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过去了一个礼拜,除了不能出门之外,叶以澜在小别墅过得还算舒心,最起码这段时间沈沉都没有再来强迫她做什么事情,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七七八八。

  那天之后,许然一直没来过,她不知道她的话带到沈慕之那儿了没有,所以每天下午都在花园里翘首以盼,希望能早点看到许然的身影。

  “我就在这里走走,不会出去的,你不用看着我了。”

  叶以澜回头看了一眼女佣,

  女佣面无表情的盯着她,像是哑巴一样,一个字的回应都没有,杵在原地动也不动。

  叶以澜皱了皱眉,不再说什么,自行朝着小花园走去。

  别墅里的佣人都这样,从不跟她说话,只服从沈沉的命令。

  正直春末,园子里面的花开的正盛,叶以澜喜欢花,所以这片小花园几乎是她对这个地方唯一美好的印象。

  女佣一直站在花园入口处,目光紧盯着叶以澜,无暇顾及其他,是以没发现沈沉已经走到了她身侧。

  等回过神想要打招呼的时候,沈沉面容冷峻的抬起手,手指动了动示意她离开。

  沈沉的目光落在叶以澜身上,她今日穿着一件嫩黄色的连衣裙,站在红蔷薇花丛中,微微俯身,正低头拨弄着蔷薇花的花蕊,不知是看到了什么,忽然露出一抹难得的笑意。

  沈沉的喉结微微滚动,悄无声息的走到了她身后,幽深的目光落在她背后优美的蝴蝶骨上。

  他心火大盛。

  叶以澜伸手将花蕊拨弄开,手指刚触碰到花瓣的瞬间,身后忽然抵上一个炽热的胸膛。

  熟悉的清冽气息萦绕,她身子一僵,大感不妙。

  沈沉回来了。

  果然,下一秒——

  入侵的瞬间,干涩的摩擦带来的是久违的撕裂感,疼的让她冷汗直流。

  叶以澜惊慌失措地尖叫了一声,双腿打着颤夹紧,还未来得及站直身子回头,便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压住了肩膀,直逼着她弯下腰,不得起身。

  “站在这儿卖弄,不就是在暗示我对你这么做吗?我满足你。”

  叶以澜咬着嘴唇逼迫自己不要叫出声来,抖得跟筛糠一样,仿佛只要风一吹就能倒下一般。

  “才几天没做,又紧成这样了,许然的药效果不错。”

  强烈的羞耻感席卷全身。

  “不要,不要,我站不住了…….不要在这儿…….”

  她哭着求饶,努力的压低声音,努力的抑制住哭声。

  “好,不在这儿,”耳边传来沈沉的声音,带着几分玩味,“今天你要什么,我都满足你!”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