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出言不逊,我立刻就站起来了。

  正想去回骂那不尊重人的嚣张土豪,结果蒋南笙先我一步就走了过去。

  “赔不起赔不起,先生稍等啊,这车马上就好,然后就到您了,你要是着急的话,车就这放着,修好了我……”

  蒋南笙的话都还没说完呢,那泄顶男伸手就推搡了他一下。

  “你会不会说话,什么叫我要是着急,你知道我是谁么?你耽误我多少时间?你们老板呢?我让他炒了你。”

  泄顶男的声音太大了,大厂间里,其他正在忙碌的工人全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看向这边,甚至有人都要往这边走了。

  我真的以为蒋南笙要发飙了,但是他的态度再一次让我意外。

  “真是不好意思,老板今天不在,要不您看这样,我今天给你免单,再给你做一次保养,您看行么?”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换做一般人肯定不会再为难蒋南笙。

  而且蒋南笙在说这些的时候还不忘了回头看着那些工人,用眼神告诉他们没事。

  谁知道,这些话并没有起到化干戈为玉帛的作用,反而又像是往火里浇了油一样。

  “免单?你侮辱谁呢?我差你那千八百块钱么?我告诉你,我今天就非得让你从这里滚蛋。”

  “没完没了是吧,有几个臭钱了不起是吧?”

  我是真的看不下去了,走过去推开蒋南笙就站在了那泄顶男的面前。

  “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穿的人模狗样的,实际上就是一个毫无素质,没有任何涵养的暴发户。”

  “你……”

  “老公,怎么回事啊,怎么修个车这么慢啊。”

  就在我刚骂完泄顶男时,一个一身名牌的年轻女人就走了进来。

  我看了那女人一眼,然后就想继续骂人,可就这一眼,我忽然间身子就一僵。

  “江,江伊楠?我没认错吧,你,你是江伊楠?”

  身体发福之后,我最怕看见的就是我以前的那些同学。

  这怎么还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碰见了。

  还有,我都这样了,她怎么还能把我认出来呢。

  低头叹了口气,我知道我是躲不过去了,我只能是笑着扬起了脸。

  “没,没认错,是我,好久不见了,紫萱。”

  “我的天啊,你,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老公,这就是我经常跟你提起过的,我高中时候,我们学校的校花,江伊楠。”

  最后的这句话,王紫萱故作惊讶的语气太欠揍了。

  她说完了还走过来,一把拉住了我的手。

  “伊楠,你小时候好看的都能出道了,怎么这才几年啊,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前段时间咱们高中同学聚会,班长可想找你了,但是谁也联系不上你。

  没想到,今天在这碰见了。”

  看着她假装亲切的样子,我都快吐了。

  高中三年,她一直喜欢我们班班长,但是我班班长喜欢的是我。

  所以我们俩在高中的关系根本就是非常差的。

  “呵呵,我有点忙。”

  “忙?不是说你嫁了个凤凰男,然后做了全职太太么?怎么会忙呢?

  还是说,你嫁的连凤凰男都不是啊?

  诶呦,咱们同学之间,说实话也没关系的。”

  她一边说一边笑,说完了还看向我身边站着的蒋南笙。

  “伊楠,你不介绍一下啊,这个才是你老公吧。

  呵呵,其实凤凰男和修车工基本上是一样的,真没必要撒谎的。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啊,这是我老公,张世轩。

  我老公是蒋氏集团法律部的顾问,明年就升首席了。”

  本来我现在的心情是差到极点了的,可一听见王紫萱最后一句,我眼睛一下就亮了。

  蒋氏集团的法律顾问,那岂不就是蒋南笙的公司的员工。

  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了,自己员工不认识自己老板,还把自己老板骂了个狗血淋头。

  我忍不住的想去看蒋南笙的表情,可我还没看到呢,蒋南笙就搂住了我的肩膀。

  “原来是伊楠的同学啊,真是不好意思了啊。

  张先生,看在您太太的面子上,就别生气了啊,我这就让人给你的车做检查。”

  从始至终,蒋南笙的态度都特别好。

  但是那张大律师,还是一副死人脸。

  “老公,咱们得关爱弱势群体,就别生气了啊。”

  “哼。好了好了,就这样吧,赶紧修好。”

  在王紫萱的‘劝解’下,张大律师终于是出去了,王紫萱对我眨了一下眼睛之后也跟着出去了。

  看着这俩人走回到门口的那辆保时捷里,我脸上的笑容逐渐的凝固。

  以前上高中的时候,我长的好,学习好,是很多男生的初恋,这就导致很多女生都不喜欢我,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是能拒绝就拒绝能躲就躲的。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那些觉得我抢了她们男朋友的女生,依然还恨着我。

  “怎么了?有我这样的老公,丢脸啊?”

  “啊?”

  我只是在心里感叹世事难料而已,没想到会听见蒋南笙这么一句话。

  我仰头看向他,他则笑的满脸灿烂,那笑容怎么看怎么都是在笑话我被同学嘲讽。

  不过我也不甘示弱,也回了他一个笑容。

  “嘿嘿,还凑合吧,但是怎么说,你也赶不上人家大公司的大律师啊。”

  “MD!”这回,他是真的笑的收不住了,缓了好一会儿才再次有些无奈的开口了。

  “我TM怎么就不知道我公司里还有这号人,诶呀,让你见笑了啊。”

  虽然这边跟我说着,但是他也没忘了招呼两个工人出去看看门口的那辆保时捷。

  “蒋先生,为什么啊?你为什么要,受这个气。”

  我是真的挺好奇的,他那么大个老板,在这个城市里,是有本事呼风唤雨的。

  然而,他在这屈尊降贵的修车也就算了,他还要隐忍客人的无理取闹。

  “这个嘛,晚点告诉你,我出去看看,把大律师送走先。”

  拍了拍我的肩膀,蒋南笙就也出去了。

  等到他再回来时,手里多了二百块钱。

  “完事了啊,修个车,二百?”

  我拿着一瓶水赶紧递了过去。

  “什么呀,修车钱我没要,这是你同学老公给你‘老公’的小费。”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