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温柔的帮我擦了一下唇边之后,目光才看向麻将桌上的其他人。

  “……”

  静默,包括那个一直都有质疑的‘东风男’在内,所有人全都不说话了。

  大概过了有半分钟的时间,南风位的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的男人,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支票夹.

  “蒋先生品味真的很独特,这次你赢了,女伴,真的很,特别。”

  话音还没落呢,那‘南风男’刷刷的几笔就签了一张支票。

  把支票往蒋南笙的面前一扔,‘南风男’搂着他身边的网红起身就走了。

  我眼看着蒋南笙把那张支票拿了起来。

  支票上的面额很大,我仔细一查,一共八个零,整整一个亿。

  “服,我服,南笙,你牛逼。”

  ‘东风男’先是鼓掌,然后也开了一张支票,还剩下另外一个男人,同样也开了一张支票。

  片刻的功夫,那大房间里只剩下我跟蒋南笙还有他手中的三个亿。

  当时我是真的不懂为什么那些人会给他钱,等到后来我才明白,这些男人出来打牌聚会的时候就是比女伴,谁的女伴最特别,最能让人惊掉下巴,谁就能从其他三个人手里赢一个亿。

  也就是说,蒋南笙无耻的利用了我的丑,赢了那么多的钱。

  不过这也是蒋南笙赢的最后一次,因为从这次开始,他就再也没有参加过这种聚会了,他的身边也没再换过人。

  我垂着头,双颊还是红的发烫。

  蒋南笙则一脸的春风满面,他收起支票,转头看向我。

  “表现的不错,让老子终于是翻了一盘。

  说说你吧,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是让他死还是让他残,你说的算。”

  他的语气很随意,好像一个人的生死在他的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

  但是我并不想让陈然死,我想要的是一个公道。

  “不,我不想用暴力解决这件事,我想做的,是撕开他的伪善的外表,让世人都知道,他陈然是一个为了钱,抛妻杀子的畜生,我要他身败名裂,我要他永远都被人唾骂。”

  我此刻的表情应该是又愤恨,又绝望的。

  可当我说完这些话时,蒋南笙脸上刚才还挂着的笑全都消失了。

  “圆圆你等会儿,你刚才说你前夫叫什么?”

  “他,他叫陈然。”

  一晚上了,蒋南笙只有这会儿的表情是最严肃正经的。

  我回答了他的问题,而他半天都没再说话。

  “蒋先生?你……”

  “圆圆,你前夫不会是刚刚和林家二小姐林婧蓉订婚的那个吧。”

  他虽然是在问我,可是他的眼睛里面已经露出了我不想看见的难色。

  “嗯,就是他。”

  “艹。”

  这一句咒骂,音调里郁闷的含义太显而易见了。

  他皱着眉,点了一根烟之后,才再次开口。

  “你故意的是吧,知道惹不起林家,然后就来找我。

  你知不知道林家的势力到底有多大,林家……”

  “就连你也不行么?”我没再让他说下去。

  蒋南笙是我最后的希望了,如果他都不行,那我真的就没办法了。

  大概有那么半分钟的时间,我俩谁都没有说话,不过蒋南笙的呼吸声特别重,像是在思考。

  而此刻,我的心也悬了起来。

  我害怕,我怕最后一条报仇的路,也走不通。

  终于,这种心灵的煎熬结束了。

  蒋南笙用力的把手里的烟蒂按在了烟灰缸里,然后忽然间伸过手,捏住我的下巴,强迫我和他对视。

  “说什么胡话呢,在港城能帮你报仇的人,也只有我了。

  林家,哼,算个屁。

  只不过,这需要时间,毕竟,林靖澜也不是个摆设。”

  林靖澜。

  这个名字我听过,林家现在的掌权者,林婧蓉的大哥。

  “行了,说点别的吧,我帮你报仇,你的命就是我的,等万一有一天有人朝我开枪,你得第一时间冲我前面给我挡着,你做的到么?”

