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刚落她便被扯进了亭子,

  一个踉跄,叶以澜感受到后背传来一阵大力,下一秒,她的脸颊便紧紧地贴上了冰凉的石桌,膝盖撞在石凳上,骨头撞击的声音伴随着她的尖叫在亭子里回荡。

  “不要……”

  叶以澜预感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惊慌的尖叫了一声。

  “不要?呵。女人说不要,就是要!”

  沈沉的声音越发的冷冽,似乎这些事情对他而言只是折磨的方式,并不能让他本身有什么反应。

  叶以澜痛呼了一声,

  “啊……”

  她终于抑制不住哼出了声,身体适应了他粗暴的动作之后,亟待更多的给予。

  “啊……嗯啊…….啊…….”

  “叶以澜,你真该照镜子看看自己现在这副样子。”

  高亢的呻吟穿透了花园。

  亭子西南角的树林里,一身米色家居装扮的男人坐在轮椅上,面色苍白的望着远处亭子里发生的一切。

  “二少爷,还去么?”

  身后的佣人迟疑着问道。

  他却充耳不闻,似乎受到了极大地刺激一般,怔怔的望着亭子的方向,眼圈泛红。

  佣人皱了皱眉,直接将他推了出去。

  隔着一丛长势喜人的红蔷薇,佣人推着轮椅走近也无人发现。

  沈沉听到一阵滑轮摩擦的声音之后,嘴角边勾起一抹讥诮,不由分说的掐住了叶以澜的脖子,强逼着她转过头来望着自己,手上的动作加快,

  “说,要不要?”

  叶以澜娇喘连连,一张漂亮的脸蛋上沾满了湿透的发丝,身体的异样让她无法控制,抬手便攥住了沈沉的腰带,迷离的水眸中满是恳求,

  “今天你要什么,我都满足你。”还是刚刚说过的那句话,在此刻却染上了几分暴戾。

  他猛地加快了动作。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