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手机,我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

  虽然陈然是渣男,但是他妈对我还是不错的。

  当初为了帮我跟陈然买房子,他妈把老家的老房卖了。

  来了城里又觉得跟我们在一起生活不方便,所以一直在外面租房子住。

  只是我跟陈然都这样了,我真的不知道现在该不该接这个电话。

  “接啊,想什么呢?圆圆姐。”

  “啊?”

  我心里乱七八糟的,都把阿成还站我旁边这事忘了。

  抬头看了他一眼,他对我扬了一下下巴,示意我赶紧接电话。

  我想了又想,最后还是按了接听。

  “喂。”

  “伊楠,你在哪呢?我联系不到然然了。”

  电话里的声音有气无力的,听起来,老太太应该是病了。

  “妈,你怎么了?”

  “我,我住院了,大夫让我交钱,我这边钱不够了。”

  “什么病?严重么?”

  “大夫说,好像是什么心脏的毛病。

  伊楠啊,你别着急啊,你这带着孩子呢,我就是找不到然然了,我才给你打的电话。”

  说到这,我一下就愣住了。

  原来陈然根本就没告诉他妈我们离婚这件事。

  老太太更不知道,她一直期盼着的孙子,已经被她儿子狠心的杀了。

  我忍住哽咽,把说话的声音放软。

  “我没事,你在哪家医院呢,我这就过去。”

  “呃,妈不想折腾你,你好不容易才怀孕了……”

  “不要紧的,我过去看一眼。”

  “那,好吧……”

  老太太说完了她在哪里,电话就挂断了。

  我放下手机扶着料理台,感觉身心都很无力。

  我要怎么跟老太太说她儿子的事情,我要是说了,她能接受的了么?

  叹了一口气,我拿出手机给陈然发了一条短信。

  短信里我只写了他妈在哪住院,其他的我就没说了。

  不过就算是告诉了陈然,我想我还是要去看看的。

  “圆圆姐,出什么事情了么?”

  “哦,没事,我得出去一趟。”

  “需要我送你么?”

  “不用了,谢谢啊。”

  我哪里好意思让人家送啊,摘了围裙,我拿着那张里面有我工资的银行卡就出去了。

  蒋南笙说,每个月给我1万的工资。

  我真是觉得挺多的,在小区门口银行取了点钱,我就直奔医院了。

  一开始我是真的没想到陈然他妈的病会很重,可当我看见躺在病床上,脸色泛青,呼吸都很困难的老人时,我的心一下就软了。

  “妈。”

  “伊楠,你过来了?”

  “嗯,你这住了多久了,怎么不告诉我们呢?”

  我哽咽着走到床边,拉住了那只枯槁苍老的手。

  “我就以为没什么大事,陈然工作忙,你又怀孕,我自己能看病就自己看了,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咳咳,咳咳咳……”

  就这么一句话,她已经说的很费力了,好不容易说完了,又开始剧烈的咳嗽。

  “好了好了,别说话了,我已经跟陈然说了,他应该,一会儿就到了啊。”

  我一边说,一边扶起她给她顺着气。

  “嗯,伊楠啊,我们陈家真是祖上积德,才娶了你这么好的媳妇啊。”

  “呵呵。”

  听见这话,我只能是低头笑笑。

  老太太不会上网,也不看电视报纸什么,所以陈然干出的那些畜生不如的事情,陈然没说,她根本就不知道。

  “唉,伊楠,我是真的想多活几年,我还得帮你看孩子呢。”

  “妈,说这个干嘛,您老啊,能长命百岁。”

  “长命百岁?呵呵,江伊楠你为什么要骗老人家啊,我已经问过大夫了,她得的是心衰,最多还有半年。”

  这突然间响起的声音,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我从床上站起来往门口一看,来的人竟然会是林婧蓉。

  虽然以前我们俩从来没有面对面的见过,可是她的样子,早就植根于我脑海之中了。

  她抢走了我的丈夫,破坏了我的家庭,她应该说是我的另一个仇人。

  但是我并不恨她,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陈然当初就拒绝了这位富家千金,也就没有后面的这些事情了。

  “你来干什么?”

  这是在医院,老太太病情又很不稳定,我就想着有什么话,我跟她出去说。

  可我还没走过去呢,她身后的两个保镖就把门堵住了。

  林婧蓉冷笑着摘了她脸上的黑色墨镜,用一种蔑视的眼神扫了我一眼,然后径直走到了病床的边上,往陈然妈的身上扔了一张支票。

  “这里是一百万,以后,不要再联系陈然。

  他跟你,跟那个农村出身的穷小子的身份彻底告别了。

  他现在是留美的经济学博士,父母都是大学教师已经移民海外。

  以后谁要问你儿子去哪了,你就告诉他们,你儿子,死了。”

  林婧蓉的语气傲慢极了,最可恨的是,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都在笑。

  在她的眼中,我或者是陈然妈,对于她来说,大概都是垃圾,是贱民。

  “滚出去。”

  我终于是忍不住了,伸手就扯了一下林婧蓉的胳膊,想把她推出去。

  结果,我刚碰到她,她带来的那俩保镖就跟我要杀人了一样,冲过来就把我推倒在了地上。

  “你们!”

