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沉站在书桌后,双手撑在书桌上,望着铺陈在桌上的商业设计图,却怎么也看不进去。

  刚惩戒过那个不安分的女人,明明应该有发泄过后的餍足,可是他却什么也没感觉到,甚至于比之前知道她偷会沈慕之的时候更加烦躁。

  一阵敲门声传来,他不耐烦道,

  “进来,”

  “少爷,这些东西……怎么处理?”

  佣人端着托盘远远地站在门口,神情恭敬拘谨,眼眸低垂,不敢直视沈沉。

  托盘上是皮鞭和硕大的橡胶阳具,上面还沾着血迹,此刻已经干涸,凝结成了难看的褐色。

  沈沉脸色沉了下来,

  “第一次处理吗?这种事也来问我?”

  佣人吓得浑身一抖,磕磕绊绊道,

  “先前的都是洗净消毒备用,这个,这个皮鞭上的倒刺,磨损,磨损的厉害,橡胶也……也有些裂了…….怕您下次用起来,用起来不顺手,所以,所以我给少爷寻了一套新的东西,用起来可能会更加过瘾,少爷您您不如正好换了…….”

  “是吗?那我还真是错怪你了,”

  沈沉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却在佣人小心翼翼抬头试图打量他脸色的时候,猛地沉了下来,

  “什么时候轮得到你对这些事指手画脚了?你算什么东西?给我滚出去!”

  佣人脸色煞白,腿一软,转身的时候差点撞在墙上。

  沈沉气不打一处来,

  叶以澜这个女人再不知死活,也是他一人的玩物,跟别人有什么关系。

  这帮人,一天不教训,就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了!

  “笃笃笃”又是一阵敲门声,

  “我说了让你滚,再做些没用的事情就彻底收拾东西给我滚蛋。”

  沈沉不耐烦的吼了一声,而门柄却依旧转了转,进来的也不是佣人,一张带着妆容精致的脸探了进来,眼神娇媚,半开玩笑的语气开口道,

  “沈总,怎么发这么大火?跟谁置气呢?”

  “怎么是你,”沈沉只扫了一眼,“你来干什么。”

  季明蕊背着手,步伐轻快的走到书案前,

  “听说设计部把新的设计图交上来了,我来问问你满不满意。”

  “这次的图还可以。”沈沉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