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惨白的脸色,原本让柳清清和秦岭都有些惊疑不定。

  然而,就在他抬头的一瞬间,立刻意识到了不妥。

  现在是五月,她们穿着的乃是职业套裙。

  两人眼睁睁看着夏天鼻孔流淌出两道鼻血,脸色顿时绯红起来。

  流氓。

  正大光明的耍流氓!

  两人又羞又怒。

  愤怒到了极点。

  没有丝毫犹豫,而她们的动作也出奇的一致。

  同时抬起另一只脚,恶狠狠的踹下去。

  “下流,给我放手。”

  “老娘踹死你个臭流氓。”

  夏天一惊。

  妈地,这可是两根高跟鞋啊,真要被揣上绝对是血洞子。

  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

  当下,他一只胳膊弯曲,抱住两条腿,而另一只手扬起,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划出两道残影。

  砰砰。

  就在两人踩下来的时候,高跟鞋已经夏天被脱了下来,然后被两只脚丫子狠狠的揣在了后背上。

  夏天却是不管不顾,仍然死死抱着她们的腿。

  没有了高跟鞋,两只脚丫子踩在背上,就跟按摩差不多。

  当下,他抱的更紧了,同时如诗人一般咏叹道。

  “啊……我又快要死了……所以准备在淫湿一首,锄禾日当午,我特码好幸福,美女是二打一……和我斗地主……”

  柳清清和秦岭气的……胸疼。

  毫不犹豫继续猛踹,像两个发疯的女汉子。

  “啊……汗滴禾下土,两位美女好辛苦,两条美腿长又白,我还是好幸福……”

  “啊……临死之前,我决定唱首歌,歌名……腿太美……啊!腿太美,经管很危险,也要流着鼻血做实验……”

  “啊……我决定在唱一首歌,歌名……互撸娃……啊,互撸娃,互撸娃……两个葫芦爆菊花,滴蜡鞭打都不怕,弟弟大大洞洞大大,啦,啦啦啦啦啦,互撸娃……”

  阿噗。

  正在猛踹的两位美女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

  “啊……我还准备唱一首歌,大水向下流啊,两位美女……抬大腿啊,嘿!嘿!抬大腿啊……”

  “停下!”

  “闭嘴!”

  两位美女实在受不了了,齐齐怒斥。

  她们此刻都说不清自己的个怎样的情绪。

  但毫无意外,两人都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人之贱无敌!

  夏天用最直接的方式,让她们明白一个道理。

  那就是……得罪一个下流,无耻,龌蹉,猥琐的不要脸混蛋,会有什么后果。

  丢人?

  没有尊严?

  啊呸!

  一个敢于在董事长办公室耍流氓,并且睡过总裁骗过董事长的家伙,此刻一边嚎着无节操歌词,一边在看着她们内裤的颜色。

  丢人是她们才对。

  强大和无耻。

  这就是夏天故意给她们留下的映像,并且深刻难忘。

  “夏天你先站起来,我发誓给你换工作!”

  柳清清强压着愤怒,或者说……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对付这个家伙。

  秦岭也强不到哪儿去,一张脸蛋通红通红的,尤其对方摸索着自己腿部传来的感触。

  顿时让她两只眼睛水汪汪像是喝醉了一样。

  “夏先生,你起来,我可以破例让你去安保部。”

  夏天‘极其艰难’抬起头,“真的?”

  “闭眼!”

  “不许看!”

  两人同时尖叫不已。

  随即秦岭立刻又道,“我发誓是真的,以我的人格保证。”

  “哦,那我就放心了。”

  夏天点点头,然后……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

  一脸的惊喜莫名。

  “艾玛,竟然不疼了,心脏病果然是这样,来的快也去的快……”

  去你妈地!

  这是两人心中的话。

  感觉像是被硬生生的塞了两只绿头苍蝇一般恶心。

  尤其是柳清清,作为百花集团的董事长,高冷艳的冰山女神,谁敢调戏她?

  可没想到,现在已经不是调戏,而是赤裸裸的被人耍流氓,简直……不可饶恕。

  “我真的有心脏病,不骗你们。”

  夏天的神色立刻变得认真起来,“说不定一会又会犯病。”

  话音刚落,嗖嗖两声,两位美女像是躲避瘟神一般后退不止。

  “秦总,这件事交给你了。”

  柳清清说了一句,快速穿上另一只高跟鞋,转身就向外走去,颇有些落荒而逃的味道。

  她现在一秒都不想看到这个混蛋。

  最关键的是,一想到这个家伙以后要和自己住在一个屋檐下,她又是担忧,又是害怕,更多的是愤怒。

  可是又该怎么办?

  强硬的开除他?

  可这家伙就是个无耻的混蛋,万一他到处宣扬怎么办?

  撕毁协议?

  可这家伙就是个无耻的混蛋……

  柳清清肠子都悔青了。

  另一边,秦岭同样没有多停留一秒。

  “你在这里等着,我会安排你去安保部。”

  说罢,穿上另一只高跟鞋,转身就走。

  走至门口,她的声音传来,却是冷的可怕,“昨天的事情你最好永远烂在肚子里,不要以为能威胁我……”

  未说完,夏天却是打断了她,“秦总,什么昨天的事情?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们好像是第一次见面吧?唉,现在的美女就是自我感觉良好,柳清清是这样的人,没想到你也是……”

  “你……哼!”

  秦岭气的娇躯颤抖,直接摔门离开。

  片刻后,敲门走进一位小秘书,带领着夏天去了人事部办理手续,签订合同,领取工作制服。

  在此期间,这名小秘书全程陪同。

  然后带着他去安保部见了一位公司高层,又被分配到第三小分队。

  最后,那位队长大手一挥,让一名老队员带他,美其名曰……熟悉业务。

  好吧……是门卫。

  夏天对此倒是并不在意,只要有事做就行,他只是不想闲下来。

  保安就不错,可以晒晒太阳,看看美女,顺便发几个短信调戏调戏柳清清……虽然她一条短信都不回。

  当然,也有让他疑惑不解的地方。

  他发现很多保安对他态度很冷淡,或者说,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敌意与鄙夷。

  靠!

  夏天不爽。

  都特码是保安,你还鄙视我?

  一定是那两个女人暗中授意,说不定以后还会找机会报复自己。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忽地,一道身影吸引了夏天的注意。

  大楼右侧人行楼梯拐角,一个穿着蓝衣蓝裤的保洁员,正在吃力的托着一个垃圾袋往下挪。

  关键是,这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

  她约莫也就二十三四岁的样子,虽然穿着蓝色工作服,但身材很有料,纤细的腰身,修长的双腿,每每吃力之下,便会将身体的曲线完全勾勒出来。

  再看她的容颜,肤色白里透红,两只清澈的眼睛中带着些许倔强。

  而她的五官,即便没有化妆,也是相当精致,甚至可以说惊艳。

  不说气质,单论相貌,绝不比柳清清和秦岭差。

  夏天面呈诧异,感觉有些不科学。

  这样有着祸国殃民容颜的女子,竟然是……保洁员?

  不止如此,那些进进出出的职员,都会以一种奇特的眼神去看那个女子,还有不少人指指点点,低声嗤笑说着什么。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