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了睡衣后摸到床上,身边的人毫无反应,他的手摸到她身上,只摸到了一片滚烫。

  ……

  叶以澜这一觉昏睡了很久,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反复做着各种各样的梦,有暗恋沈慕之那么多年的快乐悲喜,有沈慕之接受她心意时候的欢心雀跃,

  可是很快,画面一闪,又是沈慕之生日宴上那一夜的挣扎,尖叫,身体被冲开的那一瞬,在她身上疯狂抽插的那个男人,目光阴冷,像是个青面獠牙的怪物一样,揉捏着她的身体,啃噬着她的唇瓣,像是要把她吞噬一般。

  “啊…….”

  惊醒的时候一身冷汗,她睁开眼,周围是别墅主卧的陈设,所有的摆设都是古板严肃的样子,就像这个房子的主人一样。

  佣人敲门进来,脸上堆着笑意,

  “太太醒啦,想吃点什么吗?”

  叶以澜愣了愣,愕然的望着佣人,甚至一只手在被子里捏了捏自己的大腿,确认自己不是坠入了另一场梦。

  这恐怕是来这儿以来,这个长得跟女巫一样的鹰钩鼻的女佣头一次跟自己说话,还堆着笑。

  还有,她叫自己太太……

  “你叫我……什么?”

  她露出茫然的神色,带着几分无措。

  “太太啊。”佣人一副理所当然的神色,

  “您这几天发高烧,好不容易才退烧,少爷在您身边守了好几天呢。”

  叶以澜的眉头皱了起来,将信将疑的望着佣人,

  “是吗?他守着我,好几天?他不用工作吗?”

  怎么可能,沈沉会在她身边守着?还好几个晚上?

  佣人面色微微一僵,

  “白天……白天还是要工作的,但是少爷对你的心我们都看出来了”

  叶以澜的眼中泛起一抹自嘲,掀开被子,赤着脚下了床。

  “太太,穿上鞋子,地上凉。”

  佣人忙不迭的拎着一双鞋送到她脚边。

  穿鞋的这会儿已经有另一名佣人进来,走到窗口,拉开了窗帘,

  叶以澜有些不适应阳光,抬起手臂挡了挡自己的眼睛,哑着嗓子问了一句,

  “我睡了多久?”

  “三天。”

  穿鞋的佣人看了拉窗帘的那位一眼,“小玲,窗帘里面那层纱先拉上,怎么做事的?”

  那个叫‘小玲’的赶忙冲着叶以澜低头,“对不起,太太。”

  一口一个太太,让叶以澜的眉头皱了起来。

  她不可避免的想到昏睡前在小树林里,沈沉对沈慕之说的那番话,关于结婚的那番话。

  沈沉这样高高在上自命不凡的人怎么会真的跟她结婚,他向来轻蔑她,在他的眼中,自己的大概还不如养的宠物,高兴时拍两下,不高兴的时候踹两脚。

  你会跟自己养的宠物结婚吗?

  她忽然有些了然,

  让一帮佣人含糊的喊着自己‘太太’,而自己继续没名没分的被豢养在这里,大约就是他所说的结婚了吧。

  至于婚礼,不过是他用来气沈慕之的话而已,有那么一瞬间当真的自己才是可笑。

  “你叫什么啊?”叶以澜回过神,望着蹲在自己脚边的佣人。

  她赶忙道,

  “我叫周凤红。”

  沈沉从不会记这些佣人的名字,他向来需要什么只用动动嘴皮子喊个‘喂’吩咐下去就够了,所以叶以澜这么问的时候,她愣了愣。

  “那我叫你红姐吧。”

  叶以澜扯了扯嘴角,“你刚刚说吃饭,我饿了,有什么吃的吗?”

  ‘红姐’四十出头,皮肤有些黄,总是一副严肃呆板的神情,叶以澜看了几个月了,都没适应过来,如今她换了一副笑脸,倒是顺眼了不少。

  红姐似乎有些受宠若惊,连连点头,掰着手指头数道,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