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脑勺砸在床上,眼冒金星,

  “刺啦”一声,衣衫在他的手中撕的粉碎,冷冽的目光一寸寸凌迟掠过。

  “刚刚你尽兴了吗?叶以澜……”

  叶以澜浑身颤抖,想到刚刚在亭子里的一幕便脸色惨白,她捂着胸口连连往后缩去,却被他扣住了脚踝,定在了床上。

  “我问你话,叶、以、澜。”

  警告的意味越发的明显,

  叶以澜忍着羞耻感,点头如同捣蒜,磕磕绊绊道,

  “尽兴了,放过我吧,求你了求你了沈沉……”

  放?

  她越是求他,他就越是兴奋。

  男人的双眸中闪过寒光,一字一顿道,

  “可我,还没有尽兴。”

  皮带扣发出清脆的声音,随着他的西装裤一起滑落。

  叶以澜惊恐的挣扎起来,可惜一切都是徒劳,

  “啊…….”

  他粗暴闯入的那一瞬间,高亢的尖叫声充斥了整个房间。

  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床单上鲜血淋漓,叶以澜瘫倒在床边,像是一只破碎的玩偶一般,瀑布一般的青丝遮掩不住身上的青紫。

  她像是没了气息一般,呼吸都很微弱。

  沈沉换了一身新的衣服,看了她一眼,眸中的常年不散的阴冷寒意此刻消减了几分,在门口站了几秒,还是开门走了出去。

  “进去处理干净。”

  佣人忙不迭的点头,余光瞥见沈沉手背上的伤口,愣了愣,“少爷,您的手……”

  沈沉皱了皱眉,

  “不碍事,去吧。”

  佣人不敢多言,在沈沉离开后,叫了几个人进屋打扫。

  床单上的斑驳血迹,他们已经见怪不怪,叶以澜的狼狈赤裸模样他们也都是司空见惯,几个人熟练地将她抬起来放到浴缸里面泡着,剩下的人清理房间。

  女佣扯着床单皱了皱眉,压低声音问旁边的人道,

  “这次流了这么多血,要不要把许医生叫来看看啊?要是她死了我们不好交代吧!”

  另一名佣人刚从浴室出来,闻言插嘴道,

  “身上没撕裂也没别的伤口,血不是她的。”

  “不是她的,那是?”

  三人面面相觑,露出诧异的神色。

  深夜,沈沉归来,

  佣人告知叶以澜在床上躺了一整天,一直昏昏沉沉的睡着。

  他进了屋,床头开着一盏微黄的灯,照着床上小小的身影,她闭着眼,随着他开门的声音,睫毛微微颤抖,没有醒来。

  沈沉看了他一眼后边径直进了浴室。

  衬衫从后背脱下的时候,撕下一片血痂,刚愈合的伤口,又撕开了几道血口,渗出血来,他皱了皱眉,将满是血污的白衬衫丢进垃圾桶,脱光了衣服后拿了洗手台上防水的药膏随意的涂抹了一遍,然后扎入花洒下面冲刷。

  今日的叶以澜有些不同,以往逆来顺受惯了,今天倒是像被逼急了,指甲在他后背上乱挠一通,划一下就是一道血痕。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