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氏听了苏澜说的话,用惊讶的神情看着她。

  苏澜目光清澈,眼里满是诚意。她拉着雪氏的手臂,轻轻地笑道:“刚才的事情虽说不是我娘引起的,毕竟也与她有关。雪奶奶不与我们计较,澜儿也不是不知感恩的人,就想报答雪奶奶不怪罪的恩。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丢脸的。”

  雪氏见她如此真诚,想到她以前呆过大户人家,便有些动心。不过毕竟是自家儿子成亲的大场面,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她想了想说道:“你进去炒个菜让我尝尝,如果真的不错,我再交给你。”

  “好。”苏澜毫不犹豫地应下来。

  雪氏见她如此自信,又信了几分。她朝苏澜点点头,继续检查其他人的工作。

  苏澜走进厨房。厨房里的大厨师是从酒楼里请来的。那是个中年汉子,长得五大三粗的,满脸横肉看着凶神恶刹。苏澜进来的时候他看了她一眼,接着便自顾自的忙碌,没有把她当回事。直到苏澜开始动那些食材,他把手里的铁锅一扔,手里的锅铲敲得咚咚响。

  “哪来的野丫头,这里是你能进来的地方吗?”大厨师一双凶眸恶狠狠的瞪着她。“出去!”

  苏澜秀眸淡淡扫过去,艳丽的红唇轻吐讥嘲:“大师傅这么紧张,莫不是担心被我偷师?放心好了,我没兴趣。”

  “这是怎么回事?当家的,还要不要本厨炒菜了?要是改变主意,本厨直接走了就是,不用叫个毛丫头来驱赶本厨。”那大厨师还傲上了。

  “澜丫头。”雪氏听见声音赶过来,见到大厨师与苏澜扛上了,苍老的脸上满是不悦。“算了,你出来吧!”

  苏澜委屈地红了眼眶:“雪奶奶,你刚才答应过我的。只是一盏茶的工夫,要不了多久,不用耽搁多长时间。”

  “可是……”雪氏见大厨师把手里的活儿都扔下了,心里不由得焦急起来。“算了算了,你还是出去吧!”

  苏澜见到那大厨师得意的样子,抿嘴挑畔地看着他:“大厨师这样紧张,不会是担心自己不如一个乡下丫头吧?”

  这中年男子虽说不是庆城最好酒楼里出来的,那也是在仅次于第一酒楼的明月酒楼里掌厨。这些年受到了明月酒楼上上下下的尊敬,就算是第一酒楼的大厨也视他为劲敌,现在居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挑畔,他怎么可能受得了?

  “好,很好。你竟敢大言不惭。本厨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班门弄斧。”大厨刘大奎挥着手里的铲子冷笑道:“不要说本厨欺负你一个丫头片子。你点个自己最擅长的,本厨与你一较高下。要是没有几分本事,就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兰氏和苏嫣拉着苏澜。苏澜安抚她们道:“不用紧张。我不会输的。”

  刘大奎更是被她狂妄的样子气笑了。

  苏澜看了看四周,淡淡地笑道:“我没有什么最擅长的,因为我每一种菜都达到了最高境界。还是你来挑吧!”

  “黄口小儿,真是过于猖狂。”刘大奎气红了眼睛,指着对面的鸡说道:“那我们就做一道关于鸡的美食。”

  “成。”苏澜无所谓的点头。“那就开始吧!前院还等着我们这里的菜,时间不能太久了。”

  厨房里不只刘大奎一个厨师,只不过其他的都是助手以及打杂的。

  苏澜与刘大奎各忙各的,助手们在旁边好奇地看着他们的对决。刘大奎见这么多人看他做菜,暗暗担心自己的手艺被传出去了。不过想到用一道菜来敲打一下不知死活的小辈也不算什么。

  苏澜只看一眼就知道刘大奎准备做宫爆鸡丁。这道菜入味快,而且很适合喜欢下酒菜的男人。她决定做口水鸡。口水鸡也是一道重口味的菜。在味道方面,两道菜不分伯仲,所以就看他们的手艺如何了。

  既然族长家里是做喜宴的,当然是任何东西都准备齐全。苏澜来到古代这么久,第一次看见齐全的调味料。见到那些各式各样的调味品,她身体燃烧着火焰,恨不得马上就开始动起来。不过在那之前,她还要好好地处理那些食材。

  古代人真是太不懂处理食材了。好好的一只鸡被他们乱切一通,根本就惨不忍睹。

  “她是怎么回事?时间那么短,她还要重新杀鸡不成?”有人见苏澜走向关鸡的笼子,露出兴灾乐祸的表情。

  他们没有猜错,苏澜真的准备杀鸡。旁边有现成的开水,她处理起来也方便。

  苏嫣紧张地拉着兰氏:“娘,姐姐现在才杀鸡,那里都快好了。”

  “急什么呀?又不是比谁快。反正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就行了。”兰氏嘴里安慰苏嫣,心里也非常紧张。

  她倒不担心苏澜输了会没有面子。对手是个大厨师,她家闺女输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谁还会因为她的手艺不如一个大厨师而笑话她?如果这样都要被笑话,那全村的女人都应该被笑话。她兰氏可不是吃素的,绝不会让人欺负闺女。

  “呀!”众人见苏澜利落地杀鸡,放血,接着就是拔鸡毛。那动作之快,他们根本就看不清。眨眼间一只活生生的鸡就变成了白白胖胖的食材。而那杀鸡的女子连滴血都没有沾上。

  刘大奎切菜的动作僵住了。直到苏澜抬起脸颊对着他一笑,他才打了个冷颤回过神来。

  “娘,姐姐好利害。”苏嫣仰慕地看着苏澜。“姐姐一定会赢的。这样的手艺没有几年绝对练不出来。”

  兰氏却没有苏嫣这样乐观。苏澜处理食材的手速确实快,但是也不代表着苏澜有着大厨师般的高超厨艺。她在想闺女在元府不是贴身伺候主子的大丫环吗?难道她其实一直在厨房干活?那一手杀鸡的本事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练成的。

  刘大奎见到那丫头杀鸡的本事,浑身冒着冷汗。他有一种不妙的预感。然而弦在箭上,又不得不发。他堂堂明月酒楼的掌厨总不可能临阵脱逃吧?那他还想不想在这行业混了?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