  “嗯嗯,做的到,谢谢蒋先生。”

  我的声音里带着哭腔,不过他说过不喜欢看见女人哭,我只能强忍着眼泪对他鞠了一躬。

  这个时候我是根本就不了解蒋南笙的,他嘴里的话是真的,还是逗我的,我完全听不出来。

  但是后来,当他一次又一次站在我身前,替我披荆斩棘,帮我遮风挡雨,甚至挡刀挡枪时我才明白,一开始的一句戏谑的话,竟然就成了他的,反承诺。

  “走吧,我饿了,会做饭么?你要是有本事喂饱我,你卖身给我这期间,我给你开工资。”

  卖身?

  听见这两个字的时候我还是有点接受不了的,但是他也没说错,只不过我卖的不是那个方面的身,我卖的就只是我自己。

  “我会的,我什么都会。”

  我是真的什么都会,陈然的嘴特别挑,我做了全职太太之后,就变着法儿的学做菜。

  可做的饭菜再好吃,也敌不过外面昂贵漂亮的山珍海味。

  我收起脸上的落寞,对着蒋南笙淡淡一笑。

  “蒋先生,真的很谢谢你,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我的语气很真诚,只是换来的却是蒋南笙的一脸不屑,他嗤笑了一声,然后用手搭住我的肩膀就往外走。

  虽然有身体接触,可我并不排斥,因为这勾肩搭背的姿势完全就是男人和男人之间才会有的。

  大概在他的眼里,我根本就算不上是一个女人。

  还有就是,我也真的很佩服他,刚才的那一吻,他是怎么对着我这张跟小猪佩琪一样的脸下的去嘴的呢?

  就在我满心的不可思议还有忐忑之中,我再次的坐上了他的机车,不过这一次,他开的没有那么快。

  夜很深,他带着我上了车已经不是很多的高架桥,我透过头盔看向桥下面的世界,宁静又让人觉得喧闹。

  又走了一会儿,我发现街边的建筑变的熟悉了起来,去蒋南笙家的路,竟然会经过我原来的家。

  从那天我被陈然殴打至流产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从医院出院之后,我也只是住在了我朋友的家。

  再次回到了这条我走过了无数次的街道,看着那些街边我经常会光顾的小店,心里酸楚就像海浪一样,一波接着一波的往上涌。

  “蒋先生,蒋先生。”

  再不让他停车,我们就开过了。

  我一边喊着还一边用手轻轻拍了一下他的侧边腰肌。

  蒋南笙把车速逐渐放慢,然后正好就在小区门口停下了车。

  “怎么了?”他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原来的家到了,我想上楼取点东西,可以么?”我怕他不同意,说话的语气都小心翼翼的,结果他不但同意了,还特别爽快。

  “嗯,去吧。”

  我有点受宠若惊,摘下头盔就下了车。

  其实我回去也只是去拿我妹妹的病例,还有我的一些证件。

  至于其他的那些跟陈然有关的一切,我全都不想要。

  匆匆忙忙的上了楼,家里的锁没换,不过屋里当时我流的血,还有那些打碎的东西全都收拾干净了。

  还记得当初买房贷款的时候,整整贷了30年。

  以为能跟他过到天荒地老的,那30年的按揭也让人觉得安心,谁知道,3年就到头了。

  最后看了一眼墙上已经用白布遮住的婚纱照,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给了我幸福,同样也给了我痛苦的家。

  快走到小区门口了,远远的就看见,在一片橘色灯光下,那带着头盔,在机车上没下来的男人。

  虽然他穿着衬衣西裤皮鞋,和那硕大的酷酷的机车一点都不搭,而且头盔遮着连脸都看不见。

  但是他就是帅的想让人多看几眼,腿那么长,健壮又不油腻。

  要是蒋南笙出道做偶像,一定会是老少通杀,红到发紫。

  我在心里感叹了半天,脚步又快了一些。

  可就在我走出小区大门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刚好跟我走了个正面。

  看着陈然那张从愣住,到震惊,再变成愤怒的脸,我想这就是俗话说的,冤家路窄吧。

  “江伊楠,你是不是犯贱,我跟你说过,别再纠缠我,给我滚的远远的。”

  一周不见,他对我的态度还是那么的恶劣,有林家的保护,他是真的不害怕我跟他撕个鱼死网破啊。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