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三天后见到婚纱的那一瞬间,叶以澜就明白这两个字其实跟他的态度没什么关系,甚至于自己说的话他恐怕都没听进去,他是完全按照自己想法来的。

  一袭华美的白纱由两个女助理协助她穿上,颈部开始包裹着一层精致的蕾丝镂空,这层蕾丝一直裹到小臂,后背是完全镂空的设计,一个展翅欲飞的蝴蝶造型,下面是层层叠得的白纱,拖曳到脚后跟,叠成燕尾的形状,长达两米。

  这跟叶以澜想象中的婚纱完全不同,她的思维仅仅停留在常规蓬蓬裙的设计上,这样的精美设计,是头一次见到,惊艳万分。

  “这真的很漂亮。”叶以澜由衷的赞叹着,

  古月似乎没听见她的话,摸着下巴紧盯着婚纱,惯常懒散的神色消失不见,被严谨所取而代之,

  “太一般了,需要大改。”

  说完这话,古月便起身要走,叶以澜提着裙边道,

  “婚纱你还没拿呢…….”

  “残次品,没有留着的必要,烧了就行。”

  说完这话他便消失在衣帽间门口。

  叶以澜愣了愣,侧身望着镜子里面的人,干净的白纱衬托下,好像世界都干净了几分。

  她的眼中莫名的泛起一丝暖意。

  “叶以澜,你给我滚出来……”

  一道尖利的声音传来,伴随着佣人们惊慌失措阻拦的声音,

  “季小姐,您不能进去……”

  只见一道浅色人影从门后闪了出来,气场凌厉,气势汹汹,

  见到叶以澜穿着婚纱的那一瞬间,季明蕊眼中的怒火燃烧到了极致的旺盛,

  “你凭什么穿着这身婚纱…….你这个贱人。”

  说着,她环顾了一圈,抓起桌上针线盒里的剪刀便冲了过来。

  叶以澜面色惨白,踉跄着后退两步试图躲开,但是婚纱繁冗,一脚便踩在了燕尾上,她惊呼了一声,跌坐在地上,狼狈至极。

  “刺啦”一声,婚纱下摆在季明蕊的手中剪开一道大口子,她眼中泛滥着癫狂之色,

  “你有什么资格嫁给沈沉哥,我剪了你的婚纱,看你怎么嫁给他。”

  叶以澜吓得面色惨白,一双腿埋在层层叠叠的婚纱里面动也不敢动,生怕季明蕊一个手抖便刺到她的腿。

  “全都剪碎……”

  季明蕊扯着她肩膀上的蕾丝,一剪刀下去,便破碎不堪。

  “我得不到沈沉哥,你也休想,”

  混乱中,不知她是想到了什么,忽然停下了动作,拧着眉看向叶以澜的脸,一字一顿道,

  “沈沉哥是看上了你这张狐狸精的脸吧,”

  叶以澜四肢冰凉,颤抖着往后退去,背后是沙发后背,退无可退。

  “不要…….不要,别过来…….”

  “如果我一刀刀划烂了你这张脸的话,你觉得沈沉哥还会娶你吗?”

  季明蕊的眼中满是阴毒,手中的剪刀朝着叶以澜逼近,寒光一闪,冰凉的刀口已经紧贴着她的脸,只要轻轻一划,便是一道血口。

  “不要,”叶以澜的眼中写满了惊恐,她面色煞白,颤抖道,

  “不是我想嫁给他的,我没办法,真的,我没办法,你别这样…….”

  剪刀压在她脸颊上,力道又大了一些,

  “胡说,你这种人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会不想要?”

  季明蕊被妒火冲昏了头脑,完全不相信她说的话。

  “是真的,是他逼着我的,我不想嫁给他,我根本不爱他……”

  叶以澜竖起手指,眼眶泛红,却带着莫名的笃定,

  “我发誓,我要是爱他,想嫁给他,我不得好死。”

  “真的?”

  季明蕊忽然想起那通录音,眼神微微一变,手上的力道松了几分。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