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

  柳清清嘴角一抽,强行压下心头的各种思绪,摇摇头,“李青山此人心胸狭窄,肯定会报复,不过你也不用害怕,一切有我。”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

  夏天顿时眉开眼笑,同时也有些小惊讶。

  因为柳清清的表现不像别的女人,遇到事情只会尖叫和惊慌。

  嗯。

  这个极品美女脾性还是挺对自己胃口的。

  接下来,两人重新迈步。

  不同的是,柳清清对夏天的观感发生了一丝转变,也生出一缕淡淡的好奇。

  很快,他们来到了一间病房前

  柳清清深深看了一眼夏天,随即推门进入。

  病房的装饰很奢华,宛如星级酒店的客房,空间也很大,此刻有五六个人在场。

  其中最明显的,是床上半躺着的一位老人。

  老人约莫有七十岁上下样子,脸颊上布满了褶子,但面色红润,两只眼睛极为有神,怎么看也不像重病之人。

  除此之外,床边还站着两位老者。

  其中一位老者穿着白大褂,明显是医院的医生。

  而另一位老者却是穿着一袭灰色汉装,须发皆白,加上下巴上的白胡子,看起来颇有一股仙风道骨的味道。

  夏天暗自思索,想必这人就是那个所谓的张大师?

  目光没有停留,继续跃过,最终看向病床另一侧的一对中年男女。

  男的是个大胖子,红光满面,大腹便便,端着一个茶杯,给人一种容易亲近的感觉,而那名中年贵妇则是和柳清清的相貌有几分相向。

  随着他们的出现,房间里的众人也同时望来。

  下一刻,除了那名医生和白胡子老者之外,剩下的三人又齐刷刷的将目光投在夏天身上。

  三个人的表情如出一辙,皆瞪大眼睛,神色之间带着不可置信的惊讶和……喜悦?

  反倒是柳清清,脸蛋上瞬间挂满了红霞,像是喝醉了酒一样,原本清冷的眸子也变得水汪汪。

  她的眼睛不善回瞪着三人,似嗔,似羞,似怒。

  还是床上那位老者最先开口,笑眯眯看着柳清清,“丫头,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看我这个糟老头子啊,对了,这位小伙子是……”

  柳清清有些牙疼,只怕最后这这句才是重点吧。

  看看老爷子,又看看那对中年男女,一个个眼神亮晶晶像是吃人似的。

  难道就那么想把自己的亲闺女嫁出去?

  好在她本就不是扭捏的性格,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今天带着人来,就是为了让他们安心。

  当下,抿了抿薄薄的嘴唇,说道,“他叫陆东,就是我和你们经常提起的那个人,前些日子刚退伍。”

  说完她又为夏天介绍,“陆东,这是我爷爷,这是我爸妈。”

  夏天顿时满脸堆笑,龇着一口小白牙,嘴角的酒窝若隐若现,径直说道。

  “爷爷,爸,妈,你们好,我来看你们了。”

  “噗。”

  那名大胖子刚喝到口中的茶水顿时喷了出来,一脸的呆滞。

  而那名中年贵妇也是嘴角抽搐,一副无语的样子,也不知道该不该答应。

  反倒是床上躺着的老爷子,一愣之后,两只眼睛顿时一亮,紧接着放声大笑,中气十足,“哈哈哈,好,好,好,小陆啊,来来来,快过来让老头子看看。”

  “好嘞。”

  夏天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大步走了过去,而老爷子则眼神不错的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看来丫头没骗我,你真的当过兵。”老爷子显然很满意,又道,“小陆啊,你在哪儿当的兵?”

  “呵……”夏天笑了笑,然后微微俯身,在老爷子耳边轻轻说了一句,然后又压低声音道,“我现在是脱密期。”

  霎时。

  老爷子双眼微不可查一缩,而后两眼灼灼盯着夏天,紧接着又放声大笑起来,“好,非常好,你这个孙女婿我认了。”

  旁边柳清清的父母相互对视,有些好奇,又有些无语,然后同时看向房门口的柳清清。

  结果,他们发现柳清清犹如石雕泥塑的一般,嘴巴张大,眼睛瞪圆,脸上的表情比他们还要不知所措。

  柳清清懵了,彻底懵了。

  她见过脸皮厚的,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之前怎么就没看出来,这家伙简直……无耻至极!

  尤其看到夏天和爷爷彼此热络交谈的模样,像是熟悉了十几年的老朋友一般,这让柳清清说不清是个怎样的情绪。

  忽地,床的另一边坐着的那位白胡子老者,忽然不满的说道,“说话就说话,不要乱动,看不到你身上还有针吗?”

  闻言。

  正在与夏天兴致勃勃低声交谈的老爷子不由一怔,随即面呈尴尬,缓缓放下抬起的右手。

  夏天自然也看到了,老爷子的双臂和双腿,都刺着一根根银针。

  他原本没在意,现在听闻后,顺着那些针望去。

  然而一望之下,他的瞳孔骤然一缩,下意识脱口而出。

  “老爷子,这些针会要你的命!”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