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上的事情,他从不含糊,季明蕊是他青梅竹马的发小,虽说跟大部分富家千金一样没什么能力,但是在建筑设计规划这方面认识的人的确不少,这次也是给他帮了不小的忙。

  见季明蕊依旧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沈沉抬起头,看着她问道,

  “你还有事?”

  “有件事,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季明蕊露出为难的神色,一双手反复的摸着手机,

  “你知道我也不是八卦的人,但是有时候就正好碰上了,我也是顺手,你别误会我啊……”

  “你想说什么?”沈沉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最烦吊人胃口的事情,眼下正烦心,没闲功夫陪着季明蕊玩什么你猜我猜的游戏。

  见他不耐烦,季明蕊露出几分悻然,赶忙划开手机递到他面前,

  “是这个,我刚来的时候听到的,那个……门没关,我不是故意偷听的。”

  粉色的指甲从眼前一晃,钻光闪了闪,便按下了播放键。

  手机里响起一道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你帮我跟他说,忘了我吧……”

  在听到叶以澜声音的瞬间,沈沉的脸色已经冷了下来,而在听到最后那四个字的时候,他的目光已经阴沉到了极点。

  “我是认命”

  四个字反反复复的在他的脑子里回荡。

  认命……

  季明蕊见他脸色铁青,眼神中闪过一丝快意,添油加醋道,

  “沈沉哥,女人看女人和男人看女人角度是不一样的,你把叶以澜当个宝,其实可能并不知道她私下是什么样,我也是替你感到不值……”

  她话还没说话,便听到‘呲’的一道声音,

  循声望去,沈沉的双手压在设计图纸上,双手手背青筋暴起,逐渐攥起边角,导致整个设计图贴着桌面从中间部分开始往两边撕裂。

  她面色一僵,“沈沉哥……”

  “滚……”

  冰冷的一个字从他嘴里吐出,让季明蕊如置冰窖,浑身一抖差点拿不稳手机。

  她从未见过如此阴沉的沈沉。

  季明蕊离开后,设计图纸在沈沉的手中撕成碎片,纷纷扬扬从半空中落下,夹杂着他的愤怒,雪花一样的纸片落满了书案。

  他攥紧了手指,念及刚刚佣人送来的东西,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