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往后面一推,蒋南笙就走到了陈然的面前。

  昨天晚上陈然就被打的毫无还手能力,他再看见蒋南笙,脸上立刻就露出了胆怯的表情。

  “我告诉你啊,这里是医院,是公共场合,你别胡,啊……”

  话都没让陈然说完,蒋南笙再次钳住了陈然那只受伤的手。

  “医院怎么了?你欺负我的人,我想打你就打你,还分场合么?

  兄弟,你记住一句话,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你跟伊楠的事情,跟我的事情,还没完呢。”

  嘲讽的冷哼了一声,蒋南笙松开陈然,然后转身扯着我就往外走。

  我其实是不想走的,病房里陈然妈还在抢救呢。

  可我的脚步刚刚有些迟疑,蒋南笙就在我耳边没什么好气的说道:

  “又不是你妈,儿子都不管,你一个前儿媳妇,有什么可管的。”

  “我……”

  他话说的没错,按理说,我跟陈然没了关系,跟他妈自然也没了关系。

  但是人都是感情动物,毕竟相处了三年了,老太太对我又极好,这种婆媳之间的感情,哪能是说放下就放下的啊。

  不过我却是没反驳蒋南笙,因为我明白,等到我和陈然斗到你死我活那天,这份婆媳感情也就不存在了。

  很快,我跟蒋南笙就出了医院。

  停车场里,蒋南笙开的竟然是个面包车。

  他似乎是很着急,催促着我赶紧上车之后,飞快的就把这破车开出去了。

  等车上了主干道,我想了又想,才有些忐忑的开了口。

  “蒋先生,你这是一早上就破产了么?”

  “破产?”

  我这话让蒋南笙都愣住了,他扭头看了我一眼之后,随即嗤笑了一声。

  “破你大爷的产,老子要是破产了,还有空管你?”

  “那,你这是。”

  我一边说一边打量着他身上穿的。

  “早上我师父说店里忙不开了,让我去帮忙,我就去了啊。

  然后阿成告诉我,说你来看你前婆婆了,我怕你亏吃,就赶紧过来了,反正离得也挺近。

  幸好来了,不然啊,我家小保姆又被欺负了。”

  他说的特别随意,好像来‘救’我这件事,根本就不算是事一样。

  但是对我来说,真的是很感动。

  “你师父,是做什么的啊?竟然能让你蒋南笙去帮忙。”

  我怕自己会被感动的流泪就连忙转移了话题。

  “修车的,我小时候离家出走,就是我师父收留的我,没有我师父啊,我大概早就死了。”他的话就说到这。

  我想他的话后面还应该有一个关于叛逆少年的故事。

  可他不继续说了,我也就没再问。

  很快的,一个开在路边的修车厂就到了。

  厂房不太大,但是同时停了四辆车,还有几辆车在外面排队。

  怪不得忙不开呢,这生意也太好了。

  而且来的车还都是百万以上的豪车。

  蒋南笙带着我走到了一辆奔驰车旁边,扔给我一个板凳,然后带上手套拿起了一个扳子。

  我坐在旁边,看着他专心致志的样子,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蒋南笙绝对不允许自己的私照出现在网上了。

  他想要的,应该就是这种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自由吧。

  我正感慨万分呢,忽然间一个有些泄顶的西装男怒气冲冲的就走了过来。

  “喂,我说你个臭修车的,我从早上等到现在了,我一分钟上下几百万的,你赔得起么?”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