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今天夜里是很冷的,很快,我就把那一脸怨妇的模样收起来了。

  只是就在我想用袖子擦擦脸时,一只骨节分明,修长又干净的手,拿到一个印着爱马仕LOGO的手帕,就递到了我的面前。

  这牌子的东西有多贵,我是知道的,我哪敢接啊,我赶紧摆了摆手。

  “不用了蒋先生,谢……”

  第二个谢字都没说出来,那手帕连带着他的手就已经到了我的脸上。

  因为身高的差距,我都没个躲的地方。

  他也不允许我躲,板着一张脸到底还是帮我把脸上的眼泪鼻涕都擦干净了。

  “MD,我真是闲的,没事当什么包青天。”

  话音落地的同时,那手帕就被他扔了。

  “我告诉你啊,我蒋南笙最烦女人哭,你要再在我面前掉眼泪,我就把你扔海里。”

  他用语言威胁着我,并且,他眼睛里的冷意告诉我,他没跟我开玩笑。

  “嗯嗯,我不会再哭了。”

  说实话,我真的是被吓到了。

  我就像是个小学生一样,立正站好的跟‘老师’做出了保证。

  “叫什么?”

  这会儿,他跟我说话的语气已经有些横了,他还特别烦躁的拿出了一根烟。

  “我,我叫江……”

  “叫圆圆吧,长的跟球一样,还有……”

  他停顿了一下,抽了一口烟,吐出烟雾之后又继续说道。

  “你听好了啊,一会儿进了屋,不管谁问,你都得说,咱俩睡过了,明白了么?”

  “睡,睡过?”

  我一听这两个字眼,眼睛都瞪大了。

  我现在就是一个被人抛弃的肥婆,他帅到逆天,有权又有势的蒋先生睡我,鬼才会相信呢。

  见我一脸懵逼的杵在那,蒋先生眉头微皱,他思考了一会儿,把嘴边的烟往地上一扔。

  随后,他伸过胳膊就揽住了我的肩膀,就像是恋人一样,暧昧又亲昵。

  我几次欲言又止,想问他带着我到底要干什么,可直到他搂着我走进了那间奢华又低调的会所大门,他也没给我提问的机会。

  而等我们进来之后,我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以前常听人说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此时我才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满眼全是金色,这间外面看起来很普通的建筑,里面就好像是欧洲皇室的宫殿一样,金碧辉煌,不管是什么,看起来都很贵。

  “蒋先生……”

  就在我在震惊中还没有缓过神来呢,就听见两道重叠在一起的甜甜的声音。

  我扭头一看,在一扇门的外面站着两个穿着红色短旗袍的女孩。

  那脸,那腿,各个都是绝色。

  “嗯。”

  蒋南笙冷冷的应了一声,好像根本就没看见眼前这么美的风景,反而搂着我的手臂又用力了些。

  紧接着,那两个美女弯着腰就把那扇门打开了。

  门一开,我首先看见的就是一张麻将桌。

  桌上坐着三个男人,在这三个男人的身边还坐着三个女人。

  这几个年轻的男人是谁我是不认识的,但是这三个女人,就都有些眼熟了。

  一个应该是最近特别红网络主播,一个好像是刚刚获得某选秀节目冠军的女孩,而另一个就是新晋的流量小花,女明星巫娜。

  这是什么牌局啊!

  还有,蒋先生带我来这的意义又何在?

  正当我觉得自己根本连站在这里都不配时,那牌桌上的坐在东风位置上的男人瞪着眼睛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南笙,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这大,呃,这位女士,是来干嘛的?”

  虽然嘴里的话被那个男人及时收住了,但我听的出来,他应该是想说,这大妈是来干嘛的。

  我垂下眼睛,用力的去看我的鞋尖,两侧脸颊都跟发了高烧一样,又红又烫。

  “呵,老二,我的妞儿,当然是来陪我打牌的啊,怎么,不行啊。”

  这是蒋南笙的回答,戏谑里,又带着挑衅。

  他嗤笑了一声,然后扯着我就到了牌桌的边上。

  我看得见在场的所有人好像都被吓坏了。

  不管男女全都用见了鬼的眼神看着我。

  “来,圆圆,坐这。”

  一个屋子8个人,就数蒋南笙最淡定,他把我按在椅子上,自己则坐在了我身边。

  “艹,南笙,你别为了赢随便找个扫地阿姨,你说她是你的妞儿,你唬谁呢?我不信。”

  还是刚才东风位的男人,他说完还抬起手,指着我。

  “诶,胖妞,他在哪把你雇来的,给了你多少钱啊?说实话,爷给你双倍。”

  虽然我还是不太明白蒋南笙想要干什么,但是我一想到他刚才在外面跟我说的话,还有这些人的表现,我大概是猜到了一些。

  “我……”

  我应该说什么,我要直接说我跟他睡过么?

  要是现在就说了,会不会让人觉得此地无银三百两,显得更假。

  正在我咬着唇思考该如何应对这种状况时,我身边的蒋南笙伸手就把我圈在了怀里,然后他竟然……

  我都来不及做出反应,他就吻上了我的唇。

  不是借位,也不是蜻蜓点水,他趁着我愣神的时候,丝丝烟草和薄荷味儿就灌进了我的嘴里。

  我自从身体发福之后,得有两年的时间,我都没正经接过吻了。。

  所以在他这个吻面前,我慌张的像个孩子一样,整个身体都是僵硬的。

  他大概是感觉到了我的不自然,搭在我肩膀上的一只手轻轻的拍了拍我。

  等他从我的唇边离开时,我甚至连呼吸都是乱的。

  “够了么?你们要是还有质疑,我不介意现在就做给你们看。”蒋南笙笑着说道。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