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做了菌菇汤,排骨汤,鸡汤,鲫鱼汤,糖醋小排,家常小排,葱香鱿鱼,鱿鱼干锅,清炒莴笋……”

  “那个,我随便吃点就行了。”

  叶以澜听着她报菜名听得头大。

  沈沉吃饭向来是铺张浪费,一桌子菜,最后能入得了他口的没几样,就那几样也只是吃一小口而已,但是每天还必须要做这么多菜,因为吃哪几样完全是看他的心情。

  “太太,需要再来点排骨汤吗?”

  红姐扫了一眼被吃干抹净的一碗排骨汤,迟疑着询问叶以澜。

  叶以澜摇摇头,

  “不用了,我吃饱了。”

  她望向餐厅外面,落地窗外是别墅的小花园,原本是她对这里最美好的印象,可是这样的印象,却在三天前被沈沉一手毁灭。

  视线一触及那从红蔷薇,便不可避免的想到那天发生的事情。

  心脏骤然收缩,痛的她皱紧了眉头。

  “太太,下午古月先生会过来给您量尺码定做婚纱,中午您还是休息一会儿,免得下午太累了。”

  红姐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叶以澜神情一滞,

  “婚纱?”

  “听说古月先生是国际知名的婚纱设计师呢,少爷对您真是上心。”

  红姐说了什么,叶以澜几乎没听清,她只明白了一件事,沈沉说要跟她结婚,要跟她举办婚礼,好像不是说着玩玩而已。

  一楼偌大的衣帽间里,布局错落有致的摆着十来个首饰柜,手表、项链、手链、耳环、发箍一应俱全堪比商场。

  设计成圆弧形的白色墙壁上嵌着衣架,悬挂着一圈昂贵精致的衣服,各大奢侈品牌历年新款以及经典款,能说得上名字的,这儿都有,大多数是沈沉的西装衬衫,而叶以澜的衣服也占了三分之一。

  在给女人买东西这方面,沈沉向来是大手笔。

  “重新量一下臀围。”

  五官清秀俊朗的男人坐在沙发上,发出低沉的声音,修长干净的手指还在速写本上‘刷刷’的描绘着什么,时不时抬头看叶以澜一眼。

  叶以澜身侧站着的两个女助理闻言点头,重新拿着软尺在她臀上量了一圈,准确的报了一个数字出来,与刚刚报出来并无二致。

  “沈太太有什么偏爱的款式吗?可以说出来给我一个参考。”

  古月抬起头,斯文的金边眼镜下,略显懒散的眸光打量着她,

  叶以澜微微一愣,

  “我都行。”

  “可以,”

  古月的这句可以,似乎跟她的回答没什么联系。

  “啪”的一道清响,古月合上了速写本,优雅的站起身,望着叶以澜道,

  “今天就到这儿,三天后我会带着成品过来给你试穿,”

  叶以澜点点头,礼貌的道了谢。

  “对了,这两天请保持身材,我希望我带着婚纱来的时候,你的身材不会有哪怕一毫米的误差。”古月推了推眼镜,依旧是一副懒散的态度,仿佛是在开玩笑。

  他是国际知名的婚纱设计大师,每年只设计一件婚纱,都是在展会上供人欣赏,最初听到他名字的时候,叶以澜只是觉得耳熟,随手查了查资料才知道他就是那个从十五岁开始设计了一件婚纱一夜成名,之后连续十年都荣获世界婚纱白玫瑰奖最佳设计师的史蒂芬古。

  叶以澜从未想过自己的婚纱会是这么一个传奇人物给自己设计婚纱,正如她从未想过沈沉真的要给她一场婚礼一样。

  之后的三天,古月都是每天下午两点准时过来给她重新测量一边身材尺码,依旧是在速写本上涂涂画画,漫不经心的问她一些关于婚纱的想法,不管叶以澜说什么,他都只有两个字,“可以”。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