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间,那二百块钱就变得特别碍眼了。

  “这夫妻俩,真是侮辱人上瘾了。”

  我阴下了脸,心情非常的不好。

  “拿着,从这出去左边走十分钟就是个菜市场,你去买点菜。

  我师父一会回来,晚上你做点好吃的。”

  “买,买菜?”

  钱已经塞进我手里了,然后他又从自己身上的钱包里拿出了五百块钱。

  “多买点肉,这帮兄弟都是肉食动物,那边有自行车,你骑着去。”

  “哦,知道了。”

  我拿好钱,乖乖点了点头。

  因为修车厂里的噪音一直都挺大,所以我跟蒋南笙之前说的话,其他人也都没怎么听见。

  不过让我出去买菜这事,大家可都听到了,还有就是我和蒋南笙的关系。

  “嫂子,我想吃红烧肉。”

  “嫂子,我想吃鸡。”

  “嫂子,我想吃炒腊肉。”

  “辛苦嫂子了。”

  “……”

  一群十八九岁的小伙子,全都看着我乐。

  我想解释一下的,可蒋南笙并不觉得有什么,他就只是笑着用眼神告诉我,赶紧去吧。

  我似乎是被这间修车厂里的气氛感染了,这些人的亲切,让我心里刚才的阴霾一扫而散。

  用了将近两个小时,我买了一自行车的菜,还好我现在比较壮实,要不然重的都推不回来。

  回来之后我进了修车厂后面的厨房就没再出来。

  红烧肉,蒜香排骨,可乐鸡翅,各种炒青菜。

  等到晚上五点多开饭的时候,我连着端上来八大盘。

  我也终于见到了,蒋南笙口中对他有救命之恩的师父。

  师父看着有六十几岁吧,头发胡子都是白的。

  他看见我之后就只是眯着眼睛乐,直到开饭之后,手里有酒了才开了口。

  “我们小辉啊终于有媳妇了啊,长的一看就有福气,这手艺还这么好,以后要多来啊。”

  听着这话,我还是有点尴尬的,师父口中的小辉就是蒋南笙在这修车厂里的称呼,似乎大家都不知道蒋南笙的真正身份。

  我抿着嘴笑了一下,脸不知不觉都红了。

  而蒋南笙只是在一旁跟给师父倒酒,然后和其他的男孩子们聊天。

  一顿饭的时间,不知不觉的就过去了。

  天都黑下来时,蒋南笙才带我离开。

  也没开车,就步行往下一个街口走。

  说实话,我是有些累的,一个人做了十几个人的饭。

  不过蒋南笙更累,他从解决了张大律师的车之后连着修了得有十几台车。

  所以我俩就并肩走在路上,沉默了一路。

  直到看见街边停着的一辆黑色的阿斯顿马丁,蒋南笙才停下来,然后从裤兜里掏出了车钥匙。

  “上车。”

  “你开车了啊,你停这么远干嘛啊,脚都走断了。”

  我抱怨了一句,但是我还是很迅速的伸手拉开了车门。

  等我扣好安全带的时候,就听见引擎嗡的一声。

  我还以为他又要带我生死时速了呢,结果却是,我俩以30迈的速度开了出去了。

  “你怎么了?你没吃饱啊?”这完全不像他的风格啊。

  蒋南笙叹了口气,连转头看我都懒得看,就特别疲惫的说道:

  “我累啊,大姐。”

  “呵呵,你这不是自找的么?好好的办公室不做,好好的总裁不当,跑去修车厂当了一天店长。”

  “你知道么?我今天有两个会,都是几十亿的生意的。

  但是我师父找我,我就一定要来的。

  我小时候特别叛逆,因为一个女孩儿又跟家里闹翻了。

  我爷爷当时说,不管我,让我在外面自生自灭。

  然后我就当了混混,没事偷个电瓶车什么的。

  直到有一天,我惹了点麻烦,差点没让人打死,是我师父,救了我。”

  说这些话的时候,蒋南笙特别的淡然,就好像他口中的那个叛逆少年并不是他一样。

  “那,后来呢?”

  “后来,我师父跟我说,不管到时候什么家人还是最重要的,只要你不抛弃你的家人,你的家人就不会抛弃你。

  我听了师父的话,回家了。

  回家才发现,我爷爷就因为我的固执,病了很久。

  可老爷子就是不让人找我,他说,我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回家。

  再后来,我就出国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考了好几个学位回来,接管了家族生意。

  但是我这辈子不管干什么,也忘不了修车厂过的那些日子。

  还有,圆圆,你看不出来吧,今天跟咱们一起吃饭的那些孩子,很多都是少年犯。

  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我被骂成那样,我也没还手还口的原因。

  在他们面前,我得让他们学会,怎样控制情绪,怎样不用暴力去解决问题。”

  一开始我真的以为蒋南笙去修车厂纯粹是为了玩,现在看来,是我太狭隘了。

  “好了,忙了一天,你也辛苦了,说吧,想要什么奖励。”

  刚好一个红灯,他停下车,那张满是汗渍和机油的脸终于是看向了我。

  “我……”

  “嗯?”

  我有些犹豫,不知道我想要的奖励他会不会给我。

  “说话,别墨迹,要房子还是车?我记得我好想有个楼盘正在卖呢,靠地铁,有学区,回头我让人直接过你名下一套。”

  “什么?房子?”

  我见过大方的,没见过这么大方的,我只是给他师父兄弟做了一顿饭,他竟然要送我房。

  “啊,也就八九百万,两瓶酒钱。”

  “停停停,我不要你送我房,你要真觉得我今天辛苦,你就送我去趟医院,我还想去看看,陈然他妈。”

  虽然房子真的很好啊,可无功不受禄啊,哪里能随便要人如此厚重的馈赠。

  “我说你。”

  “滴滴滴!”

  绿灯亮了,后面的车开始鸣笛。

  我知道,他一定是不高兴的。

  那渣男害我那么惨,到头来,我还想去关心他妈。

  “唉,你tm的,你是圣母么?”

  后面的车还在鸣笛,蒋南笙就像发泄一样,一脚油,车子就飞了出去。

  我是真的庆幸我提前系了安全带。

  车速太快,如果不是路上还有红灯,我感觉我俩都要起飞了。

  只是几分钟之后,这两纯黑色的豪车还是驶进了医院的停车场。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