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肥?”

  此话一出,蒋南笙特别惊讶的盯着我。

  “那些人有的话说的没错,我现在确实是又丑又胖。”

  明明下午的时候已经了有了那么一丢丢的自信,现在也都消耗没了。

  我觉得我要再不做出点什么改变,我可能会一直都活在那些人嘲笑我的阴影之中。

  “呃,其实,我觉得我们圆圆还可以的。

  也不至于,像你说的又丑又胖。

  你看啊,这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五官还都挺好看的。”

  蒋南笙一边说,一边用两只手挡住了我的两边脸蛋。

  “但是我还是不会让男人有兴趣对不对?”我委屈的说着,我听见我的声音都哽咽了。

  “呃,这人呢,也不都是看外表的。另外,你现在很想再找男朋友么?”

  “不,不想找。

  上一段感情受的伤我还没有痊愈,我现在根本也无法接受第二段感情。

  我想减肥,就是不想再让人,嘲笑了。”

  大概有十几秒的时间,蒋南笙没说话。

  他撤回自己的身子,思考了一会。

  “行,那我帮你,不过你可想好了,既然你决定了,你就得全听我的,知道了么?”

  “嗯嗯。”

  “先回家吧。”

  带着满心的期待,我度过了最后一个舒服的夜晚。

  第二天一早上起来,蒋南笙就给了我一张纸。

  “蒋先生,这是。”

  我看着纸上面一条条的内容,眼睛都瞪圆了。

  “照着这上面的内容做,一个月,你肯定瘦。”

  “我的天!”

  上午:彻底打扫七个卫生间,擦所有的家具地板。

  下午:修剪草坪打扫花园,清洗泳池。

  虽然只有这么几行字,但是工作量是巨大的。

  七个卫生间,每个卫生间都有30平以上。

  还有草坪花园,还有那么大的泳池……

  我咽了一口口水,觉得有些太难了。

  “平时清洁的工人我告诉阿成都给他们辞了,以后,这些都是你的工作,加油吧。

  哦对了,我要出差,大概一周就回来,等我回来的时候,让我看见你瘦成一道闪电。”

  蒋南笙说完,笑着又掐了掐我的脸。

  我咬了咬嘴唇,硬生生的挤出了一个笑容。

  “好,我知道了。”

  前三天,我把所有的工作都做完时,都下半夜了。

  可让我无法接受的是,我只瘦了3斤。

  我这个体重,瘦3斤根本就看不出来。

  看着镜子里依然臃肿的自己,我决定应该对自己更狠一点。

  不是说节食加运动才瘦的快么,我开始每顿饭只吃半饱,到第四天第五天的时候,我基本上就只喝水不吃饭了。

  果然啊,体重蹭蹭的往下降,走路感觉都轻了,只是不吃饭,总会饿的心慌发晕。

  不过就算这样我也咬牙坚持了,我就想着等蒋南笙回来的时候,一定给他个惊喜。

  可我忘了一句话,欲速则不达。

  减肥的第七天,我拿着抹布,擦着泳池边的躺椅。

  可擦着擦着,我忽然间就觉得天旋地转,白天变成了黑天。

  “阿,阿……”成字最后我也没说出来。

  我就身子一歪,一下就栽进了身旁有2.5米深的泳池。

  别说我不会游泳,就算会,我的手和脚也没有任何力气。

  所以我就连挣扎都没挣扎,慢慢的沉到了水底。

  溺水的感觉太难受了,我只期盼着阿成能发现我,但直到我逐渐失去意识,水面依旧是平静的。

  没人来救我,我快要死了。

  可,我的仇还没报呢,我还有妹妹要照顾的……

  根本就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一片黑暗中,我终于是重新感觉到了自己。

  努力的睁开眼睛,我发现我已经躺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了。

  我,我这是得救了么?

  “你告诉我,她为什么会晕倒?”

  “圆圆姐,得有三天没吃饭了。”

  “你说什么?三天没吃饭?你为什么不管?”

  “我,我说了,她说没事。”

  “没事,她差点没死了,如果不是我回来了,我们俩现在就得给她办丧事了。”

  “对不起蒋先生,是我疏忽了,我的错。”

  “当然是你的错。”

  最后这一句,蒋南笙是吼着说的。

  阿成则一脸愧疚的不再出声了。

  我看见蒋南笙浑身上下全是湿的。

  他叉着腰,整个身体都因为生气而在起伏。

  “别,别骂阿成,不怪他。”

  我挣扎着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但是一起来,眼前还是星光一片。

  “你醒了?江伊楠,你是不是找死啊?我让你减肥,我没让你绝食!”

  从认识他到现在,我没见过他发这么大的火。

  不管是眼神还是语气,都特别的吓人。

  “对不起,对不起。”

  “说对不起有用么?你要是想死你别在我家死,脏了我的地方,我TM还得卖房子。”

  “……”

  这一次,我是真的憋不住了。

  可能是喝了太多水的原因,眼泪哗哗的往下淌。

  “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了,我,我……”

  我话都没说完,强撑起来的身体就又软了。

  “圆圆,圆圆?江伊楠,江伊楠……

  阿成,叫救护车……”

  迷迷糊糊之中我感觉是有人抱住了我,然后蒋南笙的声音就一直似远似近的。

  再后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患者暂时只能吃些容易消化的食物,面条粥之类的,等胃肠适应了之后才能吃正常的食物。

  还有,这减肥啊,也得有个度,你当老公的不能总忙着工作,还得多关心妻子的。”

  “好,我知道了,谢谢大夫。”

  “嗯,好好照顾吧。”

  听着这样的对话,恍惚间我还以为大夫在跟陈然说话。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我跟陈然离婚了,我俩现在是仇人。

  又缓了好一会儿,我终于是让自己睁开了眼睛。

  “感觉好点了么?”

  这回,我总算是看清楚也听清楚了。

  刚刚跟大夫对话的人就是蒋南笙,他就坐在我的床边,眼神微冷的看着我。

  “嗯,好多了,不晕了。”

  “来,喝粥吧。”

  没再发脾气,也没再骂人,蒋南笙端起小桌上的一个餐盒,然后舀了一勺,就把散发着香气的白米粥,递到了我的嘴边。

  “我,我减肥,我不吃。”

  我可能也是脑子进水了,明明就是不好意思让他喂我,然后嘴上说出来的却是这句话。

请加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关注本站公众号,方便下次浏览】
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珍藏小说  每天领取悦券免费看。懒人直接戳 这里