脏污会很均匀。然而你这碗其他地方都干干净净的,只有两片污垢。这么明显的栽赃嫁祸,真当别人的眼睛是瞎的吗?我劝狗子婶不要在这里耍花样。今天是族长家的大喜日子。你故意找麻烦,知道的是你跟我们家不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看族长不顺眼呢?”

  “狗子娘,我这里人手够了,你出去歇着吧!”族长的发妻雪氏出现在厨房门口,脸色不悦地看着狗子娘。

  狗子娘讪着笑,连忙说好话:“嫂子,你别听这个贱丫头胡说八道。明明是她娘没有洗干净,不是我的错。”

  “狗子婶,雪奶奶的脑子和你长得不一样。”苏澜在旁边插刀。“你说的话她能信吗?”

  “你这个贱……”狗子娘的话没有说完,兰氏就甩开狗子娘的手臂,一把推她倒地。

  兰氏阴冷地看着狗子娘:“你骂我就罢了,数次骂我闺女。你再多说一句话,我割了你的舌头。”

  嘶!旁边的众媳妇婆子从来没有见过兰氏如此色厉内荏的样子。他们面面相觑,暗暗对苏家母女多了几分畏惧。

  雪氏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老三苏士湖是她的命根子,今天又是他大好的日子。在这个时候闹他们家的场子,真是没把他们家放在眼里。

  不过她也不是不明事理的老婆子。惹事的是狗子娘,应该被赶出去的也是她。于是雪氏再次逐客。

  狗子娘面子挂不住,却不敢再招惹雪氏。她把这笔账记在苏澜母女身上。临走之前,她狠狠地瞪着苏澜母女。

  “咱们走着瞧。”狗子娘在他们面前恶狠狠地威胁。

  “行了,大家再麻利点。今天要招待的还有城里来的贵客。”雪氏缓和了脸色,对众人温声说道。“只要让贵客满意,我们家也不会亏待各位。”

  苏澜眼眸闪了闪,心里有了一个想法。山里的竹鼠再多又如何,就算取之不尽用之不完,她也不能卖一辈子的竹鼠肉。她的理想是赚足够的创业资金,然后开一家饭店,像前世那样将分店开到每一个角落,最好开到各个国家。既然来到这个古代了,就不可能局限于这一个小小的城池。她是渴望翱翔于天的人。

  既然有了目标,那就要慢慢地去实施。她要让更多的人知道她的手艺。所以,任何表现的机会都不能错过。

  “雪奶奶……”苏澜拉住雪氏。“咱们借一步说话。”

  雪氏看了苏澜一眼,跟着她走向旁边的角落。

  如果是以前,雪氏早就甩掉苏澜的手臂。然而最近苏澜没有做什么让她厌恶的事情,所以就给她一个说话的机会。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