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我还没反应过来这美女说的是什么意思。

  等她又是狠狠瞪了我一眼之后,我才想明白,肯定是昨天晚上蒋南笙带我去牌局的事情传出去了,然后这个美女或许是蒋南笙的前女友,或者是现任。

  我把砂锅放好,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

  “呃,小姐,我……”

  我是想说,我就是个做饭的保姆,但是话都还没说全呢就被打断了。

  “哼,你是想跟我道歉么?你以为你是谁?你有资格跟我说话么?

  贱人,我告诉你,赶紧给我离开南笙,否则……”

  “否则什么?”

  就在这时,蒋南笙淡定的声音从门外面传了过来。

  我抬头一看,鼻血差点没流出来。

  他浑身上下就穿了一条三角的泳裤。

  还没擦干的水珠,从他的身上滴落下来。

  那腹肌和人鱼线,简直就比男模还好看。

  他大早上起来就去游泳了,我竟然不知道。

  见他进来了,那美女连忙走到了他身边,刚才的盛气凌人瞬间就变成了委屈的小白兔。

  “南,笙……”

  一点不夸张,这最后一个笙字音调拐了得有八个弯。

  又嗲,又委屈,光是听着,感觉这美女都快要哭了。

  只是有一点我觉得很奇怪,这女人似乎很怕蒋南笙,站的那么近,手都不敢碰他。

  “起这么早啊,昨天晚上那么累,怎么不多睡会儿啊。”

  我这边正低着头,想怎么给人家俩人空间呢,结果蒋南笙一边说着话,一边就走到我身边了。

  “圆圆?”

  “嗯?”

  我抬起头,就看他一脸阳光宠溺的看着我。

  “饭做好了?煮的什么?”

  “海,海鲜粥,牛肉煎饺,鸡蛋羹。”

  我有些木讷的回答了他的问题,但是他这个态度太奇怪了,那美女就在身后呢,他为什么要这样?

  咬着嘴唇,我用眼神询问着他。

  他忽然嘴角一扬,低头就亲了我额头一下。

  虽然只是蜻蜓点水,可这突然起来的‘亲密’还是刺激到了另外一个人的神经。

  “南笙,你在干什么?你为什么要亲这个丑八怪?”

  “呵,我亲我女人,跟你有什么关系。

  还有,唐小姐,放尊重点,在我眼里,我家圆圆最好看。”

  他是乐着说的,可眼睛里面已经有了冷意。

  “蒋南笙,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们……”

  “阿成,送客。”

  都没让这位唐小姐把嘴里话说完,蒋南笙就吼了一嗓子。

  然后,一早上也没看见的阿成就忽然间走出来了。

  “唐小姐,请。”

  那唐小姐根本就不想走,可面对人高马大的阿成,她还是离开了,一脸的不甘心。

  待客厅里就剩下我跟蒋南笙两个人时,我连忙凑到蒋南笙身边,特别八卦的开了口。

  “蒋先生,唐小姐长的可真好看,我还以为她是你女朋友呢。”

  “女朋友?哈哈!”

  听见我说的这三个字,蒋南笙跟听了笑话一样,笑的那叫一个灿烂。

  他先是摸过遥控器打开电视新闻,然后又看向我。

  “女朋友啊,这辈子是不可能了。

  世上女人千千万,哪能为了一个就放弃一片森林。

  挑干净漂亮能用钱打发的随便睡睡,就可以了,你说是不是?”

  他这一句反问,问的我哑口无言。

  我本应该反驳,骂他是无耻渣男的。

  可是跟陈然比起来,他起码没有背叛爱情,背叛婚姻。

  相对来说,他也没什么错。

  我嗤笑了一声,点了点头。

  “对对对,你有钱,你有理。”

  “错,老子不但有钱,老子长得还帅。”

  “……”

  我已经不想再跟他聊下去了,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之后就想回厨房,可还没走两步呢,就听见新闻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本台最新消息,昨日深夜,林氏企业的准女婿海归陈然,在路上见义勇为,为救被抢劫的学生,被歹徒打伤……”

  就跟真的一样,医院,警方,就连‘被救的学生’都接受了采访。

  甚至那些抢劫的歹徒都被抓起来了。

  看着超大电视屏幕上的这些虚伪的一幕幕,我只觉得太好笑了,为了维护陈然的形象,这种剧本都写的出来。

  “艹。”

  我只是心情不好,可蒋南笙明显已经生气了。

  他皱着眉,面容特别的严肃。

  我已经看不下去了,走过去拿起遥控器关了电视。

  空气,一下变的特别安静,我深吸了好几口气,才让自己摆脱了负情绪。

  从今天这个新闻我就能看出来,想要对抗林家,想要让陈然露出真面目,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

  就算是蒋先生去做这个事情,也很难。

  所以,现在也不是急的时候。

  耸了耸肩,我把头转向了身边几乎裸着的男人。

  “你上楼去洗个澡,再有个10分钟,就吃饭了。”

  这会儿,他身上虽然都干了,但是泳裤还是湿的,屋里还开着冷气,我怕他着凉,就想让他赶紧上楼洗澡换衣服。

  可我话都说完半天了,他也没动地方。

  他就只是看着我,用一种我根本就看不懂的眼神。

  终于,过了半晌之后,他往前走了一步。

  “圆圆,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你了,我就不会食言。

  让他先光鲜几天,人在爬到最高的时候,摔下来,才是最疼的。”

  平静的把这些话说完,他转身就走了。

  我看着他留给我的完美的背影,眼眶一下就湿了。

  虽然才认识他两天的时间,虽然根本就不了解他,可是他跟我说的,我就莫名的全都相信。

  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信任感。

  吸了吸鼻子,我抹干净眼泪重新回了我的厨房。

  早饭吃的很顺利,我煎了两盘饺子一个都没剩,等吃过饭,蒋南笙就要去上班了。

  不过临走之前,他扔给我一张银行卡。

  说是让我买菜,还有我的工资,看起来我的厨艺还是得到了认可了。

  等蒋南笙都走了半天了,阿成又跟个鬼一样‘飘’进了厨房。

  “圆圆姐,咱家开门不用钥匙,刷脸就行,我已经帮你录完了。

  还有你要开什么车,车钥匙都在门口呢。

  这个是我的电话和蒋先生电话,你存好。”

  阿成说着给我一张纸条。

  “好。”我拿出了手机就想先存起来。

  但就在这时,手机刚好就响了。

  来电的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前婆婆,陈然他妈。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