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冷笑了一声,眼中全都是可怜和鄙视。

  “呵呵,陈然你以为你谁啊,你不过就是一条为了住豪宅,为了进入上流社会而当了上门女婿的一条狗,我为什么要纠缠你?”

  我的话音刚落地,冷不防的,陈然的拳头就落到了我的脸上。

  因为没有想到他会当街打我,我连点准备都没有,他又用了全力,我感觉我左边脸整个都麻了。

  依然是不给我还手的机会,他的第二拳又挥了过来,不过这一拳却是凝固在了空气中,没落下来。

  “打女人?”

  伴随着蒋南笙冷厉讽刺的话音,就听见一声特别清脆的咔嚓声。

  紧接着陈然那张我帮他保养的特别好的脸就扭曲在了一起。

  “放手,你谁啊,我打我老婆跟你有什么关系?”

  要说陈然也还算是有种,手腕都骨折了,嘴上还不服输呢。

  不过一听这话,头盔都没摘的蒋南笙却乐了。

  “艹,你老婆?有证儿么?有证据么?

  老子告诉你啊,你打的是我老婆,你说跟我有什么关系?”

  话都没说完,就像刚才陈然打我一样,蒋南笙的拳头就落在了陈然的左脸。

  都不用看,光是听声就知道,这一拳可不轻。

  陈然一米八三,还算是结实的身体直接就给打到在地上了。

  我捂着逐渐肿起来的脸在旁边看着这一幕。

  长这么大,这还是第一次有男人为了我打架。

  记得以前我跟陈然在一起的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我去出头,他都是在旁边看着的。

  原来,被人保护的感觉是这么好。

  一瞬间的感动,让我眼睛鼻子都酸的不行。

  虽然蒋南笙此刻带着头盔看起来还挺滑稽,可他对我来说,就是我的救世主。

  就在我忍不住的用手抹眼泪时,倒在地上的陈然呵呵的冷笑了起来。

  他撑起身体,用还没有被打肿的那只眼睛瞪死死的瞪着我。

  “江伊楠,我可真是小看你了,你行啊,这才几天啊,你就在外面找野男人了?

  还是说,你跟这野男人早就勾搭上了?”

  陈然说的咬牙切齿的,不过借着路灯,我还是在陈然的眼睛里看见了害怕。

  以我对他的了解,他那至高无上的自尊心是一定无法接受我比他先出轨的。

  只是,我该怎么回答他的话呢?蒋先生好心帮我,我能往他身上泼污水么?

  想到这,我转头就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蒋南笙,正好他的头盔也对着我。

  根本就没有视线交流,可是就跟看懂了我的心一样,蒋南笙想都没想上前一步就把我搂在了怀里。

  “绿帽子带的开心么?我跟我大宝贝早就在一起了,她还拿你的钱养我呢,SB!”

  我真是完全没想到,这种话竟然能从蒋先生嘴里说出来。

  尽管这句话听起来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这对于陈然来说,绝对能把他气死。

  反正也都演到这了,我索性就把身子往蒋南笙身上一靠,装出了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陈然,你不是总问我把钱花哪了,这回,你知道了吧。”

  “江伊楠你这个贱人,我不会放过你的,还有他,你们俩,给我等着。”

  撂下这么一句狠话,陈然从地上站起来,一只手托着另一只受伤了的手,扭头就跑了。

  应该是被蒋南笙揍怕了,碍于林家准女婿的身份,他也没报警,就这么的消失在了黑夜里。

  周围一下就安静了下来,我脸上强装出来的得意,也一层一层的全都淡了下去。

  果然,当爱情变成仇恨之后,前任就跟凶狠的猛兽一样,轻则伤你心,重则要你命。

  不管是陈然还是我,都将会成为对方的梦魇,他不让我好过,他也别想过的好。

  “诶!胖妞,你打算靠到什么时候?你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重么?”

  “啊?”

  蒋南笙的话就跟盆凉水一样,从头到脚一下就把我浇清醒了。

  我连忙从他身上撤开,躲到了一边。

  “我,我刚才太入戏了,对不起啊蒋先生,我真不是,故意占你便宜的。”

  说到最后几个字,声音小的我自己都快听不清了。

  我窘迫的样子,应该是要多丑有多丑,再加上一边脸肿的老高,现在我大概就跟个滑稽的小丑一样,又搞笑又凄惨。

  “呵呵,你说你,你是不是瞎?

  天下男人千千万,你怎么就看上那么个人渣。

  别让我再见着他,见一次打一次。”

  蒋南笙说的跟开玩笑一样,我也就只当他只是说笑了。

  没再说别的,他走到机车旁边,拿起头盔递给了我。

  “回家吧,我要饿死了。”

  “嗯嗯。”

  我哪里还敢耽搁时间啊,就手脚麻利的跟着上了车。

  不过从这一刻起,蒋南笙在我心里的形象和传言里的他完全不一样了。

  传说他在商场上是一个特别可怕的人物,他还是港城最大地下社团的太子爷,他曾经还在众目睽睽之下揍过林靖澜。

  最厉害的是,他这样的人物,网络上连张他的照片都没有。

  我今天能得到他在哪出现的消息也是因为,我好朋友正好是做模特经纪的,有自己的特殊渠道帮我打听。

  然而,接触了一晚上下来。

  这个既强大,又神秘的存在已经彻底颠覆了那个我对他最初的印象。

  从我原来住的小区离开也就10多分钟,蒋南笙就把机车开进了一桩高档公寓大楼的地下车库。

  当我摘了头盔下了车的一瞬间,嚯!

  整个地库里面全是豪车,有的我能叫出牌子,有的我根本就没见过。

  真是有钱人的邻居也一样是有钱人。

  只是有一点我有点想不通,这些车的主人都是商量好的么?为什么所有车都是黑色?

  “诶,看什么呢?”

  见我没动地方,蒋南笙锁好车之后伸手推了我一下。

  “哦,没,没看什么,就是觉得挺有意思的,你这邻居都喜欢黑色的车。”

  我尽量装出自己不是那么没见过市面的样子,可蒋南笙接下来的话,还是让我惊掉了下巴。

  “啊!不是邻居喜欢黑色的车,是我喜欢,这层是我私人停车场。”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