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眩晕感袭来,酥麻的战栗从小腹开始,狠狠地抽搐了两下,然后穿透全身。

  混沌感持续了几十秒,她瘫软在石桌上喘息,

  沈沉丢开了她,冷声道,“你,去拿条毛巾过来。”

  她怔了怔,

  花园里有人吗?

  沈沉挡住了她的目光,他忽然走下台阶,随着他走开的动作,叶以澜清晰的看到了轮椅的一角,那一瞬间,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面炸开,一片空白。

  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她忙不迭的站起身,试图将裙子整理好,可一身的汗,已经让这条薄如蝉翼的真丝裙紧密的贴合在她身上,清晰的露出里面蕾丝内衣的轮廓,而下半身,她的内裤还在脚踝上。

  站在亭子里,像是一个小丑一样任人观赏,刚刚她放荡的模样,全都落在了沈慕之的眼中,全都落在了这个曾夸赞她像是雪山神女一样冰清玉洁的男人眼中。

  叶以澜觉得凉意渐渐浸透了四肢,她试图说点什么,可是张张嘴,却发现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慕之,活春宫看的舒服吗?”

  沈沉的声音穿透了花园,

  佣人已经递来了毛巾,他擦了擦手,丢回托盘,然后微微俯身,微微眯起的双眼中封锁着两道寒光,盯着轮椅上的沈慕之,

  “不知道这样的画面,能不能让你也有点反应呢?我的好弟弟。”

  沈慕之面色虚弱,一双手紧紧地握着轮椅边缘,目光径直越过了沈沉,定定的落在了叶以澜的脸上,嗓音干涩沙哑的像是暮年的老者,

  “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让我看这个?”

  叶以澜面色惨白,

  什么叫是她叫他来?

  沈慕之偏过头,似乎不打算听她的回应了,沉声道,

  “我累了,送我回去。”

  身后的佣人迟疑着看了沈沉一眼,在得到他点头同意后,这才推着轮椅调转方向,重新朝着小树林原路返回。

  沈沉转过身,修长的腿重新迈上台阶,

  “你不是想见他吗?我把他带到了你面前,可是他就这么走了,真可笑啊。”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叶以澜望着他,眼神却不是询问,而是求证,

  这是谁的地方,谁又有本事让沈慕之来这儿?

  一目了然。

  “没错,”沈沉承认的很痛快,停顿了几秒之后,微微俯身,凑近了叶以澜的耳朵,压低声音道,

  “是我让他来的,不过可能更复杂一点,因为我让人告诉他,是你想见他,跟他做个最后的了断。”

  叶以澜的声音都在颤抖,不敢置信的望着沈沉,“不可能,”

  “你是觉得他不可能相信我派去的人,还是觉得我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啊?”

  沈沉冷笑了一声,目光阴沉,

  “在我眼皮子底下耍花招,就该想到后果,让我的人替你去传话,还以为自己很聪明吗?叶、以、澜。”

  是许然……

  是沈沉让许然带的话……

  叶以澜怔怔的盯着沈沉看了几秒,心一横,转身便要朝着沈慕之走的方向追去,却被沈沉拉的一个踉跄,跌坐在了石凳上,身下一片冰凉。

  她急忙将脚踝上的内裤拉了上来,羞愤的望着沈沉,

  他嗤笑了一声,

  “急什么?我说过今天不管你有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你。”

  不等叶以澜说话,他便又拽着她的胳膊,径直拽着她穿过蔷薇花丛,走到小树林的入口,冷声叫住了沈慕之。

  “慕之……”

  叶以澜急着想要解释,可话音未落,便被沈沉冷冽的声音打断,

  “一个月后,我跟叶以澜结婚,”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