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然脸色一青,一手扶住了她的胳膊

  “叶以澜,你干什么?起来。”

  叶以澜却跪着不肯动,下了狠心,死死地攥着许然的袖子,

  “你答应我,答应我就起来,你跟慕之不是朋友吗?我不是想害他,真的,你就帮我带句话,好不好?”

  不知道是被那句话打动了,许然的眉头终究是松动了几分,点了点头。

  “你说吧,就这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卧室门缝中,一道纤细的身影晃过,拖鞋踩在地毯上,并未发出过多的声响,

  季明蕊原本是要去书房找沈沉,却被卧室里一字一顿的哽咽声给吸引,停下了脚步,在听清里面说话的声音后,她面色一沉,在手机上划了两下,收音的位置凑近了门板。

  “你先起来,伤口刚处理好,再崩裂了对以后复原没好处。”

  许然扶着她的肩膀,将她安置回床上坐着。

  坐下的时候,她眉头明显一皱,露出几分痛苦的神情。

  “过两天就好了,忍着点。”

  “没事,我没事,许医生,谢谢你。”

  叶以澜这个谢谢,谢的自然不是帮她上药,

  许然皱了皱眉,沉默了几秒,

  “你说吧。”

  叶以澜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在酝酿措辞,开口的时候声音里染着痛意,

  “你帮我跟他说,忘了我吧,以后也不要再想办法跟我见面了,我仔细想过了,我跟他以后,再也没可能了,我也……不爱他了。”

  许然的眉头皱的更深,似乎是没想到叶以澜要说的就是这些,忍不住追问道,

  “你是真的想开了,还是只是想让他死心?”

  “我是认命。”

  从那晚喝醉酒的沈沉强暴了她,夺走了她的第一次开始,她就认命了。

  许然沉默了几秒,重新背好了药箱,

  “话我会原封不动的带到。”

  走之前,他比往常的动作慢了些,犹豫了一会儿,干净修长的手指在叶以澜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一下,

  “好好休息,没什么过不去的。”

  门缝中的那道身影迅速闪到走廊偏僻的拐角里,等到许然走了以后,镶了水钻的粉色指甲滑过手机屏幕,按下了确认保存键。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