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停车场!

  这么大个地库,放眼望过去,四五十辆车,竟然全都是蒋南笙的。

  他到底是多有钱啊。

  “走啦,要喜欢哪辆,你开出去买菜。”

  “……”

  我睁大了眼睛,觉得自己可能是听错了。

  他,他让我开着豪车出去买菜?

  他都不怕我把车刮花么?

  不过可惜的是我不会开车,也是没这个机会了。

  一步三回头的,我又看了几眼那些奢华漂亮的汽车,才跟着蒋南笙进入了电梯。

  他住在66层,这个数字是真的吉利啊。

  可等电梯门打开,我又一次的感觉到了富人的世界是我们这些普通人根本无法想象的。

  日式花园,无边界式的泳池,还有一幢两层高的别墅建筑。

  就在这幢大厦的楼顶,他竟然给自己建了一座庄园。

  “蒋先生。”

  因为除了那些暖黄色的灯光之外,都是静悄悄的。

  这忽然间出现的声音吓了我一大跳。

  “嗯。”

  蒋南笙应了一声,开始脱鞋。

  这时我也看清楚了,说话的是一个穿着一身黑西服很年轻的男人。

  那男人就站在主宅的门口,我看他的同时,他也看向了我。

  “呃,这位……”

  大概是以前被蒋南笙带回来的女人都是天仙类型的,见到我这样的,给人家弄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新来的做饭小姐姐,你带她去厨房,饭好了叫我,我去洗个澡。”

  “是。”

  交代完这句,蒋南笙就走了。

  我有些尴尬的对着西服男笑了笑,但是西服男还是一副冰山脸。

  “跟我来吧。

  我叫志成,是这的管家,你以后叫我阿成就行。”

  我还以为他要再跟我说说注意事项什么的,结果说到这,他就一个字都不肯多说了。

  等把我带到了厨房,人家就走了。

  我站在比我曾经住的家还大的厨房里,有些不知所措。

  蒋南笙也没告诉我他想吃什么,我该用什么美食来讨好我的雇主兼恩人呢?

  想了又想,我决定还是保险一点做我最拿手的好了。

  半个小时之后,当我把一个汤碗端上了餐厅的大饭桌时,穿着一件黑色睡袍的蒋南笙刚好走过来。

  他还有些湿润的头发很凌乱的垂在额前,有几缕头发甚至挡住了一点眼睛。

  这样又性感又慵懒的样子,真的是很撩人。

  我咽了一口口水,尽量的平复内心花痴的属性。

  “蒋先生,趁热吃吧。”

  恭敬的递了一双筷子,蒋南笙接了过去,可当他看见桌上的那一碗热气腾腾的素面时,他的脸色好像一下都绿了。

  “圆圆,你就给我吃这个,我刚才可是还帮你打架来着,冰箱里没肉的么?”

  啪的一声,筷子被用力的摔在了桌子上,在那双黑眸里,满是不悦。

  我抿了抿唇,觉得还是应该跟他讲道理的。

  深吸了一口气,我撸了撸袖子,把自己带着表的手腕伸到了蒋南笙的面前。

  “你自己看,都几点了?

  本来人就不应该吃夜宵,如果非得吃也得吃好消化的啊。

  再说了,你一口都没吃呢,你凭什么就,嫌弃我煮的面呀?”

  虽然我有求于他,可是做人的骨气和尊严还是不能丢的。

  所以我说的有些义正言辞。

  可就在我把话说完,打算把手拿回来时,我的手腕一下就被握住了。

  紧接着,就看蒋南笙头一低。

  “啊!”

  一阵疼痛从我的小臂上传了过来。

  他,竟然咬我。

  “疼。”

  我使劲的往回拽,可他力气太大,我拽了好几下,他的手就跟铁箍一样。

  大概得有十几秒的时间,他才放过我。

  “疼么?这次是轻的,你记住啊,你要再给我吃素的,我就吃你。”

  他一边威胁我,一边又瞪了我一眼。

  然后非常不情愿的再次拿起了筷子。

  我委屈的往后站了站,揉着刚才被他咬的地方。

  估计是属狗的,我胳膊上的那一圈牙印都肿了。

  不过我最担心的还是我的煮的面会不会合他的口味。

  说实话,当他把第一口面送进自己嘴里时,我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

  我一直都想问问他好吃不好吃,但是等他把汤都喝了也没给我说话的机会。

  看着空荡荡的碗底,我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蒋先生,味道还行么?”我问这句话的时候内心里还是有点小窃喜的。

  然而,迎接我的还是一盆凉水。

  “一般。”只淡淡的说了两个字,然后他就走了。

  我咬着下唇看着他离去的高大背影,一身的挫败。

  “唉。”

  叹了一口气,我开始收拾桌子,但就在这时,阿成又忽然间的出现了。

  “小姐姐,蒋先生对吃要求很高的。

  今天没摔盘子,要么是饿的饥不择食了,要么,就是还算合胃口。

  我个人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大一点,所以,别灰心。”

  “真的么?”

  听了阿成的话,我心里稍微舒服了一些。

  阿成咧了一下嘴,象征性的对我笑了笑。

  随后马上又变回了冷漠脸。

  “这是钥匙,你住202。”

  “好,谢……”

  我连谢谢都没说完,阿成又快步的离开了。

  这一晚上下来,我感觉人生起伏的太快。

  先是在KTV里不计后果,不顾一切的乞求蒋先生,到最后我他带着我回到了他的家,还在他家做了保姆。

  在我看来比登天还难的事情,我竟然做到了。

  而且我也有信心,蒋南笙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陈然一定会有身败名裂一无所有的那一天。

  带着内心里的笃定,我整理好厨房走到了房子的二楼。

  本以为一个做饭的保姆住的也是最小的屋子,结果,202房间大的出奇。

  就像是豪华酒店一样,生活用品一应俱全。

  我也是没有力气再去感谢蒋南笙了,累了整整一天,洗漱干净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很奇怪,这一夜睡的格外踏实,那些陈然带给的可怕梦魇一个都没有出来。

  第二天一早,我生物钟很准的早早起了床。

  蒋南笙和阿成都没起来,偌大的房子里就只有我一个人准备着早饭。

  可就在我把煲粥的砂锅放在了饭桌上时,我听见了清脆的高跟鞋的声音。

  循着声音过去,只见客厅里已经站了一个身材非常高挑纤细的女人。

  那女人一头波浪长发,长的也特别的好看。

  只是看着我的眼神里全都是敌意。

  “南笙的新欢,就是你啊?

  呵呵,昨天听人说我还不信,没想到他是真的疯了。”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