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

  凌晨时分,香格里大酒店的某个房间中,传来梦呓般的低喃。

  秦岭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几下,旋即缓缓睁开迷茫中还带着些许风情的双眸。

  感觉浑身酸痛,骨头都像是要散架了一样。

  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却发现右手臂传来触温,猛地一激灵,彻底清醒,又在瞬间恢复了平静。

  想到昨天疯狂的一夜,不自禁脸蛋绯红,浑身滚烫。

  只是这一抹羞涩很快变成了复杂。

  对于她而言,昨夜注定不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她终于报复般的放纵了自己。

  昏暗中,她盯着眼前这张陌生的脸颊,仿佛想要将之铭刻在心灵最深处

  她看着这具古铜色肌肤上,那密密麻麻布满纵横交错的伤痕,不仅心灵震动。

  他也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吧。

  秦岭怔怔看着,他的身躯修长匀称,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谈不上有多健壮,却有一股极其强烈的阳刚之气。

  所有的肌肉仿若都隐藏着无法想像的力量……就如昨夜晚上刻骨铭心的疯狂。

  她伸出手想要抚摸那些伤疤,却又静止在半空。

  许久。

  “再见。永远不见。”她默默说着。

  止在半空修长的五指,坚定的抚摸在他的脸颊上,很轻,很温柔,一滴泪水沿着缓缓滑落。

  摸摸索索中,她小心翼翼穿起衣服。

  最后,将白色的床单卷起,默默走至房间门口。

  转过身,深深凝视床上那道安安静静熟睡着的男人,贝齿轻咬,猛地转身推开房门。

  她走的很坚决。

  黑暗中,夏天缓缓张开眼睛,神色之间说不出的复杂。

  他以前也接触过各式各样的女人,和昨夜一样,大多是一夜之情。

  双方你情我愿,各需所求,天亮各奔东西。

  但是,他从来没有遇到昨天那样极品到极致的女人。

  那已经不仅仅流露于表面的气质,还有一种源自于心灵的悸动,而且对方是初夜。

  如果说夏天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甚至让他生出不舍的情绪。

  但是他知道,一夜之情终究是一夜之情。

  双方都有自己的路要走。

  默默感慨了片刻,咂咂嘴回忆一下昨夜的疯狂,闭上眼再次熟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电话的嗡鸣声急促传来。

  夏天用的是一款样式古板的手机,除了电话和短信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功能,但信号却格外好。

  他闭着眼睛捞起桌上的手机,接通。

  “夏天,你去什么地方鬼魂我管不着,但拜托你能不能有点时间观念,你看看现在几点了……”

  甫一接通,里面便传来柳清清愤懑的声音,刺的他耳朵都有些疼。

  夏天一皱眉,将手机拿开,直至那边说完了,他才打了一个呵欠,道,“抱歉啊,睡过头了。”

  虽然是在道歉,语气之间却是没有半分歉意。

  “你……”

  电话里面传来柳清清呼哧呼哧的喘气声,显然被气的不轻。

  她昨天也是一夜没有休息好。

  倒不是因为夏天没有跟她回家的原因,而是一想到以后会和一个陌生的男人生活在一起,这让柳清清有一种极其荒诞的感觉。

  早早起来,驱车来到公司,这眼看就要到了上班时间,她愤怒的发现,那个家伙竟然还没有来。

  难道他不知道今天去公司报道吗?

  “好了好了,别生气。”夏天坐了起来,“昨天我找了个极品美女,折腾了一夜,其实我也是为你好,你想啊,我是你男朋友,又跟你住一起,如果不干点什么才奇怪呢?对吧。”

  “你,你,你……”

  “呵呵,不用感谢我。”夏天恬不知耻龇牙一笑,“亲爱的,你说我们会不会日久生情……我这么优秀,你一定会爱上我的。”

  柳清清浑然没有察觉夏天话语中的调侃,立即就暴走了,“夏天,你这个混蛋,我柳清清就是爱上一条狗,也不会爱上你!”

  “啊?艾玛,爱上狗?”电话里传来夏天夸张的语气,“亲爱的……你这句话让我想到了一句明言,叫做好什么都让狗……”

  啪!

  电话中断。

  夏天无奈的看了看手机,嘀咕道,“这女人一定是性冷淡,不懂幽默。”

  ……

  “去死去死去死……”

  百花集团,董事长办公室传来噼噼啪啪的声响,且伴随着一声声饱含着极大怨念的诅咒。

  柳清清呼哧呼哧穿着粗气,神色之间又是无奈又是气愤。

  “不能放过他,绝对不能放过那个混蛋,绝对!”

  想到昨天双方谈判时的场景,又想到对方恶劣的态度,此时此刻,柳清清脑海中全是这句话。

  咚咚咚。

  这时,小心翼翼的敲门声忽然响起。

  柳清清脸色一凝,几乎在一瞬间恢复了高冷艳。

  深深呼吸一口气,弯腰将文件夹捡起,道了一声进。

  推门进来的是助理王佳,看到面前狼藉一般,面色一肃,小心翼翼的说道,“董事长,秦总已经到了。”

  “让她直接来我这里。”

  “好的。”

  王佳转身离开。

  ……

  百花集团可谓美玉如云,总裁办的铁娘子军不仅个人能力出众,而且一个比一个漂亮。

  不过,其中最为艳丽的,当属五朵金花。

  第一朵并非是高贵冷艳的柳清清,而是执行总裁秦岭。

  没办法,她是百花集团的美女蛇,笑面狐,但凡栽倒她手中的职员,绝对没有一个好下场。

  而且最近她又在搞什么公司内部整顿和裁员计划,只弄得人心惶惶,加班也不累了,没加班费也不埋怨了……

  这么说吧,在百花集体,秦岭虽然是执行总裁,却是操着董事长的心。

  柳清清负责唱白脸,而她就是那个唱黑脸的……特别黑。

  约莫五分钟后,房间门被猛地推开,接着一阵香风充斥着空气中。

  “我说大小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这么急吼吼的叫我来。”

  说话间,秦岭扭着水蛇腰,走了进来,将门关闭后,直接甩掉高跟鞋,然后一头栽倒在沙发上。

  “哎呀。”

  或许是用力过猛,臀部顿时传来疼痛,当即又猛地站起来。眉头紧蹙。

  柳清清也是吓了一跳,赶紧疾走过来,“秦岭,你怎么了?”

  她看到秦岭虽然化着淡妆,可眉宇之间却明显带着疲惫,眼中充斥着血丝,还有极淡的黑眼圈。

  “你昨天究竟几点才睡啊,喝了多少酒?”柳清清面呈责怪,旋又担忧问道,“你没事吧?”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