  “哼,黄脸婆,我一想到陈然跟你在一起三年,我就恶心。

  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而你就是那坨牛粪。

  还有,老太太,你还不知道吧。

  你这好儿媳妇,出轨在先,怀的孩子也是别人的野种。

  她跟陈然早就离婚了,那野种也早就没了。”

  “什,什么,你说什么?”

  终于,陈然妈开口了,她躺在床上,谁都不看就只看我。

  一时间,我根本不知道该跟老太太说什么好。

  就只能是用坦坦荡荡的眼神去看着她。

  “不,我不信,我儿媳妇不是那样的人。

  还有,我不认识你,我也不要你的钱,我要找我儿子。”

  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陈然妈撑着身体就从床上坐了起来,那张支票也被她撕了个粉碎。

  “妈,你别激动。”

  一看这个情况,我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扶住了老人瘦弱的身体。

  “真是,不识抬举。

  不过让你们见见陈然也没什么。

  你,去把姑爷叫进来。”

  林婧蓉对着她的一个保镖说了一句,那保镖出去了也就半分钟,一只手打着绷带的,脸颊上还贴着胶布的陈然终于是走进了他母亲的病房。

  “然然,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会受伤了?”

  一看见陈然的样子,陈然妈眼泪都出来了。

  但是陈然冷着一张脸,看向的却是林婧蓉。

  “你没事吧,那贱人刚才没把你怎么样吧?”

  “我没事,亲爱的,就是你妈刚才把支票撕了。”林婧蓉满脸的委屈,就好像我跟老太太对她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一样。

  “让我来处理吧。”陈然温柔的用那只还能动的手摸了摸林婧蓉的脸。

  “嗯,那我在外面等你。”

  “好。”

  非常亲密的说完这些,林婧蓉看了我一眼得意的就走了。

  片刻之后,病房中就只剩下曾经是一家人的三个人。

  先是死一样的寂静,但是很快的,这寂静就被陈然的无情替代了。

  “妈,我跟江伊楠离婚了,她外面有人了,孩子也不是我的。

  还有,以后,我们就断绝母子关系吧,我会再写一张支票给你。

  你拿着看病,应该够用了。”

  简单的几句话,却是比刀子还锋利。

  陈然妈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浑身都在颤抖。

  “然然,你,你是不是疯了?”

  “我没疯,我就是想生活的更好,但是我带着你,带着我那卑微的身份,我就好不了。

  所以,你就照顾好自己……”

  啪的一声。

  我的巴掌就落在了陈然的脸上。

  我瞪着她,真想现在手里有把枪把他毙了。

  “陈然,你还是人么?你抛妻杀子已经丧尽天良了,如今你为了那些虚荣的东西,连你妈都不要了么?

  你给我滚,滚出去……”

  我大喊着,推搡着陈然。

  就在这时,屋里的仪器响起了报警的声音,我回头一看,陈然妈已经倒在了床上。

  “妈!大夫,大夫……”

  也是顾不上陈然,我连忙跑出去找了医生。

  一会儿的功夫,医生和护士就都赶了过来。

  我在屋里没用,就站在了外面。

  陈然则站在走廊的尽头,阴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虽然现在有些不合时宜,但是我还是忍不住的走了过去,冷笑着开了口。

  “你满意了是么?你现在是不是巴不得你妈这就死在里面?

  然后你就能拿着林家给你的新身份,心安理得的活着?

  陈然,我现在都不想骂你畜生了,因为你连畜生都不如。”

  就在我说完最后一个字时,陈然的手忽然间就掐住了我的脖子,那用力的程度像要把我直接掐死一样。

  “那是我妈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给我少管闲事。

  我之所以还留着你,是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还有,你那姘头呢?他打我这笔账,我还没跟你们算呢。”

  他说的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把我吃了,说完这些,手一用力,我就被他甩在了地上。

  “咳,咳咳……”

  我用力的咳嗽着,肺感觉都要炸了。

  大口的喘了好几口气,我才从地上站起来。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他这么欺负我,我哪里能善罢甘休。

  “陈然,我跟你拼了……”

  “拼什么?”

  我正要再冲过去揍那渣男的时候,胳膊就被人拉住了。

  回头一看,蒋南笙就站在我身后。

  他带着墨镜,身上穿的是一件有点脏的T恤,裤子则是那种有很多口袋的工装裤。

  本来白净的脸上,还蹭上了点黑色的机油。

  他怎么弄成这样了,早上从家走的时候明明干干净净西装革履的啊。

  “姓陈的,刚才好像听见你说,你要找我?

  打女人算什么本事啊,来,冲我来。”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