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我发誓……”

  “那好,”季明蕊收了剪刀,“我给你出个主意,让你不用嫁给沈沉哥,怎么样?”

  叶以澜见她把剪刀拿走了,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将信将疑的望着她,

  “你有办法?”

  “偷梁换柱。”

  季明蕊凑近她耳边,压低了声音讲了一番话,走的时候将剪刀丢在她身边的地板上,发出‘哐’的一道巨响,震的叶以澜浑身一颤,

  “你为什么要帮我?”

  季明蕊冷笑了一声,

  “我不是帮你,我是帮我自己,你不想嫁我想,还有,我警告你,既然你不想嫁给沈沉哥,最好按照我说的去做,别耍花样,否则的话,不只是自由,你什么也得不到,。”

  夜深,叶以澜蹲在浴缸边上,手里握着季明蕊给的玻璃瓶,里面装着淡黄色的液体。

  季明蕊的话在耳边回荡,

  “只要把这个倒在你洗澡的浴缸里,你身上很快就会起疹子,起码能保持到月底你们婚礼的时候,到时候我会通知沈慕之,在别墅外面给你们安排好一切,你们大可以换个没人认识你们的地方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吗?

  这个诱惑对于叶以澜来说太大。

  大到她愿意冒险相信季明蕊,即便她心里深知她是个不怀好意的女人。

  黄色的透明液体倒入浴缸,很快被稀释,看不到原本的颜色。她将玻璃瓶丢入垃圾桶,然后跨入了浴缸,将整个身子浸泡了进去。

  她怕药效不够,所以一直泡到手指尖都发了白,这才起身拧开花洒,将身上冲刷了一遍,站在镜子前擦干了身子,湿漉漉的头发被干发帽盘起,露出白皙优美的天鹅颈。

  她抬手抹去镜子上的水雾,等待着药发挥作用。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她微微一愣,

  “哐”的一声,浴室门砸在墙上,

  一阵冷风随之窜了进来,伴随着浓郁的酒精味,包裹了她的全身。

  “啊……..”她尖叫了一声,捂住了胸口,缩在洗手台旁边,一脸惊恐的望着来人。

  是沈沉。

  这两天沈沉一直在谈度假村开发案,没回来过,

  今夜的饭局是陪对方公司来考察的招标师一起的,吃完饭照旧是到夜店找点乐子,他从不碰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但是却避免不了陪别人一起,今夜那几个招标师兴致高,安排去了一家地下脱衣舞酒吧。

  坐在二楼包厢的落地窗前,望着高台上跳钢管舞的舞女,沈沉酒精上头,眼神渐渐迷离,那张脸忽然模糊,再看的时候,却看到叶以澜的脸,千娇百媚的站在台上,风情万种地朝着众人飞吻。

  助理都是会看眼色的人,狂欢后,回到酒店,那名舞女就已经躺在了他的床上,朝着他抛媚眼做出各种撩人的姿势。

  他心火大盛,可一双眼睛却分外清明,当下摔门而去,直奔小别墅

  心头的火难以平息,来的路上,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叶以澜。

  她哑着嗓子呻吟的声音,她双手推着他的胸膛,下身却极力迎合的样子。

  他踉跄着挥退了所有要来搀扶他的佣人,直接闯进了浴室。

  叶以澜正站在镜子前,一只手还在镜子上擦拭,似乎是想要看清自己。

  白皙柔嫩的肌肤晃晕了男人的眼。

  浴室的氤氲送来浓郁的沐浴露清香,是薰衣草的味道。

  他眼中燃起熊熊火光,踩着地上的水花两大步便逼近她面前,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将她牢牢地定在浴室光滑的墙壁上,在她的尖叫挣扎中,终于贴近了她